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昭寺火劫一周年记:那烧了主殿和金顶的大火啊……(第六天)(唯色)

2019-04-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萨大昭寺——尊者达赖喇嘛誉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突发火灾,当晚扑灭。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么起的,那火造成的毁损究竟怎样,至今当局并没有给出一个公开的、完整的交代。(唯色提供)
图说: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萨大昭寺——尊者达赖喇嘛誉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突发火灾,当晚扑灭。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么起的,那火造成的毁损究竟怎样,至今当局并没有给出一个公开的、完整的交代。(唯色提供)
Photo: RFA

第六天:2018年2月22日,藏历新年初七,星期四

终于等来了中国官媒新华社的报道,却是2月22日凌晨12点33分发在新华网上的。标题是:“大昭寺火灾初步排除人为因素 释迦牟尼佛像完好无损”。约八百多字的权威报道介绍了火灾的起火部位、过火面积、损失情况等。我读了又读,总结出以下几个疑问:

1、报道称,“大昭寺供奉有释迦牟尼佛像的后殿二楼右侧通风室着火”。为什么要把大昭寺主殿觉康(释迦牟尼佛殿)称作“后殿”?在各类专业的、非专业的相关资料中,据我所知,从未有过将主殿称为“后殿”。

2、报道称,过火点是“后殿二楼右侧通风室”。“右侧”如何定位?是指二楼北面为右侧,还是指二楼东面为右侧?而二楼东面有通往三楼的两段台阶,台阶之间即位于墙角的是敞开式的小神殿,供奉白拉姆等两尊护法神像。而“通风室”又指的是哪里?有多大的空间?这一说法语焉不详。

3、报道称,“为防止通风室坍塌以及死灰复燃,保护性移除了2013年修复的后殿金顶”。首先,“后殿金顶”应该正是释迦牟尼佛殿金顶,即大昭寺金顶群中最重要的金顶,它原本是有正式名称的。其次,从多个视频中可见熊熊火焰吞噬这个金顶,而“保护性移除”的意思,是不是已被烧毁的另一种说辞?

4、“过火面积50平方米左右”的说法存疑。

5、着火时间“18时40分左右”,那么灭火时间又是何时?17日当晚,朋友在大昭寺广场前的宇拓路口目睹火情告诉我“火烧得很大”时,已经是20时10分。

6、然而,最重要的是,怎么起的火呢?怎么起的火呢?怎么起的火呢?大昭寺内部应该监控无死角、无缝隙,只要调出监控应该可以找出起火原因,这个不复杂吧。

7、报道称,“寺内供奉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完好无损,主体建筑完好无损,登记的6510件文物无任何损失”,这是真实不虚的吗?觉康(释迦牟尼佛殿)帷幔后的十多尊塑像与诸多珍宝等,算不算文物?

8、还有,为什么新华社说的着火位置与公安部文件说的起火部位不一样?

总是造新词。主殿变“后殿”,主殿金顶变“后殿金顶”,而被烈焰焚烧的金顶啊,你是被怎样地“保护性地移除了”呢?现实中的火灾状况已经是那么地扑朔迷离,关于火灾的官媒报道又充斥多个新词,这无法不让人想起批判极权的英国作家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说,发明新词的目的,是为了“消除所有其他的思考模式”,“一旦老话被完全取代,与旧世界的联系就完全割断。”

不在现场,发言更须小心翼翼。只能依靠经验和常识,以及对于所有讯息的反复对证和比较,才可能趋近事实真相。毕竟大昭寺不同于坐落在深山远郊的寺院道场,而是位在老城中心,朝拜的重点,无数藏人熟悉得就像熟悉自己的家。也因此,我又从最新流出的上金照片发现,怎么连释迦牟尼佛像头顶的纯金华盖也换成了织物布料做的简陋华盖?而十几年前,我在做西藏文革调查时采访了大昭寺的一位老僧,他说文革中,“庆幸的是,觉仁波切头上的华盖是纯金做的,但因为被香火熏得很黑,没人认得出是纯金,所以就没被拿走”。多年来,我也曾多次拍到过金光熠熠的华盖,制作得那样精美,无法不印象深刻。但在火灾之后呢?黄金的熔点据查是1064.18摄氏度,据说有数百年历史且幸免于文革的纯金华盖,如今在何处?

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网有关大昭寺火灾的中文报道也发表了。遗憾的是一错再错,居然说成是“后院发生火灾”!我不客气地在推特和脸书上质问:“……那着火的是后院吗?那是大昭寺主殿的金顶!……连新华社都不敢这么胡说!”“……看来真的是不认得自己的家乡、不认得自己的心脏寺院了!”其实我是心口隐隐作痛,要知道,正如尊者达赖喇嘛所言,大昭寺是整个图伯特最崇高的寺庙。身为藏人,如果连自己的故乡及心脏寺院都陌生的话,实在是悲莫大焉。

大概下午三点多,有朋友在我脸书转发的那张公安部文件照片下面留言:“文件原件在南京工业大学火灾与消防工程研究所网站上,可以下载”,并附了网址(http://cces.njtech.edu.cn/fire/view.asp?id=905&class=22)。点击打开后,出现了《关于吸取西藏拉萨大昭寺火灾教训 切实加强宗教寺庙场所火灾防控工作的通知》全部,一共四页。被质疑的文件获得了证实。它是真的,而不是假的!

(http://cces.njtech.edu.cn/…/uploadfile/20180218120722519.pdf)。其中最重要的是这句:“起火部位位于大昭寺主殿、金顶”,与今日凌晨新华社报道所说的“大昭寺供奉有释迦牟尼佛像的后殿二楼右侧通风室着火”完全不同。那么好吧,有公安部文件为证,该打谁脸?

文件还要求“严防宗教寺庙场所发生火灾,绝不能让火灾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和节庆氛围的焦点问题”,“西藏和四省藏区公安消防部门要主动向政府报告宗教寺庙的火灾危险性及防控对策措施”等等。

我立即下载了,保存了,并转发了推特。藏学家Robert Barnett也注意到了。之前向他声称文件是假的人,悄悄地将自己的留言删除了。但是当天傍晚,这份公安部文件,从南京工业大学火灾与消防工程研究所网站上消失了。

而这天,拉萨下起了大雪。实际上这几天一直刮风。天色阴沉,却不是赞美。愿我继续执着于事实,祈求诸佛菩萨、根本上师的护佑。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