評論 |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三)

2024.03.15
評論 |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三) 圖爲廣州;“就算進城打工,也是最受剝削的農民工,和城市工人職員們明顯不是一個階級”。-- 筆者
路透社

AP23347186776025.jpg中國傳統文化很講究平等。不認字的老太太都能和你爭論爲什麼不平等。他們接受的是戲曲和民間藝術的教化。現在很多人崇拜西方的平等觀,殊不知西方現代法學的鼻祖孟德斯鳩,正是用中國古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論和實踐,摧毀了歐洲封建等級制的法律體系。

當中國共產黨從西方引進了共產主義之後,平等就消失不見了,假裝忘記了。中共還引進了蘇維埃農奴制,占人口大多數的農民被降低爲最下等的農村戶口。他們不但不享受任何福利,而且受到各種各樣的歧視。

就算進城打工,也是最受剝削的農民工,和城市工人職員們明顯不是一個階級。這種下等階級受歧視的人口,佔中國人口的三分之二,也就是絕大多數,是貨真價實的農奴制賤民。

城裏人對這些沒感覺嗎?沒感覺。當人們自認爲高人一等的時候,他們會很享受這種不平等。當文革時他們被下放到農村的時候,他們感到委屈和受苦了。可是那進城打工還被歧視和剝削的農民工們,他們是什麼感覺呢?對他們來說,平等只存在於古代的戲曲之中。

可是對統治者們來說,把人民分而治之是一種手段。挑撥階級和民族之間的歧視和鬥爭,有利於轉移人們怨恨的對象,減輕各級土皇帝們承受的社會壓力。並且用一部分人來壓制另一部分人,也是維穩措施的基礎。

當資本家的財產獲得退賠的時候,中國共產黨似乎承認了財產權。可是農民的土地財產呢?僅僅是承包,財產權還在中國共產黨的基層組織手裏。但是中國人幾千年的市場經濟,私有財產觀念仍然很強,沒有被中共的邪教所消滅。於是出外打工的農民寧可將土地荒廢了,也不能無償交給別人耕種,否則可能會失去他們僅有的財產。

這種土地政策的後果是什麼呢?就是荒廢土地導致糧食減產,無法合理合法兼併土地,阻止了大規模現代化生產的推廣,糧食產量上不去。雖然有很多的農業科技進步,仍然無法養活人民。靠習近平的今天退耕還林,明天退林還耕的拉抽屜式的瞎指揮,解決了問題嗎?

不要說全球農業的經驗,就是中國自己自古以來的經驗,土地私有化是解決農業問題的基礎。只有用心負責的農民擁有了這塊土地,土地的耕種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如果在領主的遙控下集體耕作也有效,封建制也就不會被取代了。

所以農民的私有土地權利,不僅僅是個財產問題。對全社會來說是農業效率的問題,是解決喫飯問題的不二法門。特別是現代化大農業與合作農業,權屬不清造成的混亂,是各種低效率和不穩定糾紛的原因。

所以對於占人口大多數的中國人來說,人權確實是個基本問題。不僅僅是言論等等自由的問題,財產也是關係到社會生存的大問題。財產權要得到保障,必須依靠法律和執法公平。而法律和執法機構,要依靠政治的支持。靠皇帝把國家當作自己的財產,是一種經常不可靠的保障。只有依靠人民選擇的自己的政府,纔有動力爲了選民的利益保障法治的公平和公正。

特別是在共產黨的無法無天維持了七十多年的局面下,恢復法制及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只能依靠推倒重來,建立由人民選擇的民主政治,才能改變專制體制無法無天的慣性,給全國人民一個滿意的結果。否則每天成千上萬人上訪,也改變不了無法無天專制的本質。

(本文僅代表特約評論員之觀點和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