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有关那场火劫的诗(三)

2019-06-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拉萨大昭寺的神圣佛殿觉康,于火灾六个多月后拍摄。(摄影者唯色)
图说:拉萨大昭寺的神圣佛殿觉康,于火灾六个多月后拍摄。(摄影者唯色)

【果然忘性大于记忆……】

果然忘性大于记忆,
仅仅八个月,几乎无人再谈起那场大火。
当我再次走入那间几乎恢复原样的觉康[1],
闻不到丝毫焚烧的气味,各种供品的味道更加浓烈,
至尊之像亦如事发前一样丰满甚至更加丰满,
这与每天不停地、反复地上金有关。
看上去像纯金打造的华盖过于崭新,
毕竟不是原物,未经数百年的香火熏染,
周遭站立的菩萨们微笑如常,
似乎就地转世瞬间便可完成。
一位面熟的僧人打断我的问话,
以平静的表情平静的声音说“囊达敏杜”[2],
“没有任何事发生吗?”反倒是我不平静,
而他再多的一句也不肯说了。

或者我应该继续讲述吱吱[3]的故事,
是吱吱,而不是潜藏于现代交通工具之内
悄然而至的、接踵而至的外地老鼠。
那些拇指长的吱吱,灰白色,小小的眼睛亮晶晶,
往昔在白拉姆[4]像前跑来跑去,
啄食着铜质器皿里供放的青稞,
已被在此安营扎寨的老鼠咬死殆尽。
我曾在这里目睹过惊人的一幕:
一只只黑色的、硕大的老鼠挥舞着尾巴,
爆呲着尖利的牙齿,公然地在各个佛殿驰骋着,
朝圣者赶紧纷纷闪开,像是生怕被咬住……
对了,造成火劫的元凶,会是这些坏家伙么?
还是说,另有肇因却不可告人?

是不是除了日日上金,更迫切的是需要重塑记忆?
金光灿烂的觉沃佛[5]无欲无求,反而是
需要觉沃佛护佑的人们争相付出各种献供,
似乎如此这般,双面人的生活才不致失去平衡,
这是多么地啼笑皆非。

2018-9-6,拉萨

注释:
[1]觉康:ཇོ་ཁང་།(Jokhang),拉萨大昭寺供奉佛祖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的佛殿,是最中心的神圣佛殿。
[2]囊达敏杜:སྣང་དག་མི་འདུག(Ngadak mingduk),没事、没关系、没问题的意思。
[3]吱吱:ཙི་ཙི།(Tsitsi),老鼠。
[4]白拉姆:དཔལ་ལྷ་མོ།(Pel Lhamo),大昭寺二、三楼之间拐角处有两尊女神的神圣塑像:长着蛙脸的白拉白东玛与三目圆睁、露齿而笑的白拉姆,都是万神殿中居首位的女护法,也是大昭寺乃至拉萨的大护法——吉祥天女班丹拉姆示现的不同法相,但在民间传说里是班丹拉姆的女儿。这两尊塑像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砸,文革后塑新。
[5]觉沃佛:ཇོ་བོ།(Jowo Rinpoche),即拉萨大昭寺主供佛像——佛祖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藏人又尊称“觉仁波切”,意为释迦牟尼至尊之宝。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