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牆運動四十年紀念(魏京生)


2018-12-13
Share
000_SAHK980424230620-303 圖片:北京民衆在長安街和西單交界的民主牆前閱讀挑戰中央政府文件的大字報。
法新社檔案照

今年是西單民主牆運動四十週年。民主牆被各國學界公認爲中國現代民主運動的開始,也是中國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的重要轉折點。同時,它也影響了蘇聯東歐和臺灣的民主運動,延續到整個八十年代,直到八九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

從一九七八年春天開始,許多有冤屈的人們在北京上訪。一些人感覺上訪沒有什麼希望,就開始在北京的一些人羣比較集中的地方張貼大字報,傾訴冤屈,試圖得到上層人物的關注,解決自身的問題。

從夏天開始,一些比較有思想的青年,開始脫離上訪申冤,貼出一些議論政治和文化藝術的大字報。後來集中在西單電報大樓旁邊的一堵大約一百米長的牆上,民間稱之爲西單民主牆。

起源於民間思想家們的這場自發的運動,受到了共產黨內部人士的關注。不久之後,就有每天整理印刷的內部刊物送交到黨內人士的手中。在以鄧小平、胡耀邦等人爲首的改革派擊敗華國鋒的凡是派的鬥爭中,起到了關鍵的民意支持的作用。

我本人就是在這樣強烈的民間氣氛的促使下,寫下了《第五個現代化—民主及其它》這篇文章,並張貼在民主牆上。這篇文章和之後的一些系列文章,引起了之後批判毛澤東的高潮,開創了直接批評共產黨體制的先例。這爲之後的非毛化運動和平反冤假錯案運動,打下了民意基礎。

進入到七九年之後,民主牆運動不僅在全國各地引起了共鳴,而且在很多國家引起了一波新的民主牆運動,例如臺灣、巴黎、布拉格、華沙、莫斯科,等等。

鄧小平是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堅定維護者,他清醒地看到了民間民主運動對共產黨體制的威脅。甚至在對越戰爭進行期間,他就已經讓公安部整理了幾份長短不同的黑名單,準備消滅民主牆。爲此我和《探索》的核心成員開會通過了一個決議:我寫最後一篇文章引得鄧小平提前動手,造成國際和國內的影響,阻止他進一步的鎮壓。這就是那篇《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出臺的原因。

如意料之中,我們的被捕引起了軒然大波,鄧小平不得不暫時停止了對民主牆的大搜捕。使得民主牆多存活了一年。以我們被捕爲轉折點,民主牆發生了重要的變化。民間刊物編輯劉青,和著名詩人北島爲首的一批人,開展了營救活動。黨內一些當時持改革觀點的各級幹部,也開展了反對鄧小平絞殺民主牆的行動。這對黨內形成制約鄧小平獨裁的反對派,起到了形成和凝聚的作用。

七九年十月份開始了對我的審判。我進行了態度強硬的自我辯護。這份辯護,被唯一獲准攜帶錄音錄像設備的中央電視臺職員曲磊磊做了錄音。劉青、北島、李楠、徐曉等人連夜轉寫成大字報,並印刷成爲刊物在民主牆散發,引起了民主牆運動的第二次高潮。

這第二次高潮對以鄧小平爲首的左派形成了長時間的壓制,爲整個八十年代的民主運動在黨內和社會上的發展,保留了良好的氣氛和民意支持。

臺灣民主運動的先驅,民主進步黨前主席施明德就曾評價說:臺灣民主運動的重要轉折點美麗島運動,就是在北京民主牆運動的榜樣作用下開始的。十年後民主牆運動的延續,偉大的1989天安門民主運動,是蘇聯和東歐共產黨體制解體的開始。這是北京民主牆運動對全球民主化高潮的偉大貢獻。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