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焚藏人的遗言是证据(唯色)

2014-05-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2013年12月19日自焚牺牲的甘肃省夏河县僧人次成嘉措写的遗书,其中写到:“……为了尊者达赖喇嘛返回故土,为了班禅喇嘛获得释放,为了六百万藏人的福祉,我将身体献供于烈火。以此祈愿消除三界众生的苦难,走上菩提之路。”
图为2013年12月19日自焚牺牲的甘肃省夏河县僧人次成嘉措写的遗书,其中写到:“……为了尊者达赖喇嘛返回故土,为了班禅喇嘛获得释放,为了六百万藏人的福祉,我将身体献供于烈火。以此祈愿消除三界众生的苦难,走上菩提之路。”
Photo: RFA

自焚藏人的遗言是理解藏人因何自焚的重要依据。

迄今为止,有51位自焚者的遗言披露于世,有手写,有录音,也有与亲友所说。其中46人身亡,3人生死不明。同时还有多达五六十人被记录下自焚时喊了口号。内容比较一致,包括“让尊者达赖喇嘛回到西藏”、“祈愿尊者达赖喇嘛永久住世”、“西藏需要自由”、“西藏独立”等等。尽管自焚之时发出的心声是最响亮的遗言,但相比之下,事先留下的遗言比在自焚一刻喊的口号具有更多层面。

依据内容,可以将遗言分为9类,并按遗言的每一类所占比重,由低到高,可以得到这样的看法:

1、境内藏人并非以自焚执求国际社会帮助

一个流行看法认为藏人自焚是为了促使国际社会关注西藏。但是通过对遗言的分类,只有三位自焚者提到这一点,在遗言中占的比重最低。其中两位是在境外自焚的藏人。寻求世界支持,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西藏问题,一直是境外藏人的主要目标,也是迄今流亡西藏领导机构的工作重心所在。而西藏境内只有网络作家古珠一人提到,其他自焚者的遗言都未涉及。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境内外藏人的不同。

2、藏语言文字在藏人心中的分量

多位自焚者的遗言涉及“保护民族语言”,足以反映藏人对民族语言文字状况的不满与焦虑。

另有一位女中学生才让吉,虽然未在遗言中提到藏语言问题,但她是为抗议“汉语为主、藏语为辅”这一教育政策而自焚。在她自焚几天之后,藏地数千名中学生及师范学校学生走上街头,发出“民族平等”、“语言平等”、“本土自主”的呼声。八个月后,留下遗言“发扬西藏语言文字”的格桑金巴自焚第二天,又有数千名藏人学生包括小学生游行、集会,要求“民族平等”、 “语言自由”。

3、自焚并非主要是出于绝望

另外一种相当流行的看法(包括流亡西藏的政治领导人也曾如此宣称)——自焚是出自藏人无法忍受目前处境的绝望选择。这个因素的确存在,但是明确表达这一点的自焚者并不多,因此不应该作为解释自焚行为的主要原因。

4、自焚是一种抗议

有多位自焚者在遗言中明确提出了对当局的抗议和要求,除此还有多人在自焚时呼喊“让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西藏要自由”、 “释放十一世班禅喇嘛”等口号,都是在表达抗议和要求。同时,即使没有留下遗言或口号,自焚行动本身所含的抗议和要求也已不言而喻。

5、关于西藏独立

在遗言中明确要求西藏独立、或者间接认定西藏是独立国家的自焚者有十多位,如果再加上八位虽未留下遗言但在自焚时呼喊西藏独立的口号,另有四人自焚时手持西藏国旗,关于西藏独立诉求所占的比例则会增加,反映出自2008年以来,西藏独立的意识在境内藏人中增长扩散的态势。

6、强调民族认同,呼吁内部团结

表达这个愿望的遗言比较多,这与2008年后在境内藏地兴起的“拉嘎”(Lhakar)运动有关,在尊者达赖喇嘛诞生之日,强调以“讲纯正藏语、穿传统藏装、吃传统藏食”为形式,实质上是一种产生于本土的非暴力不合作方式,以此强化藏人的身份认同与民族精神。

而遗言中呼吁的团结一致,主要是针对境内藏地存在的地区分别、教派争执、部族纠葛、草场纠纷等现象,希望藏人之间突破教派、地域、部族的局限,尤其勿要执着于草场纠纷的自相残杀。

7、最能体现藏民族精神力量的成分

以自焚表达勇气和承担的也比较多。这是一种体现人格力量的英雄主义,是一种通过捍卫尊严、分担痛苦、鼓舞勇气、表达声援、类似涅槃的自我升华。典型的遗言有“他们认为我们害怕武力镇压,他们想错了”(彭措),“昂起你坚强的头,为朗卓之尊严……为恩惠无量的藏人,我将点燃躯体”(朗卓),“要为西藏民族的尊严而自焚”(班钦吉),“愿为一切苦难的有情众生承担痛苦”(日玖),“愿贡献自己的血肉来表示支援和敬意”(索巴仁波切)等,自焚遗言的这一方面,体现出藏民族最为可贵的精神力量。

8、具有宗教性质的供奉及对中共的抵制

以自焚作为对达赖喇嘛的祈愿,居第二位,具有宗教奉献的性质,凝聚了佛教徒舍身求善的信念特征。如索巴仁波切在遗言中表达以寿命和身体供养达赖喇嘛并超度众生。这种宗教精神为多数藏人所具有,也会成为自焚的一种动力。

这同时也是对中国政府不断升级攻击达赖喇嘛,所表达的坚决抗议和抵制。

9、主要是当做一种行动

自焚者表达是把自焚当做一种行动。这是所有分类中比重最高的,与中共十八大期间出现的自焚高峰一样,都在体现自焚者期望通过他们的牺牲,有助于实现解决西藏问题的目标,而非单纯地表达抗议或仅仅是出于绝望。从原本被动等待流亡西藏或国际社会解决西藏问题,到终于觉醒必须靠自己也只有靠自己。至于自焚的行动是否真能有助于解决西藏问题的目标,他们并不清楚,但是如丁增朋措遗言所写的——“无法继续活下去空等”,这句令人心碎的话应该是理解自焚的一把钥匙,值得深思。

需要强调的是,从自焚者遗言中,可以看到藏人要付诸行动的意愿里,没有一丝暴力的痕迹。藏人的佛教信仰,以及尊者达赖喇嘛一直以来关于非暴力的开示,对整个民族形成强大约束力,在自焚行动中的体现即是:宁可自毁,也不伤及他人。相约同时自焚的曲帕嘉和索南用手机录下他们的遗嘱,其中就说“我俩不愿任何人为此而受到伤害……”而这些宁肯烧死自己也不伤害对手的藏人,却被中国政府定性为必须严厉打击的“恐怖分子”、“暴徒”。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