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唯色:《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與前兩版有何不同?(十四)

2024.02.13
評論 | 唯色:《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與前兩版有何不同?(十四)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38頁
攝影者:澤仁多吉

190409-RFA-SC12-552f8272.jpg比較《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與之前兩版(2006年初版、2016年紀念版),就我父親在西藏文革期間拍攝的照片所做的說明,我打算選擇其中補充與更改較多的圖文,編輯成多篇帖子發表於自由亞洲特約評論專欄,爲的是讓更多的讀者瞭解並不久遠卻彷彿淡忘的歷史。請勿認爲我一直在喋喋不休發生在西藏的文化大革命,一直在類似碎碎念地提及“殺劫”(藏語“革命”的諧音)和“人類殺劫”(藏語“文化大革命”的諧音)造成的毀滅,這實際上是因爲基本上,幾乎,只有我一個人的聲音,在用中文講述西藏曆史上從未有過的“人類殺劫”的慘烈故事。

36、238頁

從縣、區、公社、生產隊,每一級都建立的有民兵組織。要把普通百姓變成士兵,必須進行步槍打靶等各種軍事訓練。這是一九六六年末,在拉薩附近農村舉行的實彈演習。從圖三的景緻來看,不遠處的樹叢旁邊,是一幢長方形的建築,很像我見過的“衝拉拉康”廢墟的概貌,即七世達賴喇嘛時期在拉薩河上游東南面的一片樹木蔥鬱的地方,特別修建的一座供奉達賴喇嘛出生之神的神殿。如果是“衝拉拉康”,那麼這裏是城關區納金鄉紅旗村(又稱塔瑪村),此時稱紅旗公社。

37、239頁

除了在鄉村和牧區組建民兵,各城鎮、街道和企事業單位也要建立各級民兵組織,這是在慶祝“……人民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七週年”的大會上,拉薩市的女民兵方隊正在經過主席臺,接受黨政軍高官的檢閱。前面介紹過,主席臺兩邊的標語牌上用中文和藏文寫着毛澤東“親自主持制定”的文革綱領即 “十六條”,和林彪副統帥製造毛澤東個人崇拜的指示。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39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39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38、241頁

人民武裝部乃是本地民兵最直接的指揮機關和訓練部門,圖中的這兩個軍人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縣人武部的副部長和參謀,正在手把手地教授這些放下鋤頭的康地農民如何使用槍枝,如何學會刺殺。這兩張照片 都拍攝於一九七○年代初期。當時我父親已從西藏軍區所在的拉薩,因文革派性鬥爭,被調往道孚縣人武部任副部長,主要工作是在當地農牧區把藏人農牧民培訓爲民兵 。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41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41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39、242頁

除了軍事訓練,還要加強政治學習。可是,別說這些遙遠邊陲的“翻身農奴”根本不懂,就是這些解放軍軍人,又能夠理解“林彪資產階級軍事路線”的含義嗎?曾經是中共第二號人物,毛澤東的親密戰友,並作爲毛主席的接班人被寫入黨章的林彪,怎麼一下子成了“篡黨奪權”的“反革命集團”的壞人?

上圖正在苦口婆心教育廣大民兵的軍人,其實正是我的父親。而這張照片很可能是另一位武裝部軍人用我父親的相機拍攝的 。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42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42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40、243頁

在村頭訓練與在打場上小憩的男女民兵。注意看,這個康地鄉村保留着高高的古碉樓。事實上這些碉樓可能有上千年的歷史,與吐蕃時期跟周邊唐國等鄰國的戰爭有關,通常有四角、六角、八角、十二角等建築形式。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43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43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