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新年談農民和農村問題

2023.12.26
評論 | 魏京生:新年談農民和農村問題 在稻田中勞作的一名中國農民
法新社資料圖片

wjs2.jpg今天是2023年12月26日。這個日子是毛澤東的生日。毛澤東一生最大的成就,是忽悠了中國的農民,成就了他的皇權夢。在這場大忽悠之中,最大的幫兇就是一幫不中不西的所謂知識分子。他們自己消滅了自己賴以存在的社會基礎,然後喊冤說人家不重視他們。至今很少有人自省。

兩千多年來,中國農民都是自由民,地位甚至高於任何其它自由職業者。李白要考功名還得依靠他們家棄商務農變成農民。可見古代社會中農民的社會地位不低。可如今呢?農民成了當前社會最低等的國民。資本家平反了,地主平反了,知識分子們也牛叉了。只有農民反而是最下層,遭受着種種不平等的待遇。這是現在中國最大的社會問題。

現在的中國農民還是兩千多年來的農民嗎?早就不是了。五十年代毛澤東領導着中共,一步一步地把農民變成了農奴。上臺前他們許諾讓農民擁有自己的土地,也就是孫中山的綱領,耕者有其田。農民支持他們奪取了政權。

奪權後僅僅幾年,中共就用強迫加入合作社的方法,收回了全部土地。所有農民都成了黨組織的農奴,在領主們的指揮下種地。生產積極性的下降和瞎指揮,導致了幾千萬農民被餓死。於是所有農民都希望有一個城市戶口,可以享受和城裏人一樣的商品糧,至少不會被餓死。

於是城市人和農民就形成了兩個涇渭分明的階級。即使現在長期住在城市裏,農民也不是什麼工人階級,而是農民工階級,受到各種各樣明的暗的歧視。現在遇到了經濟大退潮,農民工們返回了鄉下。很多人可能不會再回到城市裏打工了。他們怎麼生存下去呢?

回去收回自己的承包土地?這就是農村新一波矛盾的開始,挑動羣衆鬥羣衆的組織者們,又可以大顯身手了。三十多年來中國農業生產規模擴大的不穩定狀態,將會加劇被破壞。農業生產效率將會下降。農村的羣體事件也會大幅度增加。農村社會的穩定將不復存在。

解決這些問題的第一條措施,就是恢復農民和城市居民同等的法律地位。和傳統的中國社會一樣,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國民:你在哪兒生活工作,就是那兒的居民。應該取消現在城市裏的各種歧視性法律和政策,讓農民工這種稱呼消失,讓這種合法的剝削和歧視成爲歷史。

第二條重要的措施,就是取消所謂的承包制,還給農民合法的土地所有權,並且可以自由地買賣。首先這曾經是他們的合法財產,曾經被非法強迫丟失的財產,現在只是還給他們。其次這有利於在自願合法的前提下兼併土地,擴大生產規模,是現代化農業的基礎條件。

再其次,在身份平等擁有財產的前提下,失業的農民可以開始經營新的生意,開始新的生活,不必爲了那個不確定的承包權而產生矛盾。不要老埋怨農民素質低,你們自己分家產打得頭破血流的時候,表現不比“素質低”的農民好到哪兒去。

在社會發展到如今的形勢下,還死抱着共產主義農奴制的那些教條,是官逼民反的節奏。特別是對農民,幾十年來的農奴制害苦了所有各階級,是中共暴政的基本條件。不從私人財產權上開始解決問題,其它的多數措施都不過是隔靴搔癢,隔山打牛。

中國的知識分子們要更多地關心底層人民,才配得上人民的尊敬和信賴。眼睛只看見上級的臉色,心裏只想着賺錢給老婆買驢包的識字分子,不配管自己叫知識分子。最多不過是無恥文人而已。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