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魏京生:中国的经济困境有解吗?(之一)

2023.10.23
评论 | 魏京生:中国的经济困境有解吗?(之一) 上海陆家嘴金融区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的股票指数
路透社图片


wjs2.jpg习近平最近据说有大动作,除了一带一路大撒币,还有放开外国投资进入中国市场。还有呢?没有还有了。中共使尽了十八般武艺,还能解决当下的经济困境吗?看来不能。为什么?我们就先来看看造成这个经济困境的原始条件是什么。

美国的进出口一直都是逆差,经济仍然呈上升趋势,在全世界一枝独秀。这说明国际贸易不是经济好坏的主要条件。自己国内的经济结构保证了经济活力的大部分。所以习近平放开外国投资,并不能解决本身经济结构的问题,也就不能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自己的投资都搞不好,外国人投进来也一样搞不好。

大撒币的初始设计是解决国内产能过剩,同时可以拉拢第三世界的小兄弟。结果多年来总共投入了大约一万亿美元,一部分烂尾,一部分还不起债。为了面子还要往里边投资,这不就是经济自杀政策吗?这一万亿美元放在国内,就不能解决产能过剩吗?还是共产党的全球野心,高于人民的福祉。

中国国内经济最有活力的部分是民营企业,因为他们必须根据市场来决策。最拖后腿的是国营经济,因为它们可以无视市场需要,只听命于上级下达的指标。可是对于统治者们来说,听命于自己命令指标的才最可靠,对经济无利但对统治有利。这就是所谓的计划经济导致落后倒退的根本原因。

所谓的计划经济并没有什么计划,而是依靠统治的需要发布的指标经济。统治者们依靠自己的需要和想象发布指标,规范了大部分经济活动。市场对他们来说是次要的,可以忽略的因素。这种指标经济违背了市场,违背了经济的基本规律,是导致落后停滞的根本原因。

中共在经过了习近平所谓的前三十年探索之后,被迫选择了发展市场经济,并且和世界经济接轨。这就是后三十年经济快速发展的根本原因。但是这种经济运作减低了中共的控制力,同时引发了旷古未见的全面腐败。所以习近平执政之后不得不消减民营经济,扩大国营经济。他们认为这样才是拿回控制权,减轻腐败的药方。

但这十年的探索显然失败了。经济下滑,民怨上升,腐败却仍然继续。国内的经济萎缩,资本却大量外逃,显示出经济将要崩溃的预兆。为什么左右都不逢源,动辄得咎呢?这就显露出了根本的矛盾,不是修修补补的改革可以解决的矛盾,而是政治体制和市场经济不匹配的矛盾。

市场经济对政治体制的要求是什么呢?就是平等基础上的法制完善,人们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不需要贿赂官员。而专制政治的特点就是什么都掌握在官方手里,所以腐败和低效不公平就是常态。这和市场经济的要求不匹配。

中国人两千多年前就认识到了这些,但是没有根本解决这个问题。虽然一直奉行市场经济,也曾经是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但就是无法完善法治体系,剥皮揎草也没有解决这个困境。但是西方人发明的民主政治解决了,或者说有了可能解决的方案。

民主政制把最终的权力交给了所有国民,而不是少数官僚和皇帝。这就使得法律体系可以公平公正地运行,至少有了公平立法执法的条件。市场上的无数个体,也就有了规律可循,不必听从官员们的需要和指令。经济的细胞有了活力,经济才能有活力,社会才能有发展的可能。这就是中国经济困境的最终解决办法。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