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唯色:平措汪杰先生谈昌都战役和“导火索”格达活佛(二)

2021-06-10
Share
评论 | 唯色:平措汪杰先生谈昌都战役和“导火索”格达活佛(二) 中共宣传画:红军经过康区,朱德与格达活佛会面。
(来自网络)

1950年10月的昌都战役结束之后,中共军队坐镇昌都,经常开大会。王其梅作为18军第四把手,在庆功大会上对被俘的藏人官兵讲话,“他说到我们都是阶级兄弟的时候哭了,还呜呜地哭得不行,这个对阿沛是很有触动的。虽然阿沛当时坐在台下的地上,跟所有俘虏一样,但他还是很惊讶。他跟我说,没想到这么大的军官还会这样哭,”平汪先生回忆道。

但是,有一位在拉萨的噶厦官员对王其美的印象很差。他的名字是恰巴·格桑旺堆。他说:“1951年,第一批人民解放军从西康骑马到了西藏,这是东部路线,带队的是王其美,还有平措汪杰等人。那时,西藏政府在拉萨河大桥附近搭了帐篷迎接他们,解放军一来,树林里和墙上都贴了标语,内容大致是‘为格达活佛报仇!’‘帝国主义滚出西藏!’我们照常给王其美和平措汪杰献了哈达。王其美发言,手敲着桌子,声音也大得很,和标语一样的内容。王其美个子虽然很矮,但说话很凶。我们过去没有听过共产党说话,那是第一天和西藏政府见面,他没什么客气的。”[1]


有关格达活佛的宣传片截屏。(来自网络)
有关格达活佛的宣传片截屏。(来自网络)

说到格达活佛,是康区甘孜县白利寺的住持,早在1936年即与“万里长征”逃经康区的中共红军有过接触。平汪先生在他很重要的一篇文章《回忆扎喜旺徐同志》[2]中写道:“红军抵达康北重镇甘孜。在此期间,根据党的有关决议,在朱总司令的倡导下,建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博巴政府’,即‘藏人政府’,惊动了国民党当局,这是他们万料不到的事件。根据史料所载,‘博巴(藏人)依得瓦(中央政府)’革命党党纲共有十条”。包括:“番人(藏人)独立,建立博巴依得瓦独立政府,博巴坐自己的江山”及“联合红军和赞助博巴独立的一切团体和个人”等。

格达活佛被任命为“博巴政府”的副主席,几位康区有名的上层精英分任各职,深信“一切赞助和同情博巴人民独立的国家或民族、政府和军队,都是博巴人民的朋友”。正在饥寒交迫的逃亡路上的中共红军,对这些藏人“庄严承诺”:“无条件地承认他们有民族自决权,即在政治上,有随意脱离压迫民族即汉族而独立的自由权。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苏维埃政府,应实际上帮助他们的民族独立与解放运动”[3],也因此得到了藏人给予的救命回报。据中共官方文件,在红军经过阿坝地区前后十六个月中,格勒得沙政府(是当时在藏人土地上帮助建立的另一个藏人政权)支援粮食约1000万斤,牛、羊、马、猪等牲畜约20万头;在红军经过康北地区期间,博巴政府提供粮食约450万斤,并收留、安置、保护了上千红军伤病员。不过这两个政府都历时很短,仅仅数月即告解散。


曾任昌都总管、噶厦噶伦的拉鲁·次旺多吉宣传片封面。(来自网络)
曾任昌都总管、噶厦噶伦的拉鲁·次旺多吉宣传片封面。(来自网络)

1950年初,当中共军队又抵藏东康区却已今非昔比,而是大军挺进。格达活佛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等。接着,正如平汪先生的传记中所写,“我们一直在做两方面的准备:一方面,我们组织军事进攻;另一方面,我们尽力去说服西藏政府接受和平解放。我们派出像格达活佛这样的宗教领袖去昌都,同当时在昌都的拉鲁谈。”[4]请注意,格达活佛是被“我们派出”,而非中共官宣所说的“自告奋勇”、“主动申请去拉萨”等等。他率管家等随从,于7月24日到昌都,“在等待拉萨的许可中,格达仁波切得到所有转世喇嘛的尊敬与礼遇”[5],8月22日突生急病过世,终年48岁。

他的死成了重大事件,以致说法不一,一种说法是因病服下过量藏药致死。但时任十八军宣传部长、后任新华社西藏分社社长的乐于泓,在1981年发表的《和平解放西藏日记摘抄》中写道,他1951年8月26日在拉萨拜访噶厦高官噶雪·曲吉尼玛,自称很早就“反对亲英美”、“曾坚决主张派和谈代表去京”,并与格达活佛同一师门的噶雪·曲吉尼玛透露,“他听说格达是拉鲁害死的”[6]。有意思的是,2007年民族出版社出版《西藏文史资料选辑》合订本,乐于泓日记中关于格达活佛之死的这段话被删除。这是为什么?

