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中國的經濟困境有解嗎(之三)

2023.11.07
評論 | 魏京生:中國的經濟困境有解嗎(之三) 2023年3月11日,北京,大屏幕上插放習近平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當選爲國家主席後宣誓的畫面。
美聯社圖片

wjs2.jpg中國的經濟困境有解嗎?有些朋友說無解,有些朋友說有解。那就是推翻一黨專政,實行民主法制。這是所有解決困境的前提條件,舍此別無它法。

爲什麼這樣說呢?那是因爲按照中國的經驗,兩千多年來就知道,只有市場經濟纔是正常發展的不二法門。而市場經濟必須的條件之一,或者說最重要的條件就是公開透明,而且有被嚴格執行的法律環境。

因爲市場經濟的優點,或者說它的活力來源,是每一位參與者根據變化的情況做出的決定。這種決定更能夠適合千變萬化的市場,因此是更加正確的決定。這樣的經濟體制註定會優於任何其它體制,獲得最好的發展 -- 不僅僅是發展的速度,而且是發展的質量。

由於市場經濟需要每一個個體自主和隨時做出自己的決定,就需要公開的、一致的法律保障;需要官方的職能從發佈命令指標,轉變爲公平有效地執行法律。中國的政治理論從公元前就主張無爲而治,說的就是讓市場的主體們自行決定,而不是政府過多地干預。這是從那時開始,中國經濟發展加快速度的主要原因。

也是從那之前人們就發現,這種市場經濟模式最需要的,不是王公貴族和國家發佈的命令或者計劃,而是對所有人一視同仁的法律。在公平有效的法律保障下,由每一個主體做決定總是優於少數人的決定,也就是所謂的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這就是過去的兩千年來,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走在了世界前列的原因。這也是歐洲國家在最近的幾百年裏,迅速趕上並超過中國的原因。

中國傳統的發展模式,之所以被西方國家迅速超過,原因主要是法制不完善,專制的政治體制和市場經濟的結構不匹配。專制政治的基本規律就是法隨言出,而不是法律固定,不隨官員們的意志爲轉移。雖然國家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政治現實卻是官員個人的意志,決定了法律有效與否。這種體制不但隨時降低了市場經濟應有的效率,而且給官員們的腐敗,創造了最好的條件。

中國現代隨着經濟發展而愈演愈烈的腐敗,就是由一黨專政給腐敗創造了條件。人的本性是自私的,追求財富是人的本性趨勢。既然體制給了最好的條件,腐敗自然就順勢而爲,遏制不住了。兩千多年來的專制政治不是沒有治理腐敗。之所以一直都不成功,就是因爲專制和法治無法兼容。雖然監察機構疊牀架屋,但是專制的官場無法自我監督,所以永遠也不成功。

民主國家的法制之所以更加成功,就在於法制體系脫離政治,多黨政治保證了有效地監督,官員們不能違法行政。市場的個體們的法律地位有了保障,經濟發展才能獲得更高的效率。這就是民主法治的市場經濟,相對於專制政治下的市場經濟的最大區別。

鄧小平的改經濟不改政治的所謂改革,之所以成功,是因爲他從蘇聯的農奴制模式,進步到了中國傳統的專制政治管制下的市場經濟。之所以越來越不成功,是因爲這種模式相對於民主的市場經濟,缺乏法律保障,同時給腐敗創造了更好的條件。腐敗本身就是經濟正常發展的障礙。

胡耀邦在幾十年前就有一番慨嘆:爲什麼在西方行之有效的措施,我們學來就變了味兒呢?他沒有想通的道理就是:西方的好經驗是在民主法治環境下積累的經驗,中國在缺乏民主法治的環境下抄襲人家的經驗,自然就是邯鄲學步,東施效顰,變了味兒了。

所以學習就要老老實實地學,全面深入地學。抖小聰明沒有用。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