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有关那场火劫的诗(二)

2019-05-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去年5月拍摄的拉萨大昭寺金顶群。其中的觉康金顶,实际上在去年2月的火灾中被烧毁,但我拍照时已仿如旧样重做了。远远看去似乎与旧貌一样,但金顶里面原来所绘的、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数千尊微型度母画像却不可能恢复了。(唯色拍摄)
去年5月拍摄的拉萨大昭寺金顶群。其中的觉康金顶,实际上在去年2月的火灾中被烧毁,但我拍照时已仿如旧样重做了。远远看去似乎与旧貌一样,但金顶里面原来所绘的、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数千尊微型度母画像却不可能恢复了。(唯色拍摄)

【黄昏来临时,祖拉康的金顶群闪耀着金光】

黄昏来临时,祖拉康[1]的金顶群闪耀着金光,
有一片金顶尤其闪耀着金光。是的,我指的是
在两个多月前的那场火劫[2]中消失的金顶
已重新亮相,完整无缺,可能所有人
都会悄悄地揉揉眼睛却不敢吭声。

独自坐在与那金顶遥遥相对的三楼藏餐馆,
周遭的五星红旗猎猎飞扬,
与各处房顶上的塔觉[3]构成意味深长的画面。
前座有几个康区德格的僧人在低语,
其中一位突然大声说:“查嘎波热。”
配色是白的,是这个意思吗?
后座是几个卫藏男子在问答:“考上公务员了吗?”
“考上了。”“唉,没考上。”
旁边来了一对母女,腼腆的母亲说老家是安多拉让[4],
读一年级的孩子反复地、努力地念着拼音:
“Liu绿-Ye野-Xian仙-Zhong踪”。

风吹来,风声听不见,听见的是每扇窗户上挂着的
各色镶布[5]如波浪一般起伏的声响。
鸟飞过,从西头的金顶穿过东头的金顶,
一下子浑身金光,就像变成了火凤凰。
不近不远的山顶积雪不化,如同永恒的背景。
往下看,转经的人流变得很慢、很慢。
仿佛什么都能清楚地看见,不禁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然而觉康[6]金顶后面的觉康金顶本来是怎样的?
祖拉康后面的祖拉康本来是怎样的?
拉萨后面的拉萨本来是怎样的?

我起身离去,穿着刚买的绣花藏靴,
左右脚不分的传统式样不太习惯,
倒也可以慎重地走在这石板地上,
再也没有比独自行走更无需给他人添麻烦。
等一等,就是这里,走到这里须放慢脚步!
七年前,也是五月,五月二十七日的下午,
那两个帅气的安多男孩,达吉和多杰才旦[7][1],
正是在转经道上的这里,将青春的肉体点燃,
那两簇火红的烈焰,那两团升向空中的烟雾啊,
已被迅速地忘却,忘却……

愈发地暗自了然:这座寺院是不真实的,
这座城市是不真实的,没有比这里更不真实的所在了。
作为一个依凭良心默默地收集灰烬的人,
一切的一切,多么地徒劳。

2018-5-7,拉萨


注释:
[1]祖拉康:གཙུག་ལག་ཁང་།(Zuglagkhang),大昭寺,尊者达赖喇嘛称其为“全藏最重要的寺庙”。由吐蕃(图伯特)君王第三十三代赞普松赞干布修筑于公元7世纪,政教法王第五世达赖喇嘛扩修于公元17世纪,但在文革中,古老佛像基本被毁,徒留受损建筑,直至1970年代中期才重建。
[2]火劫: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在拉萨大昭寺,供奉觉沃佛像的主殿觉康及上方的金顶突发火灾。当晚火被消防警察和僧众扑灭。次日信众虽可朝拜,但觉沃佛像背后新挂有帷幔,一些殿堂关闭。迄今当局并未对这场火劫有公开的、完整的、如实的交代。
[3]塔觉:དར་ལྕོག(Tarchok),悬挂或系绑经幡的柱子或树枝。
[4]拉让:བླ་བྲང་།(Lobrang),即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得名于城中大寺拉卜楞寺。
[5]镶布:ཤམ་བུ། (Shambu),挂在窗户或门前的藏式图案的布帘。
[6]觉康:ཇོ་ཁང་།(Jokhang),拉萨大昭寺供奉佛祖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的佛殿,是最中心的神圣佛殿。

[7]达吉和多杰才旦:达吉(Dhargye),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求吉玛乡人,多杰才旦(Tobgye Tseten),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博拉乡人。他俩在拉萨一家藏餐馆打工,2012年5月27日下午两点多,在大昭寺与对面的八廓派出所之间的帕廓转经道上自焚抗议,牺牲,年仅25岁及19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