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抗暴斗争六十周年(之二)(魏京生)

2019-03-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台北西藏抗暴游行(特约记者夏小华)
图片:台北西藏抗暴游行(特约记者夏小华)
Photo: RFA

前两天我发了一篇有关西藏人民抗暴的文章,结果出乎意料之外地收到了一则跟帖。自由亚洲电台一般没有跟帖,这又是一则明显的五毛伪装成反共人士的跟帖。这说明一些问题对大多数人并不那么清楚,需要更细致的说明。

跟帖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主权问题。中共的御用文人几十年来都重复说什么元朝西藏就归属中国的谬论。比那更晚的年代,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还归属英国呢,现在他们就没有主权了吗?荒谬之极。

清朝的各种文件都记载得很清楚,驻藏大臣的地位和任务,就是襄助达赖喇嘛处理外交和国防事务。并注明驻藏的军队是驻藏大臣的卫队,其离开军营需得到噶厦政府的批准。这不就是大使吗?只不过按照中国古代的习惯,大使都是临时的,所以起了一个不同于使节的名称而已。

所谓金瓶掣签,就是请一个权威的邻居和朋友,来见证解决内部纠纷。这类似于现代的公证人,和主权有什么关系呢?这更加胡扯了。代表皇帝的钦差大臣只是在一边观看金瓶掣签的过程是否有作弊,甚至摇签的喇嘛都是西藏方面的人选。这是标准的证人工作,和你们家的财产主权有个毛的关系呀。

说清藏关系并非藩属关系,主要证据就是纳贡称臣。有清一代的记载只见清朝给西藏进贡,没见有西藏给清朝进贡。这明显区别于外蒙古、朝鲜和越南的称臣纳贡体制。

中共御用学者们披露的一则旧闻很有意思。英国侵略时,西藏达赖喇嘛逃往昌都后进京找慈禧太后求援,慈禧强迫他下跪,引起达赖喇嘛不满,群臣皆认为不合礼数。这就说明正规的礼数是双方地位平等,是不同于藩属的联合帝国地位。

顺便说说,当年英军没有进攻昌都,不是因为山高路远,而是当时昌都地区在法律上属于清朝,实际上由达赖喇嘛的噶厦政府治理,实行不同于西康省的制度。英国的策略是不想让清朝介入西藏事务,他们认为清藏关系转冷,西藏地位未定。昌都是在中共成立西藏自治区后,才划归西藏的。

西藏是个帝国的结构,这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事实。西藏周边的所有小国当年都曾是西藏的藩属国,包括现在的尼泊尔、锡金、不丹和被英印当局非法占领的克什米尔,和现在流亡政府所在的喜玛偕尔邦。这些都是在中共建国后和这些国家签订的协议中被承认独立的。尼泊尔因此获利并缴械了十万藏族武装,还获得了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大片领土。

慈禧的不合礼数的作为,导致了清藏关系的迅速冷淡,甚至仇视。在藏族人民的全民抗暴斗争下,英军在西藏无法立足,撤回印度。西藏派大臣参加英国主持的西姆拉会议,秘密达成脱离清朝的独立协议。

这个协议虽然没得到噶厦政府的承认,但其法律地位显然高于由俘虏达成的十七条协议。可见慈禧和邓小平二人一前一后,是导致西藏法律地位不定,关系倒退的罪魁祸首。

中共自己披露的名单显示,阿沛的所谓代表团实际上是由俘虏组成。除了一名随军喇嘛外,全都是被俘军官。昌都战役时,阿沛·阿旺晋美改换服装,混在俘虏群中。他是被当时组织向导队伍的苏共分支,西藏共产党主席兼十八军副政委的平措汪阶认出来而被俘虏的。

这样的战俘团,能有平等的谈判地位吗?最多只有谈判投降的地位吧。何况至今为止,噶厦政府从未承认和签署这个协议。其法律地位确实不如西姆拉协议,都是未经噶厦政府批准的协议。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