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從特色社會主義到中國式現代化

2022.10.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魏京生:從特色社會主義到中國式現代化 正在舉行的中共二十大
美聯社圖片

習近平在中共第二十次代表大會上作的報告,確實是一個標誌性的文件,它標誌着大家的猜測或者說謠言成真。習近平確實走在恢復皇權統治的道路上,這也是加速共產黨滅亡的道路。

當年鄧小平放棄馬列主義,恢復到市場經濟的所謂中國模式,使用了一個掩飾性的模糊詞組,叫做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當時有許多共產主義老頑固還在位,所以他使用了社會主義這個詞,以便迷惑反對市場經濟改革的力量,救中國的經濟以便救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鄧小平的兩頭騙最終獲得了成功,市場經濟和美國的資助造成了經濟的高速發展。

但和許多天真的西方學者的看法相反。鄧小平經濟上的成功沒有帶來政治體制的變化,反而是加強了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個成功不是西方學術所熟悉的階段論模式,是西方學者搞不清楚的中國模式。也就是兩千多年來的,以專制政治管理市場經濟社會的模式,而不是西方學術所熟悉的從封建社會轉型到資本主義的模式。

中國學者們從五四時代以來,都是以洋人的學術爲學術,所以就直接武斷地說中國兩千多年是封建社會。這樣纔好和西方學術接軌,特別是要和馬列主義接軌。甚至還有更傻的學者說,中國兩千多年來是奴隸制社會,而且還說不清什麼時候變成了封建社會。於是共產黨專門花錢研究,中國什麼時候從奴隸制轉型成爲封建制,叫做什麼夏商周斷代工程,簡直荒唐至極。這也是五四時代留下來的學術遺產之一。連自己的祖宗都說不清,還罵別人數典忘祖。

現在習近平終於要恢復祖制了。這也不能全怪習主席,因爲鄧小平的半吊子改革,自相矛盾難以持續。到了習近平時代大家越來越傾向於改變,否則難以持續的徵兆越來越明顯,總得找到個出路吧。或者按照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上層建築適應經濟基礎,把政治體制改革爲適應市場經濟的民主法治,這是正確的選擇。但前提是放棄一黨專政的專制體制,否則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不相適應的各種弊病,仍然會製造嚴重的腐敗和亂政,仍然還是無法持續發展。

但是習近平和鄧小平一樣,什麼都可以放棄,就是不能放棄一黨專政和集中在手中的大權。那麼就剩下了另一種選擇,恢復曾經成功施行了兩千多年的皇權制。要說習近平和毛澤東很相似,都沒有兒子接班,不像朝鮮的金家王朝可以實際上恢復皇權制。他們只能恢復到一代人的皇權。但他爲什麼還要爲他人做嫁衣裳呢?這就是剛纔說到的歷史的必然。

這個歷史的必然不是隻有一種結果,而是有至少兩種選擇。所謂的集體領導已經不能很好地駕馭專制的市場經濟,兩種不相適應的體質糅合在一起的結果,就是市場受到嚴重的壓抑和破壞,政治自然傾向於極端的腐敗。這兩者都是國家崩潰的基本條件。擺脫這兩條基本條件,就必須選擇前進還是倒退。習近平的中國式現代化,是清朝中學爲體,西學爲輔的最新表述。說明共產黨領導層和習近平本人,一致選擇了倒退到傳統的皇權體制。

有評論認爲,專制也許更適合中國社會。異議羣體也有人說:朝鮮的金家王朝不也很穩定嗎?可是多數中國精英和民衆早在一百年前就認識到,民主加市場經濟,是最合理的社會制度。西方人不懂中國社會,可以諒解。中國人不懂中國社會,還要妄加評論,就是對自己和別人都不負責的錯誤行爲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