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四)

2024.03.22
評論 | 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四) 圖爲1979年的深圳東門;“經濟學家們評論共產黨的計劃經濟,但都沒有批評到點子上。計劃經濟就沒有市場嗎”?— 筆者
X/@知乎

AP23347186776025.jpg經濟學家們評論共產黨的計劃經濟,但都沒有批評到點子上。計劃經濟就沒有市場嗎?工廠生產出東西還是要到市場上去賣,老百姓消費還是要到市場上去買。計劃經濟也離不開市場這個中介,計劃經濟不是沒有市場。

那麼計劃經濟是個什麼東西呢?它爲什麼是個僵化的體系呢?這就要從什麼是經濟,什麼是市場說起。

經濟是人們生產活動的總稱,市場是經濟主體交換產品的中介。人們生產和交換是爲了什麼?爲了生活。所以,經濟也好,市場也好,都是爲了人類的生存而進行的人類活動。

人類是分散複雜的,生產也是靈活隨機的生產活動。每一個主體都有它自己的不同於其它的工作計劃,不可互相代替。市場則是把這各不相同的計劃產生的商品,衡量並連接和交換,以滿足人們生活的需要。因此經濟的第一要素就是爲了人的生活進行的活動,第二要素就是複雜的活動和產品,要經過市場用相對的標準衡量和交換。

計劃經濟不是沒有市場,而是不按照爲人們的生活爲目標,卻按照某個上級制定的指標爲目標進行生產。第二個特點就是按照指標而不是按照複雜的實際安排生產:沒有市場反聵的信號,只有上級硬性的指標。這就是造成脫離實際,僵化的原因。

計劃和指標錯了嗎?在一個工廠或者農民的生產中,計劃和指標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沒有計劃,工廠沒法生產,沒有計劃,農民會餓死。指標則是人們衡量和比較生產活動效益的工具,沒有這把尺子,人們不知道怎麼做是正確的,怎麼做會造成損失。這都是起碼的常識。

所謂的計劃經濟首先不是爲了人們的生活而生產,它是爲了完成某些辦公室制定的脫離實際的計劃而生產。通俗地說是爲了指標而生產。第二就是它的計劃不可能包括紛繁複雜的經濟現象,只是按照某種想象的標準做出的計劃。它不可能是符合實際的計劃,和現實中的經濟需要必然存在很大的差距。

而所謂中國模式的半市場經濟,並不是市場經濟,仍然還是指標性的計劃經濟。各級政府控制着私營和公營的企業,不是按照市場反饋,而是按照上級定下的指標指導生產。雖然爲幫助西方資本賺取額外的利潤,受到西方政府的輸血看上去發展不錯,但中國本身的國內市場沒有正常的發展,一旦停止輸血,被打回到緩慢發展那就是必然現象。

民主政治是建立在市場經濟基礎上的。它反過來要求和保護真實的市場經濟,而不是所謂的半市場經濟,實際仍然是指標性的計劃經濟。民主政治必須把經濟指標當作衡量的標準,而不是當作指導生產的目標。經濟活動的目的永遠只能是爲了滿足人們生活的需要,而不是滿足某些機構制定的指標。

民主政治所保障的市場經濟,必須是在合法前提下的自由的市場經濟,而不能是爲了滿足上級制定的指標,或者數字遊戲。民主國家限制政府對經濟活動的干預,實行小政府大社會的原則,給所有的經濟實體以最大限度的發展空間。這樣的真正的市場經濟,才能保證正常的發展,才能保證人們從經濟發展中獲得最大的利益。

經濟只能由所有經濟實體自主的,靈活的反映來保證最好的效益。徹底排除指標性的計劃經濟,中國的發展才能走上正軌。而不是富了國內外的資本家,窮了中國的老百姓。

(本文僅代表特約評論員之觀點和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