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 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五)

2024.04.05
評論 | 魏京生: 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五) 中國人兩千多年來自由慣了,對這種管到個人的模式不願意接受。於是就造成了嚴重的官民對立,地方土皇帝們不僅要管到人們燒煤取暖,還要管到生幾個小孩。—— 筆者
路透社

2022-09-09T101504Z_332728670_RC24DW9ZI943_RTRMADP_3_USA-DEFENCE-JAPAN.JPG

談到自由市場經濟,就要談到小政府大社會了。中國人在公元前的漢朝就意識到了官多擾民的規律。英國人在經濟起飛的初期,也意識到官場病的內涵,就是官多製造政府事務,爲應付事務就要增加官員數量的惡性循環,給老百姓和社會製造麻煩和負擔。因此從孟德斯鳩那一代的先賢們,就以中國古代爲理想模型,提出了學習中國古代的小政府大社會的原則。

官多了就能管理好社會嗎?錯。中國古代每一個王朝初年官員都不多,而且國家派遣的官員只派到縣官一級。那個時候的管理往往是最好的時候。之後冗員逐漸增加,管理逐漸地混亂無效,而開支卻大幅度增加。因此大政府並不代表有效管理。

那麼孟德斯鳩們所羨慕的小政府的訣竅是什麼呢?就是基層自治。按照國家統一的法令,結合地方或者社團的具體情況,自己管理自己是最經濟也最有效的管理模式。美國的民主就起源於地方自治,聯合的自治政體就是美國聯邦。

既然中國古代和西方現代,都可以建立在地方自治的有效管理之下,爲什麼還需要一個管到個人和細節的大政府呢?不得不說,這是布爾什維克繼承封建農奴制所創造的社會主義模式,是把人民當作農奴管理的封建模式,是方便建立少數人統治大多數人的專制奴役的模式。

而中國人兩千多年來自由慣了,不適合當農奴,對這種管到個人的模式不願意接受。於是就造成了嚴重的官民對立,地方土皇帝們不僅要管到人們燒煤取暖,還要管到生幾個小孩。爲了完成大領導設定的指標,不惜砸爛農民的飯鍋鍊鋼,不惜製造污染完成GDP。最終目標是爲了維持專制的絕對權威。

爲什麼古代中國的地方自治管理得很好,外族入主中原也不得不接受中國的模式。爲什麼美國人的地方自治管理得很好?是中國人低人一等弱智嗎?馬匹文人們幫助共產黨製造的這些謠言,的確麻痹了中國人民的智商。一衆愚民真的以爲自己是低等種族,不配享受和人家一樣的民主了,真的以爲有低人一等的什麼亞洲價值觀了。這些謠言有利於中國共產黨的專制統治。

中國古代的制度進化停滯不前,是因爲專制政治管理市場經濟的模式,還能維持,也因爲沒有智慧者發明現代民主模式。但在世界已經進化到民主強國的時代,中國的仁人志士們也曾經很快地追趕世界潮流。但共產黨引進了蘇俄式的封建制,打斷了中國製度進化的步伐。使中國倒退回了三千年前周朝的封建社會,並且青出於藍。

所謂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也只是半吊子的進化到了半市場經濟,加上專制政治,而且還帶有蘇俄式的計劃經濟的尾巴。還不如古代王朝時代的全市場經濟加上半專制政治。這就是中國大衆喜歡看古裝劇,羨慕古人的一個心理傾向吧。

所以中國的民主化不是回覆古代的制度,也不是滿足於中國共產黨的半吊子改革修修補補。而是要在回覆傳統的地方自治的前提下,引進西方的民主制度,保障真正的自由市場經濟。也就是要接過上個世紀初建立民主共和的火炬,結束中共專制,再造共和。

(本文僅代表特約評論員之觀點和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