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在岡仁波齊遇到的行腳僧,及聖山南面的藏人與流亡的精神領袖(十六)

2021-09-02
Share
唯色RFA博客:在岡仁波齊遇到的行腳僧,及聖山南面的藏人與流亡的精神領袖(十六) Limi藏人向信仰的法王供奉宣舞
(Limi藏人提供)

19、試看今日聖山兩邊的“宣”(上)

1993年夏天,直貢澈贊法王第一次去Limi時,在古老的仁欽林寺接受了當地人的宣舞供奉。從一段約4分鐘的視頻可見,13位身穿絳紅氆氌裙袍並披皮毛拼接繡片的披風、頭戴形狀特別頭飾並佩珠寶銀製嘎烏[1]的婦女,在達瑪鼓緩慢、單調而莊嚴的伴奏中,她們交叉握手在身後並緩緩起舞,與古格遺址的紅廟大殿壁畫上的宣舞完全一致;她們朝着法王微微垂首並緩緩吟唱,對法王不辭辛勞的親臨,賜予Limi地區從未有過的殊榮充滿感激。不止一次領受過宣舞的供奉並對宣舞有研究的法王強調:宣在表演上最大的要求是不能有很多的身體動作,在悠長而重複的歌聲中,基本上就是前後緩慢地輕搖,上下緩慢地起伏,其實更似一個合唱隊。森給滇真仁波切也說,小時候在老家普蘭的村子裏,見到過女性長輩們邊緩緩唱歌邊緩緩跳宣,但不怎麼愛看,因爲太慢了,又很長,小孩子們都坐不住。

201511月,在直貢澈贊法王創辦的首屆舍衛城佛教文化節上,“來自尼泊爾、不丹、錫金與拉達克的各喜馬拉雅區域的不同民族信衆,展示了各地的傳統文化藝術”[2],其中就有來自Limi地區的宣。14Limi婦人依舊如故,以類似古老壁畫上的裝束和姿勢,向來自各地的信衆和佛教僧尼莊嚴奉上宣的歌舞。佛陀在菩提伽耶的樹下降魔成道的圖片投影於舞臺背景,熠熠生輝,如同是給一代代傳承者的加持和祝福。一些流亡異鄉的老人喜極而泣:“以前幼年時在家鄉見到過、聽到過宣,眼前的所見所聞與往昔完全一樣。傳統沒有失去,感念不已,也因此更加思念故鄉的親人和故鄉的一切。”甚至從普蘭來的人們也感動而泣,認爲Limi人完整地保持了宣的傳統。

在直貢澈贊法王創辦的首屆舍衛城佛教文化節上的宣舞。(Limi藏人提供)
在直貢澈贊法王創辦的首屆舍衛城佛教文化節上的宣舞。(Limi藏人提供)

而在聖山的這一邊,被冠以“宣舞的故鄉”的阿里地區,宣於近年獲得了中國的“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稱號,唯一一個會宣但記不全宣的80多歲老婦卓嘎獲得了“傳承人”的稱號。看上去,宣得到了自“解放”以來前所未有的重視,卻又矯枉過正,以致於無論是在札達縣還是在普蘭縣,宣舞的普及幾至氾濫:編成了小學生的廣播體操在學校操場跳,編成了藏人大媽們的廣場舞在當地廣場跳,並且把這一地區的民間舞種都一併統稱爲宣。更有藝術團的美人們,服飾華麗,妝容漂亮,將改編之後的宣跳給“援藏幹部”和官員看,跳給到此一遊的獵奇遊客看。

“現在的宣已經很誇張了”,出生於普蘭的森給滇真仁波切感嘆。是啊,有着千年悠久歷史的宣,已被改編得就像是如今許多人活在“美圖秀秀”的世界裏,而失去了本來面貌。

我從西藏電視臺播出的“2021春節藏曆新年聯歡晚會”上看到一場令人目不暇接的宣舞,表演者來自阿里地區各縣藝術團及西藏大學藝術學院等,在以聖山聖湖和古格壁畫的影像作爲絢麗佈景的舞臺上,表情嫵媚、眼波流轉的美人們舞姿之奔放,動作幅度之大,甚至高高地抬起了大腿,不由得讓人很是佩服竟將傳統宣舞幾乎改編成了大腿舞的編導們。

西藏電視臺“2021春節藏曆新年聯歡晚會”上的宣舞。(網絡視頻截圖)
西藏電視臺“2021春節藏曆新年聯歡晚會”上的宣舞。(網絡視頻截圖)

如果是藏人編導,不知道今天還需不需要學習被認爲是“重要的藏族舞蹈理論經典著作”的《知識總彙》?由19世紀的藏傳佛教“利美不分宗派運動”的代表人物貢珠·雲丹加措、噶瑪噶舉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所著述的,薈萃西藏傳統文化的鉅著《五巨寶藏》中的《所知藏》即《知識總彙》,囊括了語言學、因明學、工巧學、天文學、醫學和藝術等知識,其中對包括宗教與世俗的舞蹈有“舞蹈九技”的教導,並有“五戒”的叮囑:“雄壯兇猛的舞蹈,過多的搖動會失誤。傲慢柔軟的舞蹈,過多的做作會失誤。伶俐輕便的舞蹈,過多的慌忙會失誤。緩步慢速的舞蹈,過多的懶散會失誤。優美典雅的舞蹈,過多的大動會失誤。[3]

當然,如果現今的舞蹈編導認爲這是陳腐之見,既不現代不時尚也不能抓住觀衆的眼球,那我也就只好攤手自嘲:好吧,你們開心就好。儘管我沒有學過“舞蹈九技”也不擅歌舞,但懂得對傳統的尊重,也有着起碼的審美,還知道這一點:能夠稱作宣的傳統歌舞是需要因循守舊而不需要改革創新的,否則就沒有必要列入“非遺”。

另外從樂器上可以聽出,達瑪鼓與素吶從宣的主要樂器變得不重要,而宣以前沒有采用過的樂器,包括中國樂器、西洋樂器成了最強音,這是爲了表示文藝革新的現代和進步嗎?歌唱也變得不是主要的,成了很次要的,一改類似合唱隊的原貌,呈現的是眼花繚亂的舞蹈。我很期待視頻上出現歌詞的字幕,畢竟宣歌二十五首,哪怕採用一首也是寶貴,但出現了翻譯成中文的兩行歌詞字幕:“勝似金銀珠寶的吉祥雨露降大地,豐收在即樂開懷。”

顯而易見,文藝工作者們從幾乎全是表達宗教信仰的歌詞中,很不容易地,找到了讚美世俗生活的兩行,濃縮爲對“豐收”的期待。這分明是農耕社會的景象啊,倒也會讓天天聲稱給西藏帶來幸福生活的領導們滿意,以爲是讚美其政績。不知道宣歌二十五首裏面是不是真的有這樣一首宣歌:毫無古老歌謠的風格和韻味,所謂“樂開懷”這樣的翻譯土得掉碴。

 

註釋:

[1]嘎烏:護身盒,內置有聖物等,是一種隨身攜帶的佛龕。

[2]舍衛城佛教文化節官方網站: http://www.greatshravasti.com/cn/

[3]轉自藏人學者丹增次仁在《西藏民間歌舞概況》一書中對《知識總彙》的介紹。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