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唯色:镜头下的西藏文革:全藏最神圣的佛殿 - 大昭寺被砸成了什么样?(二)

2019-1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这是曾入狱七年、劳动改造十三年,直至1981年才回到大昭寺的老僧图登仁青。2003年3月9日下午,我在他的僧舍,记录了他所讲述的大昭寺及他个人所遭遇的劫难。他已离世多年,此时找出当时给他拍摄的照片,仍然记得面对无常命运他发出的豁达笑声,令人十分感念。(唯色提供)
图说:这是曾入狱七年、劳动改造十三年,直至1981年才回到大昭寺的老僧图登仁青。2003年3月9日下午,我在他的僧舍,记录了他所讲述的大昭寺及他个人所遭遇的劫难。他已离世多年,此时找出当时给他拍摄的照片,仍然记得面对无常命运他发出的豁达笑声,令人十分感念。(唯色提供)

在蒙受文革劫难的大昭寺,最值得一提的是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作为承蒙佛陀在世时,亲自开光加持的这尊佛像和另一尊八岁等身佛像,自从于公元七世纪吐蕃君主松赞干布时代迎入拉萨,就为藏人虔信并成为藏人的精神支柱,不仅是圣城拉萨乃至包括安多、卫藏和康等地的整个图伯特的魂系所在。但在文革中,也倍受凌辱和破坏。

很多人认为,在红卫兵与“革命群众”的“破四旧”之后,整个大昭寺最后可能只剩下了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藏人尊称为“觉仁波切”),但也被红卫兵用十字镐砍过。拉萨中学初六六级的一位学生进一步指认,用十字镐在“觉仁波切”腿上砍了一个洞的是他的一位同学,现为政府官员,据说对当年的“革命行动”依然不悔,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

我无数次觐见过至为神圣的这尊等身塑像,也无数次心痛不已地看到过在佛像盘着的左腿上有一个深深的洞穴,至今清晰可见。但人们认为,这是公元九世纪中期吐蕃帝国的末代君主郎达玛灭佛时期砍下的,而在旁边原来还有一个洞穴,据说才是红卫兵与“革命群众”第一次去砸大昭寺时砍下的,不过后来得到修补,但轻轻敲击的话还可以听见“空、空”的响声。然而也有大昭寺的僧人说,那个明显可见的洞孔即是红卫兵砍击而成。

据大昭寺的几位老僧回忆,有一段时间,这尊释迦牟尼佛像被戴上高帽,高帽上写有种种侮辱性的语言。劫难之前以绫罗绸缎制成的佛衣,及挂满全身的金银珠宝全都不翼而飞,连身上和脸上反复刷过的很厚的黄金都被刮净。甚至镶嵌在佛像眉心间的一颗无与伦比的闪闪发光的宝石,垂挂在佛像两耳边的古老黄金耳环,也被神秘之人抢走。许许多多个日日夜夜,毫无任何装饰且遭受砍击的觉仁波切,就这样带着伤痕,赤裸裸地跏趺盘坐在被玷污的莲花座上,盘坐在漆黑的佛殿深处默然无言。

砸过帕廓转经道上的白塔“嘎林古西”的强巴仁青老人说,包括这尊佛像在内的所有佛像,体内的装藏之物皆被掏走。而那些装藏物都知道既有五谷杂粮、精华药材,更有宝石无数,甚至连其中的青稞也被运到了粮食局仓库,磨成了糌粑。

释迦牟尼佛像原本还有五套用纯金和宝石制作的五佛冠头饰,价值难以估量。分别为,宗喀巴大师、贵族夏扎家族、五世达赖喇嘛、贵族擦绒·达桑占堆和一位称作格拉美的喇嘛商人所供奉,历时五百多年或者数十年不等。但是,据说在由解放军军人和有关部门的干部组成的“三教工作团”进驻大昭寺期间,全部失踪。如今所佩戴的头饰虽亦贵重却非原物,而是其他佛像的头饰,稍微显大,是在允许重建寺院时从别处找来的。

现已离世的大昭寺老僧图登仁青对我回忆说:“文革中,一楼据说只有觉衮顿拉康(释迦牟尼佛殿)的几尊像还在,土莫拉康(松赞干布法王殿)的塑像还在,其余的都被砸了。觉衮顿拉康里面的几个佛像虽然是过去的,但觉沃佛身上和脸上的金粉都被刮掉了,身上的所有装饰也都没了。所幸的是,觉沃佛头上的华盖是纯金做的,但因为被香火熏得很黑,没人认得出是纯金,所以就没被拿走。后来被住在那里的拉萨市政协放在办公室里,在大昭寺正式对外开放时重新送回。在这之前刷洗过,露出了它本来的颜色,才知道是纯金做的。……大经堂里面的强巴佛也被砸了,古汝仁波切(莲花生大士)像也是后修的,转经路上的卓玛拉康(度母殿)也被砸了。……二楼上,据说只有松赞干布殿里的松赞干布塑像是过去的,其他几尊都是新塑的,包括文成公主。另外,这个殿里的青稞酒壶有上千年的历史,不知怎么弄到了罗布林卡文管会那儿,后来听说班钦仁波切(十世班禅喇嘛)第一次回来时,打听到这酒壶的下落后就要了回来。”

然而,正如我在之前的专栏文章中写到的,曾当过学生红卫兵头头的鞑瓦,拉萨中学高66级学生,在我采访他的最后强调说:“实际上,后来大昭寺的喇嘛讲过一句话,这句话你应该记住。他们说,那一天,砸的只是表面的,只是表面被砸了一下,把一些东西扔到院子里就完了,就像照片上这副乱七八糟的样子还一直摆着,没人管,也没人敢动。但不久就开始慢慢地清理,一直清理了三个月,把寺院里面真正的宝贝全部都拿走了。先是收拾金银财宝,然后是铜的和铁的,至于泥塑的就扔了,不要了。

“当时有一个部门,叫土则列空,汉语是‘废旧物资收购站’,是属于外贸的,专门来收集各个寺院里面的东西。实际上,什么废品嘛,什么破烂嘛,都是好东西。像大昭寺,只有觉仁波切(释迦牟尼佛等身像)没有动,其他东西在三个月之内几乎都收空了。所以说,那一天,大昭寺只是表面被砸了,后来才是真正的被毁了,是国家派工作人员来把全部都‘清理’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