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唯色:镜头下的西藏文革:全藏最神圣的佛殿——大昭寺是怎么被砸的?(一)

2019-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66年8月24日,被达赖喇嘛誉为全藏最崇高的大昭寺,遭到红卫兵和“革命群众”的破坏。而此处本是讲授佛法、辩论佛经的传统讲经场,位于拉萨大昭寺南侧,在这天成了红卫兵集会、表演的场所。(唯色提供)
1966年8月24日,被达赖喇嘛誉为全藏最崇高的大昭寺,遭到红卫兵和“革命群众”的破坏。而此处本是讲授佛法、辩论佛经的传统讲经场,位于拉萨大昭寺南侧,在这天成了红卫兵集会、表演的场所。(唯色提供)

1966年8月24日,被尊者达赖喇嘛称之为“全藏最神圣的佛殿”——拉萨大昭寺被砸。这是拉萨在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运动中遭遇的第一次“革命行动”。据我在《杀劫》((2006年台湾大块文化出版;2016年增订版出版)这本有关文革在西藏的历史影像及调查之书记载,参与砸大昭寺的,有拉萨中学的藏汉红卫兵,由陶长松、谢方艺等老师率领;有帕廓街居委会(当时写成“八角街居委会”)及城关区其他居委会的积极分子;另外,还有一群身份特殊的人——被称为“三教工作团”,其中有解放军军人和有关部门的干部。

如果想了解大昭寺被砸的情况,如果想了解文化大革命对于西藏的毁灭性破坏,可以阅读有近三百张历史图片、十万余字的采访文字构成的《杀劫》一书。而在这里,我也将做简短介绍,主要来自我当时所采访到的几位当年的参与者和目击者,他们是怎么讲述这次“革命行动”的呢?

化名为久松(女)的拉萨中学学生说:“当我们到大昭寺门口,还有信徒在磕长头,就往他们的身上贴了大字报。大昭寺大门的两边各有两尊护法神的塑像,也用浆糊在塑像上贴了大字报,还用红笔打上大大的叉。接着就去了松却绕瓦(讲经场),在那里开会,宣誓。学校的宣传队还表演了节目。围观的群众很多。居委会的红卫兵也上台发言,表示一定要向拉萨中学的红卫兵学习。那天,学生们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砸转经筒,把里面的经卷取出来焚烧,但没怎么砸佛像。”

化名为鞑瓦(男)的退休干部当年是拉萨中学高66级学生,是学生红卫兵的一个头头,对大昭寺被砸的过程应该说是了解的,所以他的回忆比较详细。我们初次见面,是在他的一位从事西藏民俗研究的同学家里。我带去的上百张西藏文革的照片,让他的同学激动得双手发抖,立刻打电话叫来了他和另一位同学。他们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他们都对我讲着文革往事,以至我不知道该听谁的好。每个人的讲述都是充满创痛的回忆,令我感慨万千。后来,我多次单独找过他们,做了详细的录音采访……2002年6月及2003年2月,我连续三次采访过鞑瓦,以下是他对我讲述大昭寺怎么被砸:

“前一天晚上,(红卫兵)司令部在拉中(拉萨中学)根据上面的意图开了会。这个‘上面’是自治区,但到底是谁下的这个指示我就不清楚了。说第二天要去帕廓街搞宣传,居委会的群众也要参加。但也说了不准动手,不要砸什么东西。当时没说要砸大昭寺的,只是说要去搞宣传。这都说得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天不亮就来了好多居委会的人,城关区下面所有居委会的青年人都到拉中来了,差不多一百多人。先是开会,集合,排队,然后统一从拉中出发的。全校师生加上新生可能有七百多人,总共加起来肯定有上千人。记得出发时太阳很大,路上一边走一边呼口号。”

当过拉萨中学的学生红卫兵头头的鞑瓦,实际上是个诚实的人。他以忏悔的口气对我讲述了大昭寺是怎么被砸的。他说:


图说:这里本是讲授佛法、辩论佛经的传统讲经场,位于拉萨大昭寺南侧。文革中成了红卫兵集会的会场,以及批斗佛教高僧、西藏上层人士的批斗场。(唯色提供)
图说:这里本是讲授佛法、辩论佛经的传统讲经场,位于拉萨大昭寺南侧。文革中成了红卫兵集会的会场,以及批斗佛教高僧、西藏上层人士的批斗场。(唯色提供)

“到了大昭寺南边的松却绕瓦(讲经场)就演出,搞宣传,然后开大会。谢方艺老师在台上讲话,好像还没有讲完,突然就乱起来了。抬头一看,这大昭寺的楼上出现了好多人,好像都是居委会的群众,我后来还听说过,有些人还是各县来的积极分子。究竟怎么回事反正不知道,反正都是老百姓,拿着十字镐、洋锹什么的,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我们不是在这楼下的讲经场吗?这墙上都有壁画,居委会的几个年轻人,提着十字镐冲上来就挖壁画,敲掉了一大块。我们几个还说他们,你们怎么挖壁画?但没人听。就在说话时,楼上已经有人把金顶挖下来了,正往下扔。这下子下面也就乱套了。这一乱就散了,全都散开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指挥了,人都往大昭寺方向跑去,我也跟着跑……

“进了大昭寺以后,到处都有人,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人就是帕廓居委会的老百姓。都是年轻人。不少积极分子都喜欢出风头。其中还有不少汉族……

“我跑到金顶上去了。我们的一个同学过来对我说,现在有点不对头哦,有的人专门在拿金银财宝。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些东西都是国家的,至于是不是文物,当时还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总感觉这是国家的财产,所以我马上就开始布置了,从楼上一直到楼下都安排了我们同学站岗,要求他们盯住,不让人随便进里面,谁也不准拿东西。我看见有一个老头,是一个居民,他手里拿着一顶佛像头上戴着的帽子正想走。那帽子全是纯金和宝石做的。我就问他,你干什么?他慌慌张张地说,这是‘四旧’,我要扔出去。我就说,你放在这地上,不许扔。他只好放在地上走了。

“大昭寺主殿旁边不是有一个卓玛拉康(度母殿)吗?当时我们一个同学告诉我,卓玛拉康门口聚集了一百多人,有汉族也有藏族,要规尼啦(管理佛殿的僧人)开门,规尼啦不干,他们就威胁他,规尼啦有点害怕,就准备掏出钥匙开门,我们同学制止了,说不能开门,因为那里面佛像多,金银财宝也多。结果有几个人,是藏族,就跟他吵,我们同学就说我是拉中的红卫兵,这里面的东西很珍贵,是国家的财产,你们不能随便进去。他还专门对其中的汉族说,你们汉族不知道,这里面都是国家的财产。于是那些汉族就走了。剩下大概几十个藏族,一看不对头也就走了。所以卓玛拉康在那一天没动成,保存下来了,但后来听说还是被砸了。

“当时觉康(释迦牟尼佛殿)也没有动。因为觉仁波切(释迦牟尼佛像)跟前的链条门是锁起来的,那些规尼啦不给钥匙,那里面也就没有砸成。所以,后来有人说觉仁波切被拉中的红卫兵用十字镐砍过,虽然那天拉中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去了大昭寺,但到底有没有砍成,我不清楚,当时也没有听说过。其他那些确实被砸了,就跟这几张照片上一样,看上去丢得到处都是。”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