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唯色:大昭寺火劫一周年记:那烧了主殿和金顶的大火啊……(第七天)

2019-04-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朝拜大昭寺的各地藏人。(唯色拍摄于2004年)
图说:朝拜大昭寺的各地藏人。(唯色拍摄于2004年)

境内的一个年轻的藏人学子在他的微信公众号发文:《世界文化遗产的影响与地位——大昭寺》。开头即介绍大昭寺于2000年11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其评语包括建筑特点、历史源流、政治地位、自然风景,“与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并称,……构成一幅和谐融入装饰艺术之美的惊人胜景”。文章引述历史典故、宗教记载,以及民间传统与习俗,并附有多幅图片含建筑平面图。还全文转载了我在前面提及的,曾发表在《中国消防》杂志的论文:《浅谈西藏大昭寺古建筑火灾预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该来现场看看了。毕竟大昭寺是宝贵的世界文化遗产,不但属于西藏,也属于全人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责任介入火灾的调查,也有责任参与维修,而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去承担相关责任。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五年前即2013年5月,“出于对拉萨老城区传统建筑遗产及其周边环境遭到加速毁坏的深切关注”,上百名国际藏学家联署签名,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开信,指出“此种毁坏绝非只是一个单纯的美学问题”,“现代化与保护之间无须相互排斥。有很多把文化作为关注重心的方法来实现古老城市街区的现代化,同时保护传统建筑。但是,对于正在拉萨老城区发生的一切,首先和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这些行为根本上是出于商业而非文化目的”,强调:“这不仅仅是西藏的问题,也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这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

这份公开信还提到:“自从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对布达拉宫(包括大昭寺和罗布林卡地区)成为世界遗产地的认定工作,中国便已认可其本质上所包含的国际性质。中国曾于2004年在苏州主办‘第28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那次大会做出了若干项有关拉萨的决定。”也因此,公开信建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该“向拉萨派遣独立调查组”,“就当前局势……提交详细报告”,“最为重要的是,我们要求UNESCO提供一份明确的计划,列出必须立即采取的措施,从而保护拉萨老城,停止当前的毁坏,避免拉萨变成一座21世纪初的旅游城市而失去了它的独特性和固有的传统文化。”但UNESCO似乎充耳不闻。

完成于2013年7月1日的“拉萨老城区保护工程”,中国官媒报道投入了15亿元,正是为了“解决老城区市政基础设施滞后和存在的火灾等安全隐患”。可是,还不及五年,拉萨老城区的中心大昭寺就发生了千年不遇的火灾,这算不算是政府方面的失职呢?而且,当局在大昭寺安排的工作组及干部、消防人员和公安等多达几十人,还有相当数量的保安,合计驻守人数大概与寺院僧人的数量相等,而大昭寺僧人的编制约100多人。另外,大昭寺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除此应该设置的有火灾自动报警系统等,理应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着火点并迅速灭火,难道这些设备都是形同虚设吗?为什么还会烧成那样?

当晚,一位去拉萨旅行的朋友在“墙外”的社交网站上对我说:“今天中午(2月23日)进入大昭寺为等身像刷金,抓紧时间较近距离两次观察了觉沃佛殿,而后找机会上了(庭院的)二楼观察,根据这些最大限度得到的第一手信息,我想我能推断出一些事情了。”

以下是这位经常去藏地旅行的游客朋友写的观察文字:

“今天与友人经过长时间排队后,于大约午后一点多进入大昭寺。这次贴金和以前几次完全不同,只能把金粉碗递进去,不能进入觉沃殿近距离观看,而是跟其他朝佛者一同被阻拦在小佛殿之外,大家都只能远远地望进去,并且很快就被维护秩序的警察指挥离开。我看见,觉沃佛戴有佛冠,佛衣被除去,因为正在进行刷金。佛像后就是最近照片里见过的黄色帷幕,两边遮得严严实实。没有看见原本佛像两边饰满宝物的立柱。

“大经堂以及觉沃佛两旁其他佛像、佛殿都能自由朝拜,没有遮挡,没有发现任何受损。因此我判断,觉沃佛殿很可能在火灾中严重受损,佛冠佛衣等可能都已毁坏,但重新刷金和戴上旧佛冠,遮挡住周边和后方之后,还是可以瞒天过海的,毕竟佛像本身在时间不算太长的火烧中并没有物理性损坏。

“转了两圈,两次远观佛像后,我们又设法上到庭院二楼。只见二楼平台上几个驻守警察立刻来盘问和阻止我们靠近。我们借口想为佛像装藏开光才上来的。警察说今天装藏的都下班了不能办。同时驱离了另一个上来的游客。我趁机观察发现二楼平台的天井两侧都拉了警戒线,后面都有黄色帷幕,完全遮住通往装藏室等后方的通道。

