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唯色:《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与前两版有何不同?(十一)

2023.12.26
评论 | 唯色:《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与前两版有何不同?(十一)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90页
摄影者:泽仁多吉

190409-RFA-SC12-552f8272.jpg比较《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与之前两版(2006年初版、2016年纪念版),就我父亲在西藏文革期间拍摄的照片所做的说明,我打算选择其中补充与更改较多的图文,编辑成多篇帖子发表于自由亚洲特约评论专栏,为的是让更多的读者了解并不久远却仿佛淡忘的历史。请勿认为我一直在喋喋不休发生在西藏的文化大革命,一直在类似碎碎念地提及“杀劫”(藏语“革命”的谐音)和“人类杀劫”(藏语“文化大革命”的谐音)造成的毁灭,这实际上是因为基本上,几乎,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在用中文讲述西藏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人类杀劫”的惨烈故事。

另外,这篇评论文章,特别安排在12月26日即毛泽东130岁冥诞日发表,正是因为“人类杀劫”之文化大革命的始作俑者,即毛泽东。拜他所赐,图伯特各地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杀劫。

26、190页

左臂戴着“农奴戟 红卫兵”袖章的才旦卓玛,此时三十岁。一九六四年,她以一首《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在大型音乐舞蹈剧《东方红》中一鸣惊人,从此成为党的御用歌手,官至副省级。从她戴的红袖章看,说明她是“大联指”一派。

照片上,与她合影的是从中国各地进藏的红卫兵小将,但不知是从北京还是从哪里来的,穿着素朴的军便服,个个洋溢着青春的活力。看上去像藏人的男子抱着的小孩是谁的孩子呢?是才旦卓玛的女儿吗?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91页(摄影者:泽仁多吉)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191页(摄影者:泽仁多吉)

27、191页

据说这些人是拉萨附近农村的群众。有说是冲赛康居委会下属的卫东公社的农民, 大都种菜,也有的种青稞。也有人说像是拉萨河上游的红旗公社的农民。而红旗 公社所在处,原名冲拉拉康,意为诞生之神的神殿,这里本有一座七世达赖喇嘛 时期建立的神殿,传统上,每当达赖喇嘛诞辰日,政府与民间会在此举行隆重庆 典,称之为冲拉亚岁。1959 年之后,已有近三百年历史的习俗被取消,文革中, 神殿被砸。今天,红旗公社也消失了,成了西藏大学的新校区。 

把手伸进嘴里的男人是在蘸口水,准备向那些伸手讨要的人们分发革命传单。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211页(摄影者:泽仁多吉)
《杀劫》2023年最新修订版211页(摄影者:泽仁多吉)

28、211页

这是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九日,在拉萨五万人庆祝文化大革命的集会上,中共在西藏的第一首脑张国华表示要迎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来到西藏高原。他的胳膊上已经有了“红卫兵”袖章,那是自治区师范学校的藏人红卫兵跑上台给他戴上的。他戴着墨镜的大声疾呼要“向资产阶级、封建农奴主阶级的意识形态、旧风俗、旧习惯势力,展开猛烈的进攻!要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把资产阶级反动权威,统统打倒,打垮,使他们威风扫地,永世不得翻身!”却不曾料想,几个月后,进攻的目标就对准了他本人。一九六七年五月,心力交瘁的张国华调往四川,担任四川党政军第一把手。一九七二年二月在成都因突发脑溢血而去世,时年五十八岁。

照片上,站在张国华身后鼓掌、满面笑容的男子是自治区委员会书记处书记周仁山,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从青海调入西藏,曾经是向一九六七年初发动夺权的“造总”施压的区党委领导人之一,不久却成了“造总”的支持者。在张国华离藏后,他成为西藏自治区党委代理第一书记。他是西藏文革时期,因权力斗争而被牺牲的两个最高层的官员之一,另一个是老资格的十八军军人、西藏军区副政委、西藏最初成立的“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组长王其梅。

周仁山被“大联指”批判是“刘、邓路线”(刘少奇和邓小平)安插在西藏的“黑手”,并对他的出身和政治背景表示怀疑;“造总”则声称,反对周仁山的运动是西藏军区副政委任荣策划的,而在其背后得到了张国华的支持,为此加强了反对王其梅的攻势,其罪名是“大叛徒”、“刘少奇在西藏的代理人”。不久,王其梅被关押,受到残酷折磨,于一九六七年八月在北京软禁时自尽,年仅五十三岁。

尽管王其梅已死,但为了实现所谓的“大联合”,成立革命委员会,军队以及两派决定共同批判周仁山和王其梅,将两人送上革命需要的祭坛。一九六八年九月七日,《人民日报》报导西藏成立革委会,声明对两人的斗争要继续下去。一九七一年八月,西藏自治区第一届党代会在拉萨召开,会议宣布将两人永远开除出党。文革结束之后,周、王二人获得平反。总算熬到头的周仁山调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后来调回北京,在全国人大法工委工作,一九八四年病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