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魏京生:六四大屠杀33周年纪念

2022.06.0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魏京生:六四大屠杀33周年纪念 1989年6月4日早晨,催泪弹烟雾消散后的六部口。
(六四档案图)

今天我们聚在一起纪念六四,纪念什么呢?是纪念那些为了中国的民主化,为了老百姓不受剥削压迫而牺牲了生命,和受伤致残的英雄们。那是一种精神,反抗暴政,敢于以命相拼的牺牲精神;为人民的利益和自由而牺牲的利他主义的精神,一种高尚的精神;不是某些功利主义者们所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那不能当饭吃。奴隶即使再富裕,过的也不是人的生活。自由和尊严,是哺乳动物都知道的权利。精致的利己主义,最终只会堕落成为自甘形秽的奴隶哲学。

不一定要有那么深奥的理论,只是平常生活中的耳闻目睹,已经让大家都明白,共产党是什么样的祸国殃民的黑帮。虽然洗脑很严重,封锁很严密;虽然在共产党的暴力威胁下,人们不敢说真话;但是包括讽刺年轻人的那些人他们自己,私下里都表达了对共产党暴政的深刻厌恶。大多数老中青的各阶层人民,都对共产党有负面的观察。反抗的情绪正在酝酿,甚至超过了一九八九年。

有些人或许是糊涂,或许是利益集团成员,或许是孤陋寡闻,他们说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知道六四大屠杀了,只会吃喝玩乐。当年的大多数家庭,都有人或者有亲戚参加了全国各地的游行示威,他们的后代可能如此孤陋寡闻吗?不可能。只是由于共产党的严厉惩罚,他们不敢随便说真话。从小就被教育对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这是老百姓在苛政猛于虎的时代,必须遵奉的自保哲学。

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外国记者,在电话里问人家这么敏感的话题,人家敢说真话吗?共产党的监控、告密和无孔不入的特务卧底活动,使人们随时随地都要防范包括朋友在内的人。否则就会像知名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毕福剑一样,随时可能被朋友出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两千多年前的周朝,有一个残暴的天子,创造了奖励告密和密探的行业。吓得国人不敢随便说话,只能道路以目,也就是只能用目光打招呼,害怕随便不小心的一句话就把你送进了监狱。看来共产党不仅学习苏联的法西斯主义,也继承了老祖宗的国家恐怖主义。

远了不说,最近发生的铁链女事件,揭开了官商结合的人口贩卖,引起了社会上不寻常的反抗呼声。各级共产党组织手足无措,左支右绌。武汉肺炎病毒清零政策,搞得上海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反抗的锣鼓敲遍大街小巷。大白野蛮的不法行为,远远超过了文革红卫兵、造反派的水平,和纳粹德国对待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不相上下。经济下滑,战狼外交得罪了全世界,贸易关系逐渐收紧,等等。

这些都造成老百姓不满情绪的上升,不断的反抗已经越演越烈。社会正积聚着,酝酿着更大的反抗运动。我们在海外要做好配合宣传的工作,要有回国与人民共同反抗的准备。待到共产党垮台的时候,就是建立民主自由社会制度的一天。不要相信那些悲观论者。没有了共产党,中国只会治理得更好。最重要的是,人民可以从此得解放,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这比当一个富足的奴隶更幸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