“结合之前看到的目击视频,我认为严重烧毁的正是觉沃佛殿上方的金顶,并严重波及下方的觉沃佛殿。只是经过至今至少两次全天停止开放等紧急处理之后,他们得以向公众开放大昭寺,以营造一切平安的假象。新华社报道的那些无疑是谎言,完全被大火烧毁、烧穿的金顶成了‘保护性移除’。”

这位游客朋友还回忆了17日着火时的见闻:

“事发那天我们刚刚入城不到两小时,当时路经大昭寺正门,看了一会正欲离开时看见一对便衣往帕廓里头紧张奔跑,我们就觉得出事了,然而无论如何没想到是寺院起火,当时是18点45分许。

“我们到北京路一侧喝了杯咖啡,大约半小时后从冲赛康打算再入帕廓的时候已经开始清场,更多警察增援进入,并开始驱赶天桥上的民众。我们继续往里走,看到了浓烟,闻到了焦糊味,其实当时我仍没料到是寺院起火,而是作了很坏的设想,也就是会不会有藏人自焚?越往里走,封锁越严,有许多藏人大哭,我们语言不通,只听说里面什么东西烧了。我们借口回宾馆而尽量往里走,混过好几道封锁线,最后还是被拦回来,核心区域被封锁,任何人不能通过了。

“接着随人流斜插到大昭寺广场入口藏医院那个口子出来,宇拓路两旁全是被清场的藏人翘首张望。很多人在哭。大约九点多、十点不到,已看不到任何明火烟雾或者火光了,那个时候大火应该已灭。看到有零星消防车撤离。我们住处在江苏路上,走过去时看见运来大量隔离栅栏,准备设置外围封锁线。次日早晨大量信众涌来,急切地想看大昭寺,封锁栅栏就是为了应对这个情况的。他们这方面真是预案齐全。

“以上就是当时我所见所闻,尽可能地回忆了。”

在微信圈读到一位年轻的康区藏人写给觉沃佛像的文字,令人心酸。

“记得那天不怎么会藏汉文的舅舅,朋友圈写着可以为您付出生命,我想那是他能用语言表达的最真切情绪……

记得去年与爷爷朝圣拉萨时,他嘴唇已然发紫,却执意围着您所在的大昭寺多转几圈,爷爷70多岁了,我知道他花了一生时间才能瞻仰您两次……

我也记得多康朝圣您的信徒排了半圈八廓街,游客入口却三三两两的闲情逸致……我也记得我们终身不得的荣耀,被别人一刷而过……

相信我,我会记得您的,因为我是围着大昭寺学会的莲师七句祈请文……也因为我暂时没有为您付出生命的勇气,但也在那天为您痛哭流涕……

而我这短暂的一生也一定会牵挂您的,往后,我还要带着爷爷的念想与孩子的孩子去朝圣您的……

所以请您一定要继续保佑我们,一直记得您。

也请您原谅我们……”

然而直到这篇文章结束,距离火灾之日已经半个多月,仍然不知道那火是怎么起的,那火造成的毁损究竟怎样。作为当局,难道不需要对社会及民众有一个公开的、完整的、如实的交代吗?且让我们记住这些超凡美丽的但可能已经消失于烈焰中的瑰宝吧:主殿内除了觉沃佛像之外的二十几尊塑像,包括“我不走”、12尊站立的菩萨像、巨型的佛陀塑像;觉沃佛像前的纯金灯盏,那一对头顶供灯的小铜人;觉沃佛像上方有数百年历史的纯金华盖;以及,觉康主殿与金顶之间二三层的那些塑像、壁画、雕刻;以及,那并不只是一幢简单的金顶。容我再一次重复,新华社引述所谓文物专家称,“大昭寺登记在册的六千多件文物完好无损”,是不是并不包括所列举的这些呢?然而包括也罢,不包括也罢,整个觉康就是大昭寺的宝库,不只是精神意义的,也是物质意义的,其价值无可计算。

重看火灾第二天,当局公布的坐在黄色帷幔前的觉沃佛像照片,几盏供灯忽明忽暗,让我想起一位因关注火灾而不断发声,结果被删除了微博账号的藏人所说的:“难道真的如预言所传,藏人福报浅薄,佛陀加持已散,而去往了龙神喜乐之土?”而这句话源于《觉沃仁波切祈祷颂词》中所写的:

五浊恶世我等六众生,
虽因身染贪嗔痴污垢,
以致难闻佛尊真谛音,
仍祈赐我加持甘露雨。

恩瞻不虚怙主觉沃佛,
勿往迁流那伽龙王宫,
久住拉萨清静圣刹土,
恒时佑护普渡众苍生。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