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这让人扑哧一乐却似乎有效的洗脑术啊

2019-08-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这即是在喜德林寺废墟上重盖的仿若寺院的新建筑。(唯色拍摄。)
这即是在喜德林寺废墟上重盖的仿若寺院的新建筑。(唯色拍摄。)

这让人扑哧一乐却似乎有效的洗脑术啊
唯色

这让人扑哧一乐却似乎有效的洗脑术啊,正如那本书[1]里
写的:“……反复在喂食前摇铃,它们就会对铃声做出反应,分泌唾液。”
最终变成留声机,“任凭主人摆布,把它们的唱针放在唱片上”。

“把它们的唱针放在唱片上”,
比如在这个改成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朗孜厦[2],
数间阴森森的牢房,数个惨兮兮的塑像,一些简陋的刑具,不足为奇。
从挂在墙上的几个小小的扩音器,传出三段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有的人怀着一线希望,
在墙上刻下了计算关押时间的符号,
但是一天一天,是多么漫长的日子。”

“旧西藏有许多野蛮而残酷的刑罚,这里曾有不同的刑具,
实施剜眼、砍手、断足、剥皮等酷刑。”

“这是朗孜厦唯一的一间办公室,
负责向百姓征税、征粮、征差。”

配着单调的音乐,这三段普通话一直在循环、循环、循环,
起初让人哑然失笑,因为情节大多虚构,听久了就有点抓狂,
犹如并不锋利的刀片,一直在锲而不舍地,割着耳朵,割着
脑神经,割着灵魂……“把它们的唱针放在唱片上”。

离去时,门口有两个小女孩抱着一本登记簿,
在替上厕所的母亲值班。大的秀丽,脸颊红彤彤,小的亦好看。
“藏族人不登记,汉族人登记”,女孩认真地说。
为什么?她俩懵懂不知。以此证明洗脑术的神效么?

对面是一座佛殿,安置着一个巨大的、铜质的转经筒,
装有佛陀的无尽话语,人们以顺时针方向推动着,碰撞出清脆铃声。
又闻远处传来报时声,哦“四月间,天气寒冷晴朗,钟敲了十三下”[3] ……

2018-4-14,拉萨

注释:
[1] 即(英)多米尼克·斯垂特菲尔德《洗脑术:思想控制的荒唐史》,张孝铎译。
[2] 朗孜厦:སྣང་རྩེ་ཤག(Nangtseshar),原为图伯特政府甘丹颇章政权时的拉萨法院,第一层为监狱,第二层为办公地,位于拉萨八廓北路的一座三层藏式建筑,南面是大昭寺。现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3] 引自(英)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第一句,董乐山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