而拉鲁·次旺多吉在经历了1959年3月后的入狱、1965年的特赦、文革结束后的“统战”,与噶雪·曲吉尼玛一样,均获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等高位。他对这一指控婉转否认。在《西藏文史资料选辑(十六)》,即他的自传专辑中“格达活佛到昌都和谈”这一章,将他与早年就熟识的格达活佛推心置腹的多次交谈写得很清楚。比如他问:“为什么要这样急着解放呢?”格达活佛说:“解放西藏是毛主席和斯大林商定的,是得到苏联支持的。为了解放西藏,苏联还支援了嘎司六九汽车数百辆。西藏是世界屋脊,这与国际上争夺世界屋脊有关,所以要很快地解放西藏。”又比如,格达活佛在病故前已写好给解放军的信,告知噶厦愿意和谈,请求推迟进军时间。就格达活佛的死,拉鲁说就是生病,藏医诊断是“肠胃绞痛”。而格达活佛服用了自己带的药丸,当夜去世。拉鲁强调:“关于格达活佛的去世虽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当时我所耳闻目睹的实际情况就是这样。”[7]


中国官宣网站至今仍写:“美、英等国的情报机构参与了叛乱。亲手杀害爱国藏民首领格达活佛的英国人福特被抓获。”(来自网络)
中国官宣网站至今仍写:“美、英等国的情报机构参与了叛乱。亲手杀害爱国藏民首领格达活佛的英国人福特被抓获。”(来自网络)

但是第三种说法显然最强悍,认定格达活佛是被帝国主义在西藏的代表、帝国主义特务福特下毒害死。而福特,即罗伯特·福特(Robert Ford),是个27岁的英国人,受雇于西藏政府,在昌都当了两年的无线电报务员,昌都战役后随战败藏军逃亡时被抓。

无论哪种说法,格达活佛的死被认为是“导火索”。“这一重要事件的发生,在当时直接影响到和平解放西藏的整个进程”,18军军长张国华的女儿在书中继续写道:“……到拉萨去调解的格达活佛遭到暗害,致使北京的态度明显地强硬起来。1950年8月23日,毛泽东指出:‘如果我军能于10月占领昌都,有可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求得和平解决(当然也有别种可能)。’遵此,西南军区于8月26日正式下达《昌都战役的基本命令》。”[8]。可是包括这本书在内,诸多的中方官宣都言之凿凿地写道,格达活佛一去昌都就无音讯。18军的侦察员直到9月初的一天,才“不经意”地、却很震惊地,从正在野花怒放的草地上烧茶喝的“七八个赶骡的藏民”那里,惊闻格达活佛被害死的死讯。这不明显是自相矛盾吗?


注释:

[1]朱瑞:尘封的西藏(回忆录上)——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

http://zhu-ruiblog.blogspot.com/2013/04/blog-post_5.html

[2]平措汪杰:回忆扎喜旺徐同志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71104160754/http://gangjanba.middle-way.net/article/2007/0206/article_60.html

[3]同[2]。

[4]《一位藏族革命家: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时代和政治生涯》(A Tibetan Revolutionary: The Political Life and Times of Bapa Phüntso Wangye),梅·戈尓斯坦,道帏喜饶,威廉·司本石初著;黄潇潇译,香港大学出版社,2011年出版。

[5] 《龙在雪域:1947年后的西藏》,茨仁夏加著,谢惟敏译,台湾左岸出版社,2011年。

[6] 《西藏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纪念西藏和平解放三十周年选辑)》,政协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西藏人民出版社,1981年。

[7]《西藏文史资料选辑(十六)——拉鲁家族及本人经历》,拉鲁·次旺多吉著,民族出版社,1995年。

[8]《雪域长歌:西藏1949-1960》,张小康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2015年。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