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唯色:《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與前兩版有何不同?(十一)

2023.12.26
評論 | 唯色:《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與前兩版有何不同?(十一)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190頁
攝影者:澤仁多吉

190409-RFA-SC12-552f8272.jpg比較《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與之前兩版(2006年初版、2016年紀念版),就我父親在西藏文革期間拍攝的照片所做的說明,我打算選擇其中補充與更改較多的圖文,編輯成多篇帖子發表於自由亞洲特約評論專欄,爲的是讓更多的讀者瞭解並不久遠卻彷彿淡忘的歷史。請勿認爲我一直在喋喋不休發生在西藏的文化大革命,一直在類似碎碎念地提及“殺劫”(藏語“革命”的諧音)和“人類殺劫”(藏語“文化大革命”的諧音)造成的毀滅,這實際上是因爲基本上,幾乎,只有我一個人的聲音,在用中文講述西藏曆史上從未有過的“人類殺劫”的慘烈故事。

另外,這篇評論文章,特別安排在12月26日即毛澤東130歲冥誕日發表,正是因爲“人類殺劫”之文化大革命的始作俑者,即毛澤東。拜他所賜,圖伯特各地遭遇了史無前例的殺劫。

26、190頁

左臂戴着“農奴戟 紅衛兵”袖章的才旦卓瑪,此時三十歲。一九六四年,她以一首《祝毛主席萬壽無疆》在大型音樂舞蹈劇《東方紅》中一鳴驚人,從此成爲黨的御用歌手,官至副省級。從她戴的紅袖章看,說明她是“大聯指”一派。

照片上,與她合影的是從中國各地進藏的紅衛兵小將,但不知是從北京還是從哪裏來的,穿着素樸的軍便服,個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看上去像藏人的男子抱着的小孩是誰的孩子呢?是才旦卓瑪的女兒嗎?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191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191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27、191頁

據說這些人是拉薩附近農村的羣衆。有說是衝賽康居委會下屬的衛東公社的農民, 大都種菜,也有的種青稞。也有人說像是拉薩河上游的紅旗公社的農民。而紅旗 公社所在處,原名衝拉拉康,意爲誕生之神的神殿,這裏本有一座七世達賴喇嘛 時期建立的神殿,傳統上,每當達賴喇嘛誕辰日,政府與民間會在此舉行隆重慶 典,稱之爲衝拉亞歲。1959 年之後,已有近三百年曆史的習俗被取消,文革中, 神殿被砸。今天,紅旗公社也消失了,成了西藏大學的新校區。 

把手伸進嘴裏的男人是在蘸口水,準備向那些伸手討要的人們分發革命傳單。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11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殺劫》2023年最新修訂版211頁(攝影者:澤仁多吉)

28、211頁

這是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九日,在拉薩五萬人慶祝文化大革命的集會上,中共在西藏的第一首腦張國華表示要迎接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來到西藏高原。他的胳膊上已經有了“紅衛兵”袖章,那是自治區師範學校的藏人紅衛兵跑上臺給他戴上的。他戴着墨鏡的大聲疾呼要“向資產階級、封建農奴主階級的意識形態、舊風俗、舊習慣勢力,展開猛烈的進攻!要把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資產階級右派分子,把資產階級反動權威,統統打倒,打垮,使他們威風掃地,永世不得翻身!”卻不曾料想,幾個月後,進攻的目標就對準了他本人。一九六七年五月,心力交瘁的張國華調往四川,擔任四川黨政軍第一把手。一九七二年二月在成都因突發腦溢血而去世,時年五十八歲。

照片上,站在張國華身後鼓掌、滿面笑容的男子是自治區委員會書記處書記周仁山,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從青海調入西藏,曾經是向一九六七年初發動奪權的“造總”施壓的區黨委領導人之一,不久卻成了“造總”的支持者。在張國華離藏後,他成爲西藏自治區黨委代理第一書記。他是西藏文革時期,因權力鬥爭而被犧牲的兩個最高層的官員之一,另一個是老資格的十八軍軍人、西藏軍區副政委、西藏最初成立的“文化大革命領導小組”組長王其梅。

周仁山被“大聯指”批判是“劉、鄧路線”(劉少奇和鄧小平)安插在西藏的“黑手”,並對他的出身和政治背景表示懷疑;“造總”則聲稱,反對周仁山的運動是西藏軍區副政委任榮策劃的,而在其背後得到了張國華的支持,爲此加強了反對王其梅的攻勢,其罪名是“大叛徒”、“劉少奇在西藏的代理人”。不久,王其梅被關押,受到殘酷折磨,於一九六七年八月在北京軟禁時自盡,年僅五十三歲。

儘管王其梅已死,但爲了實現所謂的“大聯合”,成立革命委員會,軍隊以及兩派決定共同批判周仁山和王其梅,將兩人送上革命需要的祭壇。一九六八年九月七日,《人民日報》報導西藏成立革委會,聲明對兩人的鬥爭要繼續下去。一九七一年八月,西藏自治區第一屆黨代會在拉薩召開,會議宣佈將兩人永遠開除出黨。文革結束之後,周、王二人獲得平反。總算熬到頭的周仁山調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後來調回北京,在全國人大法工委工作,一九八四年病故。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