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是毒害格达活佛的英国特务吗?(唯色 )

罗伯特•福特这个在六十年前出现于拉萨与昌都的英国人,恐怕是所有到过藏地的西方人中最具离奇色彩的。因为没有第二个西方人像他这样,在这六十年里从未间断地被说成是帝国主义在西藏的代表,且被构陷为毒害西藏高僧的外国特务。但有一点他是幸运的,帝国主义间谍的外衣虽然使他被俘入狱,却也让他得以保命,否则若真是一个手段毒辣的杀人凶手,若不是西方人,不被解放军就地处决才怪。
2010-11-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前不久我回到拉萨,正遇上官方大力庆祝“昌都解放六十周年大庆”,某晚观看西藏电视台的节目时,见到当年的解放军军官畅谈如何解放了暗无天日的昌都,那个毕生绷着阶级斗争的弦而炮制了无数个“阶级敌人”的前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阴法唐,又提起了伟大的“爱国人士”格达活佛被英国特务福特害死的旧话。这让我打定主意要了解福特到底有没有对格达活佛下过毒手。记得几年前曾听一位老十八军军人不好意思地承认,福特是个替死鬼,当时我们需要把他说成是这么一个角色。

 
回到北京,我拜访了西藏最早的共产党人平措汪杰先生,作为率先与解放军一起进入西藏的藏人,当年他是西藏工委委员、昌都分工委副书记,职务高于阴法唐。平汪先生告诉我,他见过格达活佛,也见过福特,与阿沛•阿旺晋美等贵族官员更是有密切的交道。平汪先生说福特是个年轻的英国人,受雇于西藏政府,在昌都做了两年的电报员。当时西藏政府派驻昌都的总管不是阿沛•阿旺晋美,而是他的前任拉鲁•次旺多吉。早年与逃经康区的中共红军接触过的格达活佛,因曾被认可是“博巴自治政府”的副主席,如今又被委任为西康省副主席,对中共抱有好感而赴昌都劝和,但因腹泻服下过量藏药,而含有矿物质的过量藏药让他胃出血,结果到昌都才两周就不治而死。

 
起先并未宣称格达活佛的死与福特有关。两个多月后,“昌都战役”以藏军溃败而很快结束,当平汪先生听到解放军在庆功集会上呼喊“打倒英国特务福特”、“打倒帝国主义分子”的口号,才知道福特已被确定为毒死格达活佛的凶手,这让他很是惊讶。当时,一位被俘的昌都官员对平汪先生说这是诬陷,因为没有任何根据,而且福特根本没有单独接近过格达活佛。为此平汪先生向十八军副政委、昌都分工委书记王其梅澄清过,但王其梅只是“哦哦”了两声。1954年,西藏政府噶伦柳夏•土登塔巴随达赖喇嘛到北京,专门致信国家民委,为福特申冤。而福特已被关在位于重庆的监狱三年多,本被判刑十年,1955年5月提前获释归国。多年后,西藏上层中与中共合作最为著名的人士阿沛•阿旺晋美对平汪先生说:“这完全没有根据”。六十年后的今天,历史老人平汪先生用确凿无疑的语气说:“福特这个案子完全是一手制造的”。

 
是的,毛主席早就向全世界宣布了,帝国主义势力侵入了西藏地区,为了让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家庭,解放军必须进军拉萨。而解放军的先遣部队已经做好了在昌都打仗的准备,可是盘踞在那里的帝国主义势力,只有一个叫福特的英国人,即便是在全藏地,当时也没几个西方人。然而历史机遇总归是会降临的,格达活佛既然是“爱国人士”,那么他恰逢其时的病故就应该与帝国主义分子的迫害有关。于是乎,一桩历史冤案便应“解放西藏”的需要产生了,而泼向福特身上的污秽,用中国的一句俗话来说,还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当然要洗清也不难。究竟是否真正存有阴谋?而福特是不是被栽赃?至少还健在的拉鲁•次旺多吉,这位西藏自治区政协的副主席就应该很清楚。在阴法唐言之凿凿地指责福特就是凶手时,电视上出现了福特写的传记《在西藏被俘》的画面,主持人对某页上一句欲言又止的话解释说,福特含蓄地承认了自己与谋杀有关。然而事实上,从福特的传记来看,他也只是猜测即便真的是谋杀,可能与一位亲共的西藏贵族有关,据悉那人是崔科•顿珠次仁,1950年代被西藏军区授予大校军衔,但在文革中被斗得很惨,郁郁而终。


2010/11/23,北京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