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在冈仁波齐遇到的行脚僧,及圣山南面的藏人与流亡的精神领袖(十)

2021-05-19
Share
唯色RFA博客:在冈仁波齐遇到的行脚僧,及圣山南面的藏人与流亡的精神领袖(十) 旧日的尼泊尔领事馆现如今是酒店
(唯色2013年拍攝)

13、与Limi相关的中尼边界协定等

最先结识的Limi青年与学者戈尔斯坦,都提到了1960年代中尼两国签署的边界文件。这是否与1959年的拉萨抗暴起义、尊者及十多万藏人的流亡,以及更早的,1950年的中国军队进入拉萨有关?应该是有关的。1950年代的重大转折之变,事实上也导致了喜马拉雅一带的国家和地区相应的、系列的,甚至是巨大的变动。


中国-尼泊尔边界地图(1965)
中国-尼泊尔边界地图(1965)


Instagram上有一张照片,拍的是直贡噶举教派供奉的护法女神阿企秋吉卓玛(Drikung achi chokyi drolma)的唐卡绘画。在面如皎月般美丽,但眉宇间充满闪电般威力的女神像的下方,写着:护法女神承诺保护和照顾直贡噶举寺院及其追随者。在1960年代尼泊尔和中国划定边界期间,中国人要求Limi人归附,于是Limi的三个村庄集会向女神请示,糌粑团占卜的结果是留在尼泊尔。

当我写到这里,很凑巧地从推特上读到一位尼泊尔学者于2020年11月3日发表的文章【1】,关于尼泊尔-中国边界的历史回顾与当前动态,并着眼于两国不断变化的政治局势的分析,令我获益匪浅。文章开头即写道:“尼泊尔与中国西藏自治区1,414公里边界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动态,在尼泊尔鲜有认真研究。部分原因是,边境大部分地区由崎岖荒凉的喜马拉雅山地貌组成,阻碍了人类活动。然而,在过去五年里,尼泊尔-中国双边关系的范围,已从传统的安全问题扩展到包括从物质基础设施到人员及货物跨境流动的新兴趣,更多的资金和新技术已使更大的连通成为可能。”



“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1958年在卫藏泽当
“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1958年在卫藏泽当

文章概述了历史上尼泊尔与西藏的关系,如17世纪的三次战争、18世纪的两次战争和19世纪的一次战争。1791年那次战争很有名,遭受凶猛的廓尔喀人掠洗的西藏向满清国寻求帮助,乾隆皇帝派大将福康安率军帮助平定。在满清官员的监督下,尼泊尔和西藏签署条约。同时,尼泊尔每五年一次向北京派代表团并送礼物。在1912年之前,尼泊尔与中国的官方关系主要通过驻藏大臣。

到了毛泽东派军队占领西藏,双边关系由藏、尼变成了中、尼,以前的藏尼条约全被废除。西藏的政治动荡,也直接影响到北部边界和跨境移动。这指的是1950年代中后期各地藏人的反抗和流亡,主要以康地藏人组成的“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2】,曾在被尼泊尔吞并的木斯塘王国境内多年坚持抗击,最终在以中尼为主的强大力量联合围剿下悲壮结束。


中尼边界勘察联合小组中方人员驻地(唯色提供)
中尼边界勘察联合小组中方人员驻地(唯色提供)

文章写道:“在西藏自治区的动乱和难民潮中,尼泊尔和中国于1960年签署《尼中边界协定》、1961年签署《尼中边界条约》,正式划定了边界。”这甚至使得边境之间牲畜迁徙的传统线路受到限制,使得牧场管理和牲畜的繁殖出现了新问题。

“尼泊尔与中国的边境沿线有六个主要的入境口岸……。在1961年和1974年的早期条约的基础上,2002年两国签署了一项协议,允许居住在边境三十公里以内的尼泊尔人使用‘特殊公民’证件进入某些中国边境城镇,而无需护照或任何其他正式旅行证件。该规定使许多边境居民能够通过贸易找到工作。”

文章提到了圣山冈仁波齐,是指尼泊尔充当连接印度和中国之间的桥梁,依朝圣路线,即沿尼泊尔西北与西藏自治区的边界延伸到尼泊尔-印度边界。印度朝圣者进入尼泊尔境内后,乘坐直升飞机飞抵边界,再过境进入普兰去朝拜圣山圣湖。


