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唯色:有關記錄西藏文革的《殺劫》英文版的出版及訪談(二)


2020-07-27
Share
1 圖說:今年5月出版的《殺劫》英文版。(唯色提供)

《殺劫》英文版即《Forbidden Memory: Tibet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在亞馬遜網站的網頁上可以讀到學者推薦、媒體報道、讀者評論等。我請譯者Sushan翻譯了部分內容,不是出於炫耀自我的目的,而是因爲這本圖文書所記錄的文化大革命之於西藏的重要意義,得到了諸多有識之士的關注和評價,讓我覺得有必要在此做摘要介紹。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亞洲宗教與當代社會研究所主席Tsering Shakya先生(著有《龍在雪域:一九四七年後的西藏》等著作)的推薦語是:舉凡西藏的知識分子、高僧和官員,被中共激進分子及其支持者公開羞辱,以及文革後不計後果的公社化等等,《殺劫》對1960年代的西藏所做的記錄是獨特而難得的。作者唯色採訪到參與、目睹當時的政治暴力、“羣衆正義”的許多藏、漢人士。任何人想要深入瞭解那些當事人、目擊者的想法、動機,乃至悔恨,都不應錯過《殺劫》。

著名作家、記者Barbara Demick女士(著有《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及最新著作《噬佛:從一座小鎮,窺見西藏的劫難與求生》)的推薦語是:茨仁唯色出版過的評論、詩歌、散文以及她的博客,多年來一直是我們瞭解西藏最可靠、最有說服力的來源之一。如今我們更認識到,她曾任中國解放軍軍官的父親澤仁多吉在文革期間拍攝的照片是隱祕的寶藏。透過這些珍貴的照片,唯色在《殺劫》中非常專業地描述和分析西藏文革的經驗,一段中共官方一向試圖刪除的西藏曆史因此不再空白。

卡內基梅隆大學歷史學副教授Benno Weiner先生(最新著作《西藏邊陲的中共革命》)的推薦語是: 長期以來,茨仁唯色一直是中國境內的藏人公共知識分子和獨立聲音中最突出、最有見地、最有勇氣的人。 感謝Robert Barnett和Susan Chen, 英語世界的讀者現在終於有機會讀到她的《殺劫》——一部有關西藏文革經驗的開創性著作。以她父親拍攝的非凡照片爲基礎,唯色深度訪談到許多文革事件的參與者、目擊者,《殺劫》因此記錄了藏人與西藏文化在(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運動中所受到的打擊。 任何讀者想要了解毛澤東時代的暴力下, 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是如何被強行融入現代中華民族的記憶,都應將《殺劫》列爲必讀之書。

6月19日的《華爾街日報》的相關評論寫:“這本書是關於毛澤東時代的最後幾年最重要的著作之一……中文版《殺劫》近十五年前在臺灣首發時,曾在當地(知識圈)引起不小漣漪。透過Susan Chen流暢的翻譯,以及知名的當代西藏研究專家Robert Barnett精準的編者導論,我們現在有了這個(可讀性極高的英文)新版……隨着另一場巨大的實驗陷入悲劇,這本書有助於我們瞭解之前所發生的毀滅,這是很有價值的。”

知名學術網站China Channel,將《殺劫》英文版列入2020年全球出版的有關中國的十本好書書單中。

境外藏人辦的關於圖伯特(西藏)社會文化類網站High Peaks Pure Earth,近日推薦2020年夏季閱讀圖伯特的書單,《殺劫》英文版名列其中。

我尤其注意到亞馬遜網站上一位讀者很有質量的評論。他寫道:

“《殺劫》不只是一部有關文化大革命時期西藏的歷史圖像。書中所收錄的,作者父親於1960年代拍攝的照片,固然是一套難得的視覺文獻,它們卻只是唯色寫作《殺劫》的起點。由於她對西藏(尤其是拉薩) 的社會、文化,乃至日常及宗教地理知識的熟悉,並且對當時事件的描寫特別有臨場感。她有本事讓讀者覺得他們自己不但看見了事件的現場,還親耳聽見了《殺劫》裏各個報道人沉重的記憶。是的,除了讓照片自己說話,唯色追蹤、採訪到許多照片裏的當事人,就算是那些已故的或不便接受採訪的當事人,唯色也能採訪到認識他們的其他人。顯然,與唯色的交流,是許多經歷過文革的(藏)人第一次說出留在他們記憶深處的傷痛。因此,除了是一部歷史圖集,《殺劫》更是一部口述歷史,將文革留給每個個人的私經驗介紹給讀者。與此同時,收錄在《殺劫》裏的照片,也促使唯色反思文革(這樣的歷史事件)跟她本人、跟西藏民族、跟現代西藏社會的層層關聯。同樣有意思的是,在《殺劫》的後記裏,唯色記錄了她在文革五十年後,爲了記錄、表述那段經歷而碰到的重重障礙。最後值得一提的是,中文版《殺劫》及其配套書《西藏記憶》在中國都是不能公開流通的禁書;英譯版《殺劫》(翻譯收錄了《西藏記憶》的一章) 的出版,對於現代西藏及中國史研究、種族迫害研究、記憶研究,以及其他相關學科,便更顯得彌足珍貴。”

我還請譯者Sushan就《殺劫》的翻譯寫了一段話。她充滿感情地說:“當初承諾翻譯《殺劫》真是自不量力,現在回想起來汗顏啊!儘管如此,這麼多年來,只要一打開《殺劫》,閱讀也好,翻譯也罷,書中記載的有悔有恨的回憶、有傷有痛的往事,彷彿都是我自己的前世現前。感恩唯色的書寫,感恩從未謀面的澤仁多吉叔叔留下的珍貴無比的照片!至於翻譯?意外發現再也沒有比翻譯更好的修行:翻譯必須忠於原著,自己再多的想法、再自以爲傲的文采都必須放在一邊。感恩三寶,感恩皈依上師格西倫珠索巴當年的諄諄教誨,雖未盡圓滿,緣由《殺劫》的翻譯,無我的功課弟子總是做着,不敢或忘!”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