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從中共高官叛逃說起

2021-06-25
Share
評論 | 魏京生:從中共高官叛逃說起 傳言叛逃的中國國家安全部副部長董經緯露面。
新唐人圖片

謠言四起,不明不白,究竟是誰叛逃了呢?大衆和官方都關心這個問題。其實,不管是誰叛逃都說明一個問題:中共內部已經人心惶惶,不可終日了。就像人們傳說的那樣,船快沉了的徵兆,就是船上的老鼠紛紛跳水逃竄。因爲老鼠是最瞭解這艘船的,知道這艘船還有沒有希望。

雖然謠言沒有定論,但習近平和中共的一些動作卻說明,情況和人們傳說的一樣嚴重,甚至更加嚴重。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現在連幾十年前的大丑聞,中共幾十年來都諱莫如深的大丑聞,都搬出來嚇唬人了;也可以說明,習近平和他的打手們已經慌了神,手足無措,顧不得什麼叫丟人了。

話說三十年代,中共遵照蘇聯的理論認爲,只有工人階級最可靠,黨的最高領導層裏必須有工人出身的人才符合共產黨的階級理論。於是,工人兼混混出身的顧順章就成爲掌握中共高層情報系統的領導,某次出外執行任務被捕後叛變了,出賣了當時住在上海的中共領導機關。

於是周恩來帶着陳賡等人組成的暗殺隊,殺了顧順章全家,以及在他們家的無關之人,包括曾經救過周恩來性命的恩人,只跑了顧順章本人和他一個走親戚的小女孩。之後,暗殺隊繼續追殺顧順章的親戚、朋友,總共殺了好幾十人。國民黨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利用漏網的小女孩大肆宣傳,徹底搞臭了共產黨,迫使中國共產黨無法呆在上海接受共產國際的經費,只能逃到江西等割據政權去了。

我第一次聽說這件事,是小時候陪着我父親與他的老戰友喝酒的時候。當時的我受的是學校裏的洗腦教育,在飯桌上大肆吹捧周恩來。一個老頭可能喝多了,把筷子一拍呵斥我說:你小孩子懂什麼,瞎說八道。接着就講了上邊這個故事。我不信,他說他就是當時和陳賡等人一起殺顧順章一家的成員。我還是不願意相信,我說,那爲什麼黨內有人敢說老毛的壞話,沒人敢說周總理的壞話呢?他放下酒杯慢慢說:事後總結經驗教訓,周恩來說了一句話:以後要殺,就殺得他們家沒有人告狀,斬草要除根,誰還敢說周恩來的壞話呢?這成爲共產黨內不成文的規矩。

這個規矩,提升了斯大林的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再加上了斬草除根、六親不認。說他們是黑幫,黑幫都會覺得慚愧。中共黨內自己人誰還會像畢福劍那樣,隨口幾句笑話就斷送了“卿卿性命”呢?劉少奇要搞掉高崗,老毛就不知道,彭、黃、張、周私下發牢騷,就激怒了老毛。林彪的兒子像開玩笑一樣企圖搞政變,老毛就知道了。劉少奇和周恩來把儲備糧和食品都提前運往蘇聯還債,老毛就不知道,直到餓死幾千萬人要老毛負責,他才發現人家要搞掉他。可見控制情治單位的可怕。

小習他爹和老鄧都受過特務的迫害,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繩。小習多年遠離京城政治,也沒有什麼人緣,自然對特務們的陰謀詭計疑神疑鬼不放心。整頓完軍隊就整治特務機關,也是他們家的性格所致,所謂不忘初心嘛。這也說明北京的政治人心惶惶不可終日,正所謂山雨欲來風滿樓,像林彪說的那樣:樹欲靜而風不止。不是發生政變,就是發生大清洗。

就像網民們評選的那樣,現在最危險的職業就是當官。老百姓也別以爲和自己沒關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次可能比文革那次更嚴重,大家要提前做好防災的準備,屆時可以減少損失。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