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唯色:译者Kamila Hladíková对我的访谈:关于记忆、流亡及“藏族文学”(十)

2021.04.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唯色:译者Kamila Hladíková对我的访谈:关于记忆、流亡及“藏族文学”(十) 怀念著名藏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
唯色提供

【简述相关介绍:20204月间,国际文学杂志《渐近线》(ASYMPTOTE)网站发表了捷克学者、翻译家Kamila Hladíková对我的访谈。她将我的散文集《西藏笔记》译成捷克文并于2015年出版。而这个我用了一个多月完成的访谈,原本关涉的话题更多也更深入,译成英文发表时因限于篇幅做了较多删减,为此我将中文原文在此连载。】

卡米拉:在西方,几十年来,西藏已被东方化为异国情调和神秘的“香格里拉”。许多所谓的“西藏支持者”拒绝将西藏视为是一个存在实际问题的真实地方。在我看来,现代化东方化并驾齐驱,一直是共产党政权用来使该党在西藏的文明工程合法化的主要策略之一。你怎么看?

唯色:首先,西藏/图伯特有没有被西方“香格里拉化”?有,但那主要是过去。正如美国藏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教授曾对我说过,西方过去确实有将图伯特神秘化的事实,但在多个世纪的、持续且深入的研究之后,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在解决中。如今西方藏学界更关注的是图伯特的真实状况,无论历史还是现实,其研究范围早已超越过去那种单一的宗教议题。比如,对于藏人以自焚表达政治抗议的重大议题,就有研究、分析和讨论。

其二,有没有如你所说的,所谓的“西藏支持者”拒绝看见图伯特的真实问题?也有,但并不只是西方人才这样。而且这个“拒绝看见”也不仅仅针对图伯特。最近(2019年底)我在社交媒体上批评一些中国人,所谓的“藏传佛教信徒”在持续大半年的香港抗争事件的站队。我这样写:“也有人假装关心人,假装关心百姓,但实际上立场已经设定,即撑港警,抹黑抗争者。骨子里的利己主义者,哪怕口头上还念佛经或祈祷上帝等等。于这样的人而言,无论香港,无论‘六四’,无论新疆,无论西藏,都是同构。这些人所要的,就是他或她自己的岁月静好,信仰只是漂亮的外套而已。”同理,如此“支持西藏”的人,其实也不过是给自己穿上这件显得别致的外套而已。

第三,你说现代化东方化中共在西藏实行的“文明工程”合法化的一种策略,这句话我不太明白。主要是不太明白与你提到的“所谓的‘西藏支持者’”之间的联系。让我想想……,你是说那种国家主义的、中国化的或者说汉化的、正在进行中的“现代化”吗?我们都知道,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

我想说明的是,所谓西方将图伯特东方化”或“香格里拉化”,在今天是一个伪命题。我认为,西方的研究者需要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在针对西方的批评中,就这类议题喊得最响亮的是谁的声音。是藏人自己吗?其实并不是,而是中国学者或者说中国的藏学研究者。他们一直在反复地、高调地批评西方对图伯特有香格里拉情结香格里拉迷思,是一种陷入神秘化的东方主义。实际上,这已经形成了中国藏学研究的主流之一。

正如埃利亚特·史伯岭先生指出的,中国对西方将西藏/图伯特东方化”或“香格里拉化”的批判,已成为一种有利于殖民统治的神话。太多的叙事是从殖民主义的立场来表达的。批评西方把图伯特东方化”或“香格里拉化”,其目的是使西方自觉惭愧,从而放弃对图伯特现状的关注和批评。从这点来说,我同意你说的,即“现代化东方化是一种将其统治合法化的策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