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關於維吾爾歷史的爭論

2021-04-27
Share
評論 | 魏京生:關於維吾爾歷史的爭論 圖爲中國新疆烏魯木齊市的維吾爾族大區集市上,維吾爾族人從一全副武裝的武警面前走過。
AFP

繼美國政府之後,又有好幾個民主國家的議會通過決議,把新疆所謂的再教育營定爲種族滅絕行爲,這是對殘酷壓迫各族人民的中國共產黨的一個重大打擊。各族人民莫不拍手稱快,表達了對維族人民的同情和支持。與此同時,中共也加大了他們的統戰和分化工作,引起了網絡上的大論戰。

漢族人方面,除了多年支持和幫助維吾爾人維權的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之外,還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有人在大力鼓吹漢人應該向維吾爾人下跪道歉,這引起了兩種反應。網上的大部分漢族人對此極爲反感,是共產黨壓迫了各族人民,又不是漢族人民在壓迫各族人民,爲什麼要讓漢族人給維族人道歉呢?這不是在給維族朋友拉仇恨嗎?其心可誅。

多年前,有一位西藏黨委宣傳部的中層幹部,也在藏族朋友裏煽動讓漢族給藏族人民下跪道歉。幾年後,藏人看穿了這一套把戲,達賴喇嘛仍然和漢族民運保持了良好的團結。那傢伙也就灰溜溜地轉移陣地,很久沒看見她活動了。

遺憾的是,海外維族朋友裏的極端派反而跳出來支持其心可誅的可疑人士,還使用極爲惡劣的語言侮辱漢族,甚至使用和納粹相同的種族歧視語言來侮辱漢族人民。這樣的配合不可謂不默契,把那些公知的語言暴力升級了一個檔次。看來這不是什麼民族矛盾,應該有更深層次的陰謀。

公知說:漢族人就是中國的白種人,所以應該向中國的黑人維吾爾下跪道歉。可人家維吾爾人經常說自己是白種人,至少是白人混血,這可是打了那位所謂的公知一耳光。雖然從基因測試的結果看,維吾爾的血統基本上是黃種人。但從考古發現的角度看,新疆地區的古代居民確實包含大量的白種人,包括黃白混血。這確實新疆學者們的說法是正確的。又一個耳光。

那現代維吾爾人是不是白種人呢?顯然不是。維吾爾人的原居住地是現在的外蒙古,和古代的匈奴、鮮卑、突厥、蒙古是同一個種族,和白種人的塞迦人沒有血緣關係。回紇汗國被吉爾吉斯人打敗後南遷,大部分人融入到北方漢人裏,只有兩小部分西遷到新疆和中亞、西亞。遷到新疆的一部分被當時的漢族政權高昌國收留,最終形成了高昌回紇,這便是新疆維吾爾人的祖先。所以你們不應該用那麼惡毒的語言來罵你們的親戚。

有一些極端的維吾爾人說:是漢族侵略了他們的國家。這個說法就錯得離譜了。歷史上只存在過一個維吾爾居民爲主的國家,就是蒙古人統治的東察合臺汗國。在一些書籍裏也被叫做吐魯番汗國,它的大部分居民是維吾爾族,地點就在現在的吐魯番,或者說是高昌故國;之後兩次被同爲蒙古支系的汗國所滅,最終準噶爾汗國被滿族的清朝乾隆皇帝所滅,正式歸入清朝版圖,被稱爲新疆省。這和漢族沒有半毛錢關係,漢族從來沒有侵略維吾爾國;也從來沒有過維吾爾國,只有蒙古人的汗國。

說這些歷史有什麼意思呢?難道沒有過維吾爾國,維族人民就沒有要求獨立的權利嗎?當然不是。任何一部分人民都有權利要求獨立,這被叫做天賦人權。不但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塔吉克族、吉爾吉斯族、回族、蒙古族都有要求獨立的權利。但他們也有不獨立的權利。這就要看怎樣對各族人民更有利,而且這都要在共產黨這個不講理的政權倒臺之後。

在共同受到共產黨的殘酷壓迫之下,在同樣弱勢下的反抗力量同盟之間搞分裂,不管你有什麼理由,都只能說你是共產黨的同謀,一點也沒有冤枉你。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