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唯色:《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与前两版有何不同?(八)

2023.11.15
评论 | 唯色:《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与前两版有何不同?(八)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33页
摄影者:泽仁多吉

190409-RFA-SC12-552f8272.jpg比较《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与之前两版(2006年初版、2016年纪念版),就我父亲在西藏文革期间拍摄的照片所做的说明,我打算选择其中补充与更改较多的图文,编辑成多篇帖子发表于自由亚洲特约评论专栏,为的是让更多的读者了解并不久远却仿佛淡忘的历史。请勿认为我一直在喋喋不休发生在西藏的文化大革命,一直在类似碎碎念地提及“杀劫”(藏语“革命”的谐音)和“人类杀劫”(藏语“文化大革命”的谐音)造成的毁灭,这实际上是因为基本上,几乎,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在用中文讲述西藏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人类杀劫”的惨烈故事。

16、133页

一九五○年代,邦达家族将位于帕廓南街的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老宅院(原为贵族擦绒家族府邸,因搬迁新房售予邦达仓并不久),卖给进入西藏的中共军队,而迁至拉萨河畔的波林卡一带新筑的宅邸,因此在文革中,邦达多吉是河坝林居委会辖区内的“牛鬼蛇神”,必须接受河坝林居委会的批斗。在这幅照片上,身穿另一套“萨迦巴姆”法衣的人还是邦达多吉。看来“萨迦巴姆”有黑白(有的说不是白色,而是粉色)两套衣裳。据说这衣服很小,紧紧地裹在已经发胖的邦达多吉的身上,显得很滑稽。邦达多吉显得苍老许多,神情十分沮丧。

照片上的环境与崔科·顿珠次仁单独挨斗的环境相同,是在十四世达赖喇嘛家族的府邸尧西达孜(又称坚斯厦)前面,今北京中路。正揪着邦达多吉脖子的女子,有人说她叫次卓玛,在前面斗多吉帕姆的照片中出现过。

那个头戴草帽的男人,是当时河坝林居委会的主任,名叫赫比,人们习惯叫他“哥哥赫比”,现已故。他是一位穆斯林,确切地说是“加卡其”,意思是汉回民。在拉萨的穆斯林,按照其不同来源和不同的居住地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来自邻国,主要是尼泊尔王国和印度(主要是喀什米尔地区),被称为“喀什米尔卡其”,一般居住在帕廓街一带;另一部分来自汉地如青海、陕西、云南等地,被称为“加卡其”,一般居住在河坝林一带。拉萨穆斯林在文革中的情况与藏人相比较为平静,因顾忌设在拉萨的尼泊尔领事馆,凡与国外有关系的穆斯林,所属清真寺的宗教活动并未受影响。

河坝林一带的穆斯林不仅卷入到文革当中,所属的清真大寺据说在大昭寺被砸那天,红卫兵和“革命群众”也冲进去欲砸之,但环顾四周,发现空空荡荡的清真寺没什么可砸的,只好在墙上写了些革命口号就走了。不过,清真大寺后来还是被砸过,据说是以居委会的积极分子为主,有藏人,也有回族,但砸得不厉害,因为里面没什么东西可砸。清真大寺的礼拜殿被用作开会、唱歌、跳舞的场所,后成为河坝林居委会的所在地。阿訇被说成是“小达赖”,遭到批斗和抄家。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34页(摄影者:泽仁多吉)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34页(摄影者:泽仁多吉)

17、134页

观看现场批斗会的“群众”们, 多为河坝林居委会的居民,其中也有手持红缨枪的学生。图中那个双手握着草帽的年轻女子是一个居民红卫兵,她的姐夫是从色拉寺还俗经商的康区德格人,为防止中共软禁甚至伤害达赖喇嘛,于一九五九年三月初与成千上万的藏人去罗布林卡保卫达赖喇嘛,而被中共以“叛乱”名义进行镇压。赤手空拳的他中枪被俘,并被关进囚车驱逐出拉萨,遣送康区劳改,不得不与他在拉萨的已经怀孕的妻子分离,两人相爱很深,但从此天各一方,再无团聚。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36页上图(摄影者:泽仁多吉)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36页上图(摄影者:泽仁多吉)

18、136-137页

这三幅照片展现的正是河坝林居委会游斗“牛鬼蛇神”的场景。上图:游斗队伍正经过宇妥路。被游斗的人除了走在前面的崔科·顿珠次仁,还有邦达多吉和邦达晋美两父子,各扮一黑一白的“萨迦巴姆”紧随其后,被戴上纸糊的高帽,穿上原本给护法神穿的法衣,拉着堆满剥削阶级“赃物”的木板车,垂头丧气地被游街。邦达晋美是阿沛·阿旺晋美的女婿,据说阿沛·阿旺晋美的女儿原本也在围观的群众中,突然看见自己的丈夫穿着“萨迦巴姆”的一套浅色衣服被游街,吓得不轻。旁边的人悄悄说,你赶快走,别待在这里,不然等会儿也会把你揪出来,于是她赶紧跑回家。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36页中图(摄影者:泽仁多吉)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36页中图(摄影者:泽仁多吉)

中图:游斗队伍正经过十四世达赖喇嘛家族的府邸尧西达孜(坚斯厦),当时为大片树林围绕,现已改为北京中路。在树林旁边的平房是一九五〇年代盖的邮电局(现已拆,改建为邮电宾馆)。右上角一幢方形房子,两三层高,一面墙上有四扇小小的没有藏式装饰的窗户,被认出是西藏军区的碉堡,建成于一九五〇年代,位于今天的赛康商场对面。当时解放军在拉萨城里建有多个碉堡,藏人并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一九五九年三月“拉萨抗暴”期间,解放军把玻璃窗推开,露出了机关枪,这石头房子就成了军用碉堡,打死了很多藏人。走在崔科左边那个身背草帽的积极分子,是斗过噶雪巴的格桑班觉。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37页右图(摄影者:泽仁多吉)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37页右图(摄影者:泽仁多吉)

右图:是在大昭寺讲经场“松却绕瓦”。围者如云,一副争相目睹、拍手称快的情景。大都是藏人,也有回族,如前两张照片上,走在前面的积极分子玉鲁斯,在批斗多吉帕姆的照片上出现过。左边三层高的藏式建筑即葛如厦大院,原属于噶厦政府所有,租借给商人和居民。大学者更敦群培一九五一年辞世前曾在三楼的某房间居住,现设成纪念馆,把他的一生改塑为追求进步的“爱国志士”,即爱“新中国”。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