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在岡仁波齊遇到的行腳僧,及聖山南面的藏人與流亡的精神領袖(十七)

2021-09-16
Share
唯色RFA博客:在岡仁波齊遇到的行腳僧,及聖山南面的藏人與流亡的精神領袖(十七) 西藏電視臺“2021春節藏曆新年聯歡晚會”上的宣舞。
(網絡視頻截圖)

試看今日聖山兩邊的“宣”(下)

從中國官宣上看到這樣一種敘事:“阿里宣舞是僅存於阿里地區的舞蹈種類,被列爲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在此之前,宣舞曾面臨着嚴峻的考驗,幾乎瀕臨消失。”[1] “歷經千年的歲月,宣舞如今已經快要淡出世人的視線。……歷經千年時斷時續的傳承,十三宣舞宣果目前已無一人在世。……解放前,格魯離世,桑傑卓瑪逃往印度。整個藏區,能夠跳出‘古格十三宣’的便只剩卓嘎一人。……由於多年鮮人問津,宣舞服飾如今基本無處可尋,只有託林村一戶名爲仲窮的宣果後代還存有一套真正的宣舞服。十三宣舞的歌詞、曲調和動作也在千年之間散佚了大部分。卓嘎依稀只記得宣舞中的六段。[2]然而,這樣的敘事是很有問題的。

西藏電視臺“2021春節藏曆新年聯歡晚會”上的宣舞。(網絡視頻截圖)
西藏電視臺“2021春節藏曆新年聯歡晚會”上的宣舞。(網絡視頻截圖)

並非因爲千年歲月漫長才造成了宣舞瀕臨消失,根本不是這樣;同樣的時光流逝,何以聖山岡仁波齊另一邊的Limi地區的宣舞就沒有消失呢?另外,所提及的桑傑卓瑪又爲何要在“解放前……逃往印度”?難道不是與1959年的所謂“解放”,而成千上萬的藏人被迫逃往異國他鄉有關嗎?對歷史事實的選擇性記憶、有意識遮蔽,既不誠實又分明透着狡猾。

至於這樣的報道更是對傳統的篡改和否定:“在卓嘎當年被迫爲達官顯貴們跳舞的託林寺,她的徒弟們手挽手爲賓客們送上來自遠古的舞姿與歌聲。”[3]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賓客會有資格在託林寺觀賞遠古的宣。當卓嘎的徒弟們模仿壁畫上的宣輕歌曼舞時,當曾經的古格王室和喇嘛尊者被一個個缺乏審美與風度的官員、遊客取而代之時,在文革中被腰斬且兩邊塑像被毀的“銀身三怙主”的面前,某種隔世感是真的被隔世了,再也回不來了,徒剩下一地的荒謬。

西藏電視臺“2021春節藏曆新年聯歡晚會”上的宣舞。(網絡視頻截圖)
西藏電視臺“2021春節藏曆新年聯歡晚會”上的宣舞。(網絡視頻截圖)

那位連宣舞種類也記不全的傳承人卓嘎,以“翻身農奴”的口吻“憶苦思甜”,稱自己年輕時身爲“農奴”學習宣舞並非心甘情願,“當時農奴每家每戶必須出一位婦女,去官員那裏學習跳舞。除了選定的人,別人都不能跳宣舞,因爲它是一種宮廷舞蹈。學起來倒不是很難,但是我很害怕,因爲如果學不好就交不了差。交不了差的話,就要當那些官員的小妾,受到這樣的懲罰。”[4]可是另一篇報道又寫:“卓嘎20歲時,一次偶然的機緣,她撞到十三宣舞的最後一位舞者格魯和她的女兒桑傑卓瑪正在院子裏練舞。美妙的舞姿和精緻的服飾令卓嘎着了迷,便央求她們盡相傳授。”[5]

看來這位唯一僅存的傳承人需要黨的文藝幹部來格式化一下她衰老的記憶,總不能這麼自相矛盾地戲說自己卑微的人生吧。

 

註釋:

[1]中國西藏網:全國政協委員洛桑山丹:請到阿里瞭解真實的阿里故事 http://kbtv.sctv.com/xw/qxxw/201703/t20170310_3319176.html

[2]西南在線新聞網:西藏阿里:千年古格宣舞亟待搶救http://www.cdsf.org.cn/a/index/26131.html

[3]人民網:西藏五十年:千年宣舞舞翩躚(組圖)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5/0819/c70731-27487543.htmlm

[4]同上。

[5]國際在線專稿:藏地之美:雪域高原上的千年“宣”舞(高清組圖)http://news.cri.cn/gb/42071/2015/08/28/8171s5083448.htm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