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兩種不同的內鬥 -- 兼談中共內鬥

2021-09-21
Share
評論 | 魏京生:兩種不同的內鬥 -- 兼談中共內鬥 習近平和王岐山出席人大會議
(美聯社)

最近最熱的新聞,第一是阿富汗,第二是澳洲潛艇,第三就是中共的內鬥了。因爲中共內鬥時來已久,熱度有些高不起來,其實這是和咱們中國人關係最大,對國際格局也影響最深遠的事件。

爲什麼這麼說呢?因爲美國和西方對中國的認識很淺薄,至今仍然在猶豫是競爭還是對抗,可是人家中共多年來都對內明確宣傳:中美必有一戰,先滅日本再進軍華盛頓。當然了,對外的收買賄賂加韜光養晦,還是很有效,買得或者騙得西方的策略家們拿不定主意。多年來,西方特別是美國的政策搖擺不定,甚至被批評是沒有政策。

這些所謂的戰略家們,由於被騙或者被收買或者根本就不懂裝懂,都認爲習近平和共產黨的統治堅如磐石。沒有人思考習近平之後和共產黨之後的問題,就像當年對蘇聯一樣。其實中共的問題比當年蘇聯的問題嚴重得多,這主要表現於在中共的黑箱操作下,內鬥的激烈程度遠超過當年的蘇聯。中共政權有隨時崩潰的可能。

內鬥是個古老而又普遍的話題,比猴子的時代還早,哺乳類羣居動物都有內鬥。人類幾萬年來發展出了比動物高明的內鬥規則,所以人類越來越發達,綜合起來看有兩大類模式:

一種是從猴子那兒繼承來的原始模式,弱肉強食、叢林法則,拳頭硬的統治壓迫所有人。它的後續模式就是奴隸制和蒙古人、蘇聯人的農奴制。這種模式有利於解決爭議,統一意見辦大事,短期優勢明顯。所以曾經擊敗古代民主制,形成一些大帝國。

另一種就是協商妥協爲主的民主制。照顧所有人的權利和利益,人們生活得更愉快,經濟發展得更好,能夠獲得所有國民的認同和保衛。在經營整體利益的同時,最大限度保障個人自由,比較適合人性追求幸福和自由的傾向。從個人和長遠來看,是最好的、最先進的制度。

當人類的市場經濟發達以後,民主制顯然發揮出更大的優勢。它得到全人類大多數人的嚮往,有逐漸取代原始的專制模式的趨勢,成爲所謂的世界大潮流。市場經濟越發達,對民主政治的渴求越強烈,所以近一百多年來民主制的國家越來越多,而專制國家越來越少,並且在做着垂死的掙扎。

說到這兒大家都可以看出來:中共的所謂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體制,是標準的專制農奴制。在實行蘇聯農奴制三十年後,形勢所迫,中共不得不改革體制。但是出於人性都貪戀權勢的本性,搞了個只改經濟不改政治的半吊子改革。實質就是企圖恢復中國古代傳統的,專制政治管理市場經濟的不成功模式。這只是爲了共產黨和一幫大佬及其子孫們獨霸權力。

中國人從兩千多年前進入市場經濟開始,就在不斷探索怎樣約束權力,才能管好市場經濟。但中國傳統模式就是不能管好市場經濟,就是不能管好權力尋租,腐敗和混亂不負責,最終導致興衰週期循環。一百多年前中國人民終於發現,西方人發明的現代民主制,是管理市場經濟並且有利於國家和人民的最好模式。於是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民主革命,建成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鄧小平設計的傳統政體,甚至不符合馬克思主義的原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所以內鬥越演越烈,你死我活,快速走向崩潰。接下來大家要考慮的就是中共垮臺後,中國會走向哪裏,而不是我想要中國走向哪裏。書生們大多比較懶惰,喜歡說我認爲應該怎麼怎麼樣。這就是中國知識精英懶得思考,引導中國一百多年來走上邪路的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