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的法文版新書《西藏的自焚—世界的恥辱》(唯色)


2013.10.30
Self-immolator-Tsering-Phuntsok.jpg 圖片:四川阿壩州紅原縣藏人次仁平措在1月18日自焚現場。(受訪人提供)

10月17日,法國Indigène éditions出版社發行了我的有關126位藏人自焚事件的新書:《Immolations in Tibet: The shame of the world》,意即:西藏的自焚—世界的恥辱。。

這是我的第二本法文著作。第一本是2010年由Gallimard(伽裏瑪)出版的《 Mémoire interdite,Témoignages sur la Révolution culturelle au Tibet 》(即我所做的關於文革在西藏的口述史《西藏記憶》)。但不同的是,《Immolations in Tibet: The shame of the world》是應Indigène éditions的約稿而專門寫的。也即是說,這本書的第一讀者是法文讀者,這讓中文寫作的我有一種特別的感受。

始於今年四月的這本新書,實際上心力交瘁地寫作了兩個月,雖然只有短短的兩萬多字。Indigène éditions曾出版批判全球化金融資本濫觴而暢銷全球的小書《憤怒吧!》(Indignez-vous!),關注藏人自焚,尤其關注如此衆多的藏人自焚而世界卻一片沉默的狀況,希望通過我的文字向世界發聲,然而這不是輕易就能發出聲,原因無他,126位藏人將寶貴的生命付諸於奉獻與抗議的火焰,人世間任何語言對此的描述與評價都是蒼白無力的。

而在我寫作的時候,在這本書即將印成的時候,在高高的西藏高原仍有藏人以身浴火,表達決絕的抗議。所以我在這本書中只來得及記載了125位自焚藏人的概況。在此允許我陳述一個殘酷的事實:在2008年遍及西藏高原的抗議及中國政府的嚴酷鎮壓之後,2009年1位藏人自焚;2011年14位藏人自焚;2012年86位藏人自焚;2013年迄今,25位藏人自焚。

就在上個月,臺灣的雪域出版社出版了我編著的記錄之書《自焚藏人檔案》。實際上這兩本書是不同的。多達20多萬字的《自焚藏人檔案》包括對每一位自焚藏人生平、事蹟的記錄,以及藏人領袖的評價與呼籲、來自藏人內部及外界的評說、追憶與報道,更重要的是,還記錄了中共當局對藏人自焚所採取的嚴酷對治之措。而兩萬多字的法文版新書,是我對四年來持續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所做的一種竭力的解釋、沉痛的分析和直率的批評。當然,批評針對的是不義的中共當局以及向不義妥協的世界。其章節內容包括:藏人自焚概況;自焚是一種抗議;藏人爲何抗議;抗議爲何走向自焚;從兩個高峯看自焚訴求;自焚者的遺言;自焚如何被記錄;抗議需要得到支持;中國當局對自焚者的污名化;“逆向種族隔離”的拉薩;中國當局的“反自焚運動”;休慼與共的迢迢長路。

當這本法文版新書完成時,因爲我在書中引述了偉大的人權衛士、著名藝術家艾未未關於藏人自焚的評論——“西藏是拷問中國、國際社會人權和公正標準的最嚴厲問卷,沒有人可以迴避,可以繞過去。目前爲止,沒有人不受辱蒙羞。”——Indigène éditions希望邀請到艾未未設計封面,艾未未則給我回信說:“我願意爲藏人爲你的文章的出版物做事。自焚行爲的意義,無論從哲學還是宗教層面,它超越了尚存者的任何試圖理解和訴說的努力,人們看到僅是它發生的直接的政治原因……我還是願意試一試,儘管我十分明確這有多讓人絕望。”

艾未未設計的封面令人感動:所有自焚藏人的名字用藏文記錄其上;中間的一朵火焰壯麗,充滿奉獻的美而非慘烈的苦;潔淨的封面宛如西藏潔白的哈達,以獻給所有自焚藏人。在此,由衷地感謝艾未未!

同時要感謝的是,爲這本書作序的Robert Badinter(羅貝爾•巴丹戴爾)先生,他是法國前司法部長,事實上,他被稱爲法蘭西“廢除死刑之父”。他寫道:“那些燃燒的火焰所要表達的是藏人再也無法忍受對這個民族的侵犯,再也無法忍受藏人文化習俗和語言被根除,再也無法忍受在各國政府怯懦的沉默中,中國政府對西藏進行的文化屠殺。”

這本法文版新書的出版立即受到了國際媒體的關注,英國衛報、法新社、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德國之聲、美國自由亞洲廣播電臺等,都做了報道並且採訪了目前住在拉薩的我,同時對我可能會有的遭遇寄予了關注。我的答覆是:很長時間以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在懸崖邊上,隨時有掉下去的危險。而寫一本這樣的書,並且是在國外出版披露真實的書,肯定是有危險的,只是目前我還不知道這危險的程度有多大。然而,這麼多自焚藏人的勇氣,也將勇氣賜予了我,因此我並不畏懼。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