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唯色:斯里蘭卡佛僧向達賴喇嘛敬獻佛陀舍利,是圖伯特歷史上的重大聖事

2024.04.22
評論 | 唯色:斯里蘭卡佛僧向達賴喇嘛敬獻佛陀舍利,是圖伯特歷史上的重大聖事 身穿南傳佛教袈裟的斯里蘭卡衆僧享有“佛陀舍利的守護者”之稱。
唯色提供

4月RFA評論1-003.jpeg4月4日,來自斯里蘭卡神聖的悉裏蘇巴提·瑪哈維哈拉寺(Subuti Mahavihara Monastery)的高僧長老,在洋溢着節日氣氛的達蘭薩拉——這座從1960年起成爲流亡圖伯特政教中心的印度山城,向尊者達賴喇嘛敬獻了佛教至尊聖物——佛陀舍利。當迎候良久的尊者達賴喇嘛將額頭輕觸安放佛陀舍利的金色寶塔,頂禮再三,圖伯特的歷史將銘刻、傳揚這一無與倫比的聖事。

身穿南傳佛教袈裟的斯里蘭卡衆僧享有“佛陀舍利的守護者”之稱,這是因爲他們所屬的寺院,自19世紀末建寺起,就珍藏、供奉佛陀釋迦牟尼的稀世舍利。從19世紀末至今,猶如108顆念珠從不中斷的傳承,歷代斯里蘭卡僧侶守護着佛陀舍利,並讓成千上萬的衆生瞻仰、敬拜佛陀舍利,據現場者的記錄,“人們認爲,這些神聖的物體散發着和平、寧靜的光明,它們將整個空間籠罩在純粹冥想的氛圍中”。

4月RFA評論2-001.jpeg
從19世紀末至今,斯里蘭卡衆僧猶如108顆念珠從不中斷的傳承,歷代斯里蘭卡僧侶守護着佛陀舍利。(唯色提供)

兩千六百多年前,偉大的佛陀涅槃,荼毗後遺下顱骨、佛牙、指骨等舍利,由古印度八國建塔供奉,又有婆羅門取捨利瓶和火葬灰建塔供奉。故馬鳴菩薩造《佛所行贊》說:“八王起八塔,金瓶及灰炭;如是閻浮提,始起於十塔”。又如佛陀在圓寂前開示教法的《大般涅槃經》雲:“若見如來舍利,即是見佛。”建塔供奉舍利並朝拜,以昭示佛陀精神、示現成佛之道,成爲全世界佛教信仰者的傳統。也因此,被奉爲至尊的佛陀舍利在世界各地受到迎請和敬供,佛光放射,照耀佛徒之心。諸多文字的歷史典籍中都有佛陀舍利加持衆生的美好記載,如中國唐朝多次開啓珍藏佛指舍利的寶塔地宮,迎奉於皇宮,以瞻禮獻供,有“三十年一開,開則歲谷稔而兵戈息”的說法。

1898年,在英國統治印度時期,英國官員William Claxton Peppé在印度比普拉瓦(Piprahwa)(即古印度迦毗羅衛國)發現古代窣堵坡(佛塔)遺址,併發掘出刻有古老銘文的舍利甕,所供正是佛教徒安葬於迦毗羅的佛陀舍利。之後,這些罕見的、正宗而神聖的遺物,贈送給了斯里蘭卡博學高僧、傑出的禪修大師Waskaduwe Sri Subhuthi Mahanayake Thero,他因辨認銘文、認證舍利而榮獲這一饋贈,守護佛陀舍利的寺院亦應運而生。

4月RFA評論2-002.jpeg
兩千六百多年前,偉大的佛陀涅槃,荼毗後遺下顱骨、佛牙、指骨等舍利,由古印度八國建塔供奉,又有婆羅門取捨利瓶和火葬灰建塔供奉。(唯色提供)

斯里蘭卡是南傳佛教的主要中心之一,佛教徒約爲全國人口的百分之七十。在過去的歷史上,斯里蘭卡佛教與北傳佛教的圖伯特佛教之間是否有重要的相互聯繫?可以說我們對此並不瞭解。然而,正是當尊者達賴喇嘛流亡印度之後,不但與世界其他宗教建立溝通、彼此學習,並與西方科學界共同探討以量子力學爲主的深奧領域,更與佛教的各個傳統體系拓展深廣聯繫,正如《達賴喇嘛說佛教:探索南傳、漢傳、藏傳的佛陀教義》(Buddhism:One the teacher,Many Tradition)一書寫,“達賴喇嘛尊者依循兩大佛教傳統的脈絡,去驗證並宣說佛陀體悟到的究竟真理,無論南傳、北傳或三乘,並非單單是一條宗教之路,而是探尋人類生命實相的旅程,最終,都能帶領我們通往解脫。”

深知達賴喇嘛佛行事業的重要價值,銘感達賴喇嘛在全球弘揚佛法的貢獻,斯里蘭卡高僧、寺院住持Waskaduwe Sri Subhuthi Mahanayake Thera,克服種種不爲外界所知的障礙,率南傳衆僧安抵達蘭薩拉,在代表斯里蘭卡整個僧伽社區敬獻佛陀舍利聖物的獻辭中說:“幾年來,我們一直強烈地期望向圖伯特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獻上珍貴的佛舍利,……達賴喇嘛尊者爲佛教的貢獻比歷史上任何人都多。認識到達賴喇嘛尊者作爲活生生的菩薩和全球佛教界珍視的精神領袖的地位,……他成爲神聖的佛陀舍利最有資格的接受者,……感謝達賴喇嘛尊者對佛法、這個世界及其所有衆生無可估量的服務。”

4月RFA評論2-005.jpeg
斯里蘭卡是南傳佛教的主要中心之一,佛教徒約爲全國人口的百分之七十。(唯色提供)

對於圖伯特人來說,則需要認識到,以南傳佛教爲傳統的斯里蘭卡佛教,向十四世達賴喇嘛敬獻佛陀舍利,實際上在圖伯特佛教歷史上具有深刻的重大意義。作爲佛教傳統深厚、全民信仰佛教的圖伯特,迎奉佛陀舍利的殊榮鮮見記載,更多神祕化的傳說。而發生於近代的真實事件是,十三世達賴喇嘛於1910-1913年避禍清軍入侵而流亡印度,在佛教聖地菩提伽耶獲贈佛陀舍利,返回拉薩後供奉布達拉宮,至1959年3月十四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隨身珍藏佛陀舍利,之後供奉達蘭薩拉的宮中,因強大的信念和護持的力量,幾十年來,舍利增生,光耀晶瑩,尊者亦將新生的舍利贈予特殊的因緣,共沐慈悲與空性的純粹光芒。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