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薩礦難凸顯被污染水源後患無窮(唯色)


2013.04.29
004.jpg 甲瑪鄉開礦之後環境被污染。(當地藏人拍攝 / 看不見的西藏)

將“拉薩”與“礦難”聯繫在一起絕對是有着深遠意義的大事。當然,人命關天才是最大的事。這不僅包括所公佈的83名被活埋的工人,其中藏人2名,其餘均爲漢人,還應該包括因開礦污染的水源給拉薩河下游的居民用水帶來風險,從而危及太多生命。

歷史上,拉薩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礦難的。因爲歷史上,拉薩及所有的藏地極少開礦,從未有過大規模的開發。而西藏政府及各地首領並非不明所擁有的豐富礦藏。據學者夏格巴•旺秋德丹所著的鴻篇鉅著《西藏政治史》在開篇介紹藏地自然環境時,就礦藏資源引述過西藏民間的說法,如礦藏是羅剎的財物,若開採礦藏激怒了羅剎,會發生乾旱、塌方、地震,會流行瘟疫,帶來饑荒和戰亂。西藏民間還認爲,人可以知道哪些地方有什麼礦,但一旦開採出來,就像是盛世能喝到的茶和美酒,會變成濁世的差稅被支應得精光。

這次衆所周知的拉薩礦難,新浪微博上有很多討論,但很快就被刪除或屏蔽,顯然表明新浪微博得到了上級有關部門要求封口的指示。我的六十多條涉及在拉薩和其他藏區開礦造成環境破壞的微博均被屏蔽。但在這之前,我對相關微博基儘量做了備份,在此轉載其中幾個懂行的或知情的微博:

邊坡開採過度,且邊坡地質災害監測預警沒做。

沒有強降雨 地震的誘發因素下山體滑坡而且從圖片來看應該屬於尾礦塌方。

這礦區我還去過,也有同學師弟們在這裏工作。裏面的情況我比較清楚的,從畫面上看,是尾礦塌了,說是被困,應該沒有生還的跡象了。祈福吧!中國黃金、華泰龍、西藏礦業、中凱集團、中盛礦業、華鈺礦業等西藏的大型礦業公司應該警醒了!

還有幾條微博更是令人心悸:

甲瑪礦區是不具備塌方條件,應是尾礦壩塌或礦渣塌方,是重大負傷事故。

聽一西藏電視臺員工泄密說:這不是一起自然災難,實爲管理疏忽所致的人禍,電視臺都聽從上級指示來如何向外界發佈訊息。垮塌的不是自然山體,而爲堆積如山的礦渣,工棚就搭建在鬆散且如殘垣斷壁、綿延數公里的礦渣附近。如此靠近,人禍。

甲瑪礦區是不具備塌方條件,應是尾礦壩塌或礦渣塌方,是重大負傷事故。

高海拔地區環境很脆弱,在無力治理廢礦渣時應該停止開礦。

這叫山體自然滑坡?滑下來那個是山體麼?明顯是礦場礦渣好吧?

“自然塌方”是有多自然?挖空之後礦渣回填了嗎?節約成本就以犧牲人命和環境爲代價。利益集團賺錢,後果當地百姓承擔。

若真是堆積如山的礦渣塌方造成礦難,這很可怕。不但說明國務院領導下的號稱要“將中國黃金打造成爲世界一流礦業公司”的央企,遠遠沒有達到“世界一流”的標準,更重要的是,對含有很多化學制劑和重金屬污染物的礦渣不按回填的方式處理,而僅僅是露天堆砌,會造成重金屬污染物隨表面水(雨水等)滲入地下,蔓延四周,而這隻有當地民衆承擔其後果了。

露天開採礦石;露天堆砌礦渣;結果會是什麼樣?從雪山上流經甲瑪鄉的河水叫甲瑪雄曲,原本是當地農牧民唯一的用水河,不但是生活用水,也灌溉田地,餵養牲畜,但這些年來,當地農牧民根本就不敢喝這裏的水,生活用水得到遠處的另一座山下去取。直到去年還聽說,這條原本清澈純淨的河水時不時就會變得像牛奶一樣白,還滾着泡沫。一位駐村幹部寫微博說:“在這裏駐過村,溪水不能喝……”不過礦區倒是每天都有車去縣城拉生活用水,他們飲食無虞。

我曾訪問過當地人,向我透露說甲瑪鄉的鄉幹部、村長等人曾取水去拉薩市防疫站化驗過,結果被測出“主要有三種毒:鉛過量,銅過量,還含有金”。這是原話,所謂的含有金,可能是氰化物超標的意思。據說當時防疫站還開了證明,帶回放在鄉政府,再無下文。有村民給拉薩市環保局寫信投訴,並附上野獸家畜被毒死的照片,但信和照片都被轉回給鄉政府。

水源污染如此嚴重,實際上危及的不只是當地民生。有着銅金多金屬礦之稱的甲瑪礦區是被開採多年的重金屬礦區,其所處的位置恰好位於拉薩河上游。據當地藏人披露,中國黃金集團下屬的華泰龍礦業開發有限公司的選礦廠,建在甲瑪鄉過去農民耕種的大片田地上,粗大的上水管與排水管皆從選礦廠延伸到拉薩河,也即是說,上水管抽取的是拉薩河的水,排水管則是把選礦廠的污水排入拉薩河,且已持續五年之久,給西藏最爲神聖的城市的水源帶來了嚴重威脅。

《中外對話》曾在2011年發表文章《西藏面臨大規模礦產開採威脅》,其中謹慎寫到,2010年進行的一項針對甲瑪礦地下水質的研究發現,拉薩“河谷上部/中部地區地表水及河牀重金屬濃度的升高對當地環境……以及下游居民用水帶來了相對嚴重的風險。氣候變暖以及愈加頻繁的開採行爲所帶來的環境改變有可能會增加這些重金屬的遷徙。”

事實上,有毒重金屬已經流入拉薩河,並且隨流而去,後患無窮。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