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習近平需要的機遇期

2024.05.06
評論 | 魏京生:習近平需要的機遇期 筆者:“小習看到了機會,給了普京需要的支持。可惜俄烏戰爭沒有像預想的那樣逼迫美國進場”;圖爲習近平恰逢烏戰白熱化階段訪問法國。
Reuters

000_34QX4C9.jpg小布什總統發動的反恐戰爭,被中共的智囊們稱爲十年機遇期。其實不只十年,而是最近幾年美國才從阿富汗撤軍,並把共產中國列爲最大的威脅。這對於把武統臺灣作爲戰略重心的習近平來說,十分不利。有沒有可能再製造一個十年機遇期呢?這是策略師們苦苦思考的問題。

普京想解決烏克蘭的問題,苦於力量不夠。於是小習看到了機會,給了普京需要的支持。可惜俄烏戰爭沒有像預想的那樣逼迫美國進場,達不到轉移注意力和戰爭資源的目的。沒有像阿富汗那樣的效果,也就沒有新的機遇期。

於是伊朗支持的哈馬斯挑起了和以色列的戰爭,中東的亂局出現了新的轉機。如果能夠擴大威脅到中東的石油輸出,應該能夠轉移美國的注意力和資源。可惜伊朗和哈馬斯也不夠給力,可能擴大的戰火被迅速撲滅。

企圖策動黎巴嫩和敘利亞加入戰團的伊朗將軍被團滅,伊朗的報復被美國和周邊的阿拉伯盟友聯合擊敗,知道不是對手後伊朗體面地撤出。他們希望複製越戰時代成功的反戰運動,幫助越南共產黨消滅越南共和國的成功範例。可是時過境遷,美國政府和人民不再容易忽悠了。眼看中東亂局將要平息了,習總不甘心。

於是小習落下一枚重量級棋子,撮合巴勒斯坦政府和哈馬斯的團結,希望哈馬斯能起死回生,甚至將戰火擴大到其它周邊國家。試想,巴勒斯坦政府和哈馬斯團結,怎麼會有利於地區的和平呢?只能是將哈馬斯擴大到整個巴勒斯坦。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

如果這一枚重量級棋子成功了,中東的亂局就做活了。美國的阿拉伯聯盟就可能破局。美國爲了石油和以色列將不得不投入更多的關注和資源。放鬆對東亞共產中國的關注和壓力,就像反恐戰爭時期的十年機遇期一樣,給習近平一個新的、他需要的十年機遇期。

上一個機遇期,江澤民和胡錦濤發展了中國的經濟。習近平需要機遇期幹什麼呢?繼續發展經濟嗎?這不是他需要的,加大鎮壓內部和武統臺灣,纔是他計劃上最重要的目標。

美國不可能在三個戰場同時投入力量,習近平武統臺灣的阻力就沒有了。拿下臺灣的效果,就是確立了在亞洲的霸權和內部的權威。從日本到東南亞將會臣服在中共的腳下。從亞洲到美國的海上航線也將被中共控制。

成功武統臺灣,將會像鄧小平打越南一樣,迅速增強習近平的內部權威。習近平正苦於內部官場和民間反對的情緒不斷高漲,統治地位岌岌可危。權威增強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進一步清洗官場,解除政變的危機。這也是當年鄧小平的成功祕訣。

同時進行的第二步,就是擴大對民間不滿勢力的打擊。從鎮壓異議份子擴大到所謂中性傳播思想文化的知識界。從影視界到考古學,所有的知識文化活動都必須圍繞着黨的敘述。這是習近平執政以來一直在做,但一直不太成功的理想。

習近平一直很遺憾他沒有達到毛太祖那樣的一統天下。嚴厲整肅官場,消滅和壓制一切不聽話的官員,重新設置官場結構,只能在加強了權威之後才能下手。整肅文化知識界,甚至下放和消滅一批頑固不化的知識精英,抬高一批馬屁文人地位,以便大力開展造神運動,這是大家已經看到的作法。

這一切都有待於習近平成功得到第二個機遇期,有待於伊朗和哈馬斯的成功。

(本文僅代表特約評論員觀點和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