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与尊者寿诞相关的“冲拉亚岁”吗?(唯色)

2018-07-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贴在冲拉村村口树上的禁令。(王力雄拍摄于2001年7月6日)
图说:贴在冲拉村村口树上的禁令。(王力雄拍摄于2001年7月6日)

“冲拉”是藏语,意为出生之神。据查,七世达赖喇嘛时期,位于拉萨东南面的一块树木葱郁的地方,建起了一座供奉达赖喇嘛出生之神的小神殿“冲拉拉康”,而神殿所在地于是得名“冲拉”。传统上,在达赖喇嘛诞辰之日,政府与民间将在此处隆重举行庆典:煨桑、燃香、颂歌、祈祷,并抛撒糌粑,以示吉祥如意,而拉萨市民倾城而出,喜气洋洋,相互抛撒糌粑,由衷祈祷“嘉瓦仁波切古次赤洛旦巴休”(祈愿达赖喇嘛永久住世),“叽叽嗦嗦拉嘉罗”(神佛必胜)……,这一充满喜庆气氛的祈愿习俗称之为“冲拉亚岁”,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

1999年,“冲拉亚岁”这一传统节日被取消,冲拉村被更名为塔玛村,意即红旗村。全称是拉萨市城关区纳金乡塔玛村。当时的《西藏日报》这样报道:“……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民主改革后已经销声匿迹的‘冲拉亚岁’非法活动又死灰复燃。……广大干部、职工、僧俗群众对这一非法活动十分不满,强烈要求人民政府予以取缔。1999年,政府取缔了‘冲拉亚岁'非法活动后,全村人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先后开办了旅馆、农家乐、花卉市场、沙石场等村办企业。群众一致要求将此前不光彩的村名‘冲拉村'改为‘塔玛村'。‘塔玛村',藏语意为‘红旗村',村民们的意愿是:‘一心要跟共产党走,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而在2001年7月6日传统上“冲拉亚岁”这一天,当时还是《西藏文学》杂志编辑的我,与从北京来到拉萨的王力雄(他在2000年夏天写了《达赖喇嘛是西藏问题的钥匙》这篇重要文章,其中写道:“不应该把达赖喇嘛仅当作解决西藏问题的障碍与敌人,他更是一把使西藏问题彻底解决的钥匙。当然,搞不好,这把可以打开大门的钥匙,也一样可以锁住大门。”),骑自行车去了冲拉村。我们看到了停在村口的警车,也看到了贴在树上的禁令,题为《拉萨市人民政府关于巩固依法取缔“冲拉亚岁”非法活动成果 维护社会稳定的通告》,开头即“根据中央的批复和区党委的部署,拉萨市人民政府已经依法取缔‘冲拉亚岁’非法活动。为继续巩固依法取缔‘冲拉亚岁’非法活动取得的成果”,规定:“……严禁任何人、任何群体以任何形式在任何地方从事或变相从事为达赖庆贺生日、祈祷祝福、歌功颂德的聚集、烧香、撒糌粑等非法活动,”“凡违反2000年6月26日《拉萨市人民政府关于依法取缔‘冲拉亚岁’非法活动的通告》和本《通告》之规定者,政法、公安部门将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等法规予以处罚;对情节严重、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记得正是夕阳时分,我们远远地望了一会儿土墙里那树木茂密的一片。那是过去举行庆贺尊者寿诞大典的神殿,早已被推倒、消失,且被一圈垒起的土墙严密包围,不可能进去,佯装游客的我们只能以此为背景,留下几张照片……

需要补充的是,如今连冲拉村的原址都消失了,因为那里已成了西藏大学的新校区,至于冲拉村的村民,也已被全部迁往起名为“塔玛小康示范小区”的别处了。官媒称村民们过上了“从贫穷向富裕转变”的幸福生活。村党支部书记以娴熟的官腔称“从过去偏僻贫困、思想落后的‘冲拉村’,蝶变成今天乡风文明、生活富裕的‘红旗村’”了。

2018年7月6日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