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魏京生:再谈中国天灾人祸的反思

2021-08-06
Share
评论 | 魏京生:再谈中国天灾人祸的反思
Photo: RFA

中共执政之后的几十年来,天灾人祸有逐渐加大的趋势。仔细观察发现,这个逐渐加大是人祸的成分在逐渐加大。地球冷热周期变化可能也是一个原因,但是自然发生的时间没有这么快,天气的变化根本不是灾害加大的原因。人祸是灾害加大加快的根本原因。

最近大家对修建大量质量不合格水库的抱怨很多。水库特别是不合格的水库自然是重要原因,但是对水库如何管理使用,或者说对水库基本功能的错误认识,应该是更重要的原因。细数一下垮坝造成灾难的案例,就会发现一个普遍的现象:为了蓄高水位多发电,大多数水库的管理原则都是,旱季下闸蓄水,雨季防灾泄洪。结果就是旱季断流成了季节河,雨季造成水灾。老百姓的生命财产损失,远远大于发出来的那些电钱。

这种事情在国内没人敢说。老百姓不懂,专家学者们都在替官方辩护。少数说实话的专家学者,也被迫闭嘴或者逃到国外。结果只有外流河的下游国家,不断抱怨甚至强烈抗议。因为这种只管水库发电不顾人民死活的管理方式,极大危害了别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国内的喷子们什么都不懂,还瞎咧咧什么我家的主权你们管不着。

中国和外国古代的概念都是治水。之后渐渐发展到治水和水利灌溉兼而有之,并因此需要发展出大的国家。古埃及,古代两河流域和中国的黄河流域,就是有证据的治水建国的例子。几千年来,能否治水不但决定了国土的地理位置,而且是历朝历代都不敢放松的重大国家项目。

自从发明了水力发电,规律就变了。建设水坝就成了资本家和国家收钱的项目,灌溉和防灾退居治水的次要目标,甚至不予考虑。因为资本家的思维模式就是收入除以成本,尽快收回成本。此外的事情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和他们的利益无关。

民主政府在发生了一些水灾之后,开始改变管理模式,不再以发电为第一目标,甚至不以灌溉为第一目标。首先保证不要造成水灾和生态灾难。而专制政府,特别是像中共这样的极端专制政府,把他们自己的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当然,保政权是比钱更重要的目标,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就无所谓了。赚钱是自己的,损失是别人的,需要考虑吗?私人性质的专制国家都是这种思维方式。

1975年的河南舞阳垮坝,淹了十几个县,死了几十万人。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震动了半个中国,死了几十万人。这就是中国式灾难的典型案例,是国家私有化的思维方式的结果。对直至副总理的官员们来说,泄洪损失了国家发电的钱,滋事体大不敢负责,要邓小平批准才行。是否会淹死老百姓,他们根本没考虑。遗憾的是邓家的牌局比接电话重要,警卫们不敢打扰。

1976年唐山地震,官方说死亡二十七万,实际可能翻倍。我亲耳听见国家地震局长,来我家私下里向我父亲诉苦说,他们提前三天向中央预告了大地震,时间只差几小时。王洪文甚至下令关闭发电厂,防止火灾烧坏了国家设备。但中央就是不向下传达,理由是怕转移了斗争大方向。开始我还不敢相信,后来我们收养的震灾少女的哥哥找到了她妹妹,告诉我说他们在矿井下早就停了电,升降机没电,所以过了很久才从废弃巷道里挖出来。我这才相信地震局长没有胡说。由此可见共产党的思维模式就是:人民的死活不重要,政治斗争保权力最重要。

所以网上的有识之士都在说:专制不灭,灾难不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