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六四大屠殺33週年紀念

2022.06.0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魏京生:六四大屠殺33週年紀念 1989年6月4日早晨,催淚彈煙霧消散後的六部口。
(六四檔案圖)

今天我們聚在一起紀念六四,紀念什麼呢?是紀念那些爲了中國的民主化,爲了老百姓不受剝削壓迫而犧牲了生命,和受傷致殘的英雄們。那是一種精神,反抗暴政,敢於以命相拼的犧牲精神;爲人民的利益和自由而犧牲的利他主義的精神,一種高尚的精神;不是某些功利主義者們所說的,精緻的利己主義,那不能當飯喫。奴隸即使再富裕,過的也不是人的生活。自由和尊嚴,是哺乳動物都知道的權利。精緻的利己主義,最終只會墮落成爲自甘形穢的奴隸哲學。

不一定要有那麼深奧的理論,只是平常生活中的耳聞目睹,已經讓大家都明白,共產黨是什麼樣的禍國殃民的黑幫。雖然洗腦很嚴重,封鎖很嚴密;雖然在共產黨的暴力威脅下,人們不敢說真話;但是包括諷刺年輕人的那些人他們自己,私下裏都表達了對共產黨暴政的深刻厭惡。大多數老中青的各階層人民,都對共產黨有負面的觀察。反抗的情緒正在醞釀,甚至超過了一九八九年。

有些人或許是糊塗,或許是利益集團成員,或許是孤陋寡聞,他們說現在的年輕人已經不知道六四大屠殺了,只會喫喝玩樂。當年的大多數家庭,都有人或者有親戚參加了全國各地的遊行示威,他們的後代可能如此孤陋寡聞嗎?不可能。只是由於共產黨的嚴厲懲罰,他們不敢隨便說真話。從小就被教育對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這是老百姓在苛政猛於虎的時代,必須遵奉的自保哲學。

不知道什麼地方來的外國記者,在電話裏問人家這麼敏感的話題,人家敢說真話嗎?共產黨的監控、告密和無孔不入的特務臥底活動,使人們隨時隨地都要防範包括朋友在內的人。否則就會像知名的中央電視臺主持人畢福劍一樣,隨時可能被朋友出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兩千多年前的周朝,有一個殘暴的天子,創造了獎勵告密和密探的行業。嚇得國人不敢隨便說話,只能道路以目,也就是隻能用目光打招呼,害怕隨便不小心的一句話就把你送進了監獄。看來共產黨不僅學習蘇聯的法西斯主義,也繼承了老祖宗的國家恐怖主義。

遠了不說,最近發生的鐵鏈女事件,揭開了官商結合的人口販賣,引起了社會上不尋常的反抗呼聲。各級共產黨組織手足無措,左支右絀。武漢肺炎病毒清零政策,搞得上海民不聊生,怨聲載道。反抗的鑼鼓敲遍大街小巷。大白野蠻的不法行爲,遠遠超過了文革紅衛兵、造反派的水平,和納粹德國對待猶太人的種族滅絕不相上下。經濟下滑,戰狼外交得罪了全世界,貿易關係逐漸收緊,等等。

這些都造成老百姓不滿情緒的上升,不斷的反抗已經越演越烈。社會正積聚着,醞釀着更大的反抗運動。我們在海外要做好配合宣傳的工作,要有回國與人民共同反抗的準備。待到共產黨垮臺的時候,就是建立民主自由社會制度的一天。不要相信那些悲觀論者。沒有了共產黨,中國只會治理得更好。最重要的是,人民可以從此得解放,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這比當一個富足的奴隸更幸福。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