周恩来和陈毅访问尼泊尔(唯色提供)
周恩来和陈毅访问尼泊尔(唯色提供)

文章还提到了Limi山谷:“最近发生的一起事件涉及边界界桩的临时消失,以及在胡姆拉县利米山谷上方,拉帕查附近出现的中国建筑”。但中国方面声称,那是在“中国的普兰县境内……新建的一个边境小康村,今年(即2020年)5月开始施工,目前已接近完成”【3】。经搜索,原来路透社等媒体在九月间报道过相关事件,指中共军人越过边界两公里,占了地,盖了九或十一栋房子【4】,其场景正是达琼喇嘛的后人发给我的那张山谷间出现简陋房子的照片。但尼泊尔当地长官和尼泊尔外交部长却都矢口否认,称中方并没有犯界……。显然,边境上暗流涌动啊。

我的书架上有本发黄的书《中国西藏地方的涉外问题》【5】,1985年由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内部发行”,感觉像是牛皮纸印的。作者是一个名叫杨公素的中共外交官,曾任中共西藏官员、中国驻尼泊尔大使等,也被中共官方称其为“著名藏学家”。这里插个八卦,这个人实际上另有本名,却在194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冒用”在大学期间奇特失踪的同学杨公素的名字,正是民国名人也是很复杂的历史人物杨度的儿子。而他从此就将他人的名字用了一辈子,这也实在是诡异得不同寻常【6】。在这本书里,他写道:“尼泊尔在西藏享有特权已达百年。……在藏尼边境接壤地区,尼牧民随意过境放牧,个别地方甚至逐渐被尼方占去视为尼国土地。”不知道这“个别地方”是不是包括Limi地区。


杨公素书(唯色提供)
杨公素书(唯色提供)

他提到了Limi,但称是中尼边界的“争议问题”:“中尼边界西部的尼米(即Limi)地区,面积估计1200平方公里,居民原为藏族,约百余户,分布在三个村庄里。历史上,该区居民向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宗纳税,每年缴纳26.5卢比。1856年藏尼战争后,尼泊尔政府开始干涉尼米事务,认为尼米是属于尼方领土。后来逐渐形成尼、藏双方共管该地。约在西藏解放前十余年,西藏地方政府曾与尼泊尔政府交涉。双方同意,承认尼米的居民是藏人,应向西藏交税,但地方则是属于尼泊尔的领土。以后该地一直归尼方控制。”

而Limi地区,据杨公素所写,正是1960年的中尼边界协定,将其与多个有藏人世代居住的地方“划归尼方”。




注释:

【1】Samar Sjb Rana:Considering the Nepal-China border

https://www.recordnepal.com/considering-the-nepal-china-border

【2】四水六岗,ཆུ་བཞི་སྒང་དྲུག་Chushi Gangdruk,本是地理名词,“四水”指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雅砻江,“六岗”指擦瓦岗、芒康岗、麻则岗、木雅绕岗、色莫岗、泽贡岗,是古代藏文典籍中对康区的统称。1957年5月以康地藏人为主的藏人,在拉萨成立以此名代指的政治组织,意在反抗进入西藏的中共及军队;1958年6月成立下属的“卫教志愿军”;1959年转移至尼泊尔北部的木斯塘王国继续游击战;1974年在中尼围剿下最终结束使命。

【3】环球网:中国侵占尼泊尔领土了?https://finance.sina.cn/tech/2020-10-17/detail-iiznezxr6410091.d.html?fromtech=1&from=wap

【4】德国之声:中国侵占尼泊尔领土? 两国官方均否认https://www.dw.com/zh/%E4%B8%AD%E5%9B%BD%E4%BE%B5%E5%8D%A0%E5%B0%BC%E6%B3%8A%E5%B0%94%E9%A2%86%E5%9C%9F-%E4%B8%A4%E5%9B%BD%E5%AE%98%E6%96%B9%E5%9D%87%E5%90%A6%E8%AE%A4/a-55493826

【5】《中国西藏地方的涉外问题》,杨公素著,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资料征审委员会,1985年。

【6】见维基中文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A8%E5%85%AC%E7%B4%A0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