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冬天裏的一把火

2022.11.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魏京生:冬天裏的一把火 2022年11月24日,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火災。
美聯社圖片

烏魯木齊的氣候,已經是冬天了。在居民樓裏發生了一場大火,燒死了好幾十人,包括婦女兒童。由於習近平的馬仔堅持清零不動搖,消防隊的救火車無法進入現場,所以火勢加大,造成了小災變大災。這個消息就像一把火,衝破了全國人民忍耐的底線,導致各地民衆的強烈抗議,打出了反對共產黨、打倒習近平的口號。

這麼大的國家發生個火災是尋常事,爲什麼這次這麼不尋常呢?因爲天下苦習近平者多時,猶如兩千多年前天下苦秦者多時一樣。這是憤怒的氣氛積累,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到了快要爆發的極限。於是星星之火就爆發成了冬天裏的一把火。烏魯木齊的一把火,就像是點燃火藥桶的導火索。

除了國內的維穩媒體之外,港臺媒體也有人出面維穩,說什麼在習主席的現代化監控鎮壓之下,火藥桶沒有爆炸的可能。這就像多年前的中國公知們說:熱兵器時代造反不可能成功一樣。這是在幫助共產黨撲滅憤怒的火焰。按照這幫人的說法,現代化監控之下,怎麼會有成千上萬的人民,在大城市的街道上聚衆示威呢?怎麼還敢大喊打倒習近平呢?

這說明監控不是萬能的,科學也要有人來控制。你得罪的是全體人民,科學和現代化都幫不了你的忙。人不是蟲子。就是蟲子,你刺激他一下,他也會有反應。人類傾向於自由和人權保障,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何況中國人自由了兩千多年,你想讓中國人像蘇聯人那樣,回到封建農奴制時代,反抗就必然是分分鐘的事。

當人們唱着國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這就是被激怒到了極限的信號。小習爲什麼要把人民給激怒,爲什麼要官逼民反呢?我猜測這不是他的初心。他的初心是像毛主席那樣控制人民,予取予求當領袖。怎樣能夠控制人民?最近國內外學界最流行的就是厚黑學,或者馬基雅維利的那一套統治術。小習顯然比較信服這一套。

記得納粹空軍元帥戈林,在審判席上回答法官的疑惑。法官問:你們怎麼能讓德國人民都受騙呢?戈林笑着說:很簡單,你給人民製造一個恐懼,他們就會乖乖地跟在你的後邊了。原來從毛澤東到習近平,玩的都是人家納粹玩剩下的垃圾。毛澤東製造的恐懼,是階級鬥爭變天帳,人民害怕喫二遍苦,受二茬罪,就稀裏糊塗跟着偉大領袖迫害自己了。

小習文革受迫害很崇拜老毛的那一套,可惜找不到合適的現代化接口。武漢肺炎的爆發給了習主席心有靈犀一點通。這個危害全世界的病毒,不就是製造恐怖氣氛的最好藉口嗎?以此爲藉口不斷髮展,就是控制人民的清零政策了。讓人民自覺自願地聽從指揮,自願犧牲個人自由和人權,這個境界不就可以比肩希特勒和毛澤東了嗎?

可是樹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何況中國人民有造反的傳統。怎麼辦?希特勒有衝鋒隊,毛澤東有紅衛兵,咱們的習總書記發明了法外執法的白衛兵。冒充防疫人員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無法無天,民間戲稱其爲“大白”。其水平遠遠超越了文革時期的紅衛兵、造反派,無禮之上再加無恥。真是希特勒、毛澤東的好學生,金正恩的好大哥。

爲習主席洗滌的文人說:不是沒造反嗎?不是鎮壓下去了?說明中國式的現代化很科學,很有效嘛。習主席的天下牢不可破。當年趙高也是這樣忽悠秦二世的。這兩千多年來沒什麼長進。誰知道呢?陳勝、吳廣不是什麼大人物,大澤鄉的造反也不是可以預測的。但暴政必亡是個歷史的規律。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