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MeToo,想起與一個牧民有關的涉外強姦案(唯色)


2018.08.25
圖片:藏族女詩人、作家唯色(唯色提供) 圖片:藏族女詩人、作家唯色(唯色提供)
Photo: RFA

這是一個月全食的深夜。我一直在瀏覽微信和推特上有關MeToo的種種討論、爆料等等。突然想起一樁或三樁強姦案。與一個牧民有關,當然不只是與牧民有關。涉外,涉藏,涉這個涉那個總之很複雜。

是好多年前聽說的。講這事的朋友如今在很遠且不自由的地方,沒法再聽他重講了。我還記得當時他生氣的樣子。他說的是真事。因爲他見過那個牧民,在拉薩的監獄中。那個牧民被判了很多年的刑。但判了多少年我記不得了。我當時沒有記錄。而且說實話,我當時基本上是當做有些搞笑的事來聽的,雖然覺得怪怪的。

據說那個牧民是以強姦罪定刑的。不是一般的強姦罪,而是以一次強姦了三個女性定罪的。關鍵是,這三個女性是美國人,遊客。三個來西藏旅遊的遊客。時間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大概是九十年代中期這樣。具體地點我也記不得了。方位應該在藏北羌塘草原。那個牧民是真正的牧民,據說長得很西藏牧民的。三個旅行到草原上的美國女性(那時候來西藏旅遊的絕大多數都是西方人,而且允許老外散客遊),東遊西蕩碰到了放牧的他。草原遼闊,走不多遠天就黑了。當夜她仨就住進了牧民的單身帳篷裏。然後牧民與三個美國女人怎麼挨個發生了性關係,這就不知道了。但朋友轉述牧民的講述,整個過程的的確確是你情我願的,都很快樂,第二天還氣氛友好地擁抱吻別了。只是沒想到,不久就有多輛警車開到草原上,將仍還在遼闊草原放牧的牧民抓走了。獨自與牛羊相伴的牧民在日復一日的寂寞中看到警車開向他,哪裏知道是來抓他的,還雀躍着揮手不已。

據說是這樣的,三位美國女性的西藏旅遊結束後,一離開海拔很高的西藏就頭腦清醒了,或者說,就陷入了某種幻覺中,把她們跟牧民的一夜情或四P,隨着離西藏的距離越遠,隨着回到了原來正常人的生活狀態中,越覺得、越深信各自是遭到了牧民的強姦。當她們到了北京(好像是北京,我記不太清楚了),就把牧民這個強姦犯給告了。據說這涉外的多重強姦案驚動了兩國及自治區。結果可想而知。然而據說蒙冤坐牢的牧民也沒有多痛苦,反而好像還得意洋洋的,“他簡直是個笨蛋。”朋友激動地爲他打抱不平。

我也很是同情牧民。卻又覺得整個事件有些像福斯特的小說《印度之行》的翻版。但也可能不這麼簡單。畢竟不是二十世紀初,也不是英國跟印度兩國。雖然都與某種東方主義有關。但太複雜了:四個人,而且涉及了當代的美國、中國和西藏。而且這四個人的性關係還真的不像那位英國小姐對印度醫生的幻覺,而是確確實實發生了。

總之挺複雜的,我也說不清楚。我當時要是記錄下來就好了,不至於現在僅憑回憶,好多細節都想不起來。不過如果因此能有機會從美國人那裏獲知這案子的詳情的話,就太好了,不能只聽一面之詞嘛。而且我也不敢保證我的記憶完全無誤。如果有誤或些微有誤,各位就姑且當傳說來聽吧。

20180728凌晨拉薩記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