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有关尧西达孜府邸的诗(二)

2019-09-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尊者达赖喇嘛家族在拉萨府邸——尧西达孜府的图像记录:1950年代(翻拍)-2013年-2018年4月、5月、7月、9月、10月(唯色摄影)-2019年5月(藏人摄影)。(注:为去年有关尧西达孜的九首诗配了这张图片)
图说:尊者达赖喇嘛家族在拉萨府邸——尧西达孜府的图像记录:1950年代(翻拍)-2013年-2018年4月、5月、7月、9月、10月(唯色摄影)-2019年5月(藏人摄影)。(注:为去年有关尧西达孜的九首诗配了这张图片)

有关尧西达孜府邸的诗(二)

尧西达孜突然间变成了大工地

唯色

尧西达孜[1]突然间变成了大工地,
绿色塑料网将它完全遮盖,
保安与便衣的严密封锁,连本地人
都没发现这七十多年的老房子已被拆光。

除非是在跟前或邻近的高处,否则看不见
黄色吊车伸缩着长长的吊臂在挖掘,
几辆卡车进进出出,
蚂蚁似的工人忙碌着。

(我曾走入的那幢尊贵的府邸呢?)

近在咫尺的颇章布达拉沉默地
注视着这场变故,如同当年沉默地
注视着史上最悲恸之夜的匆匆逃亡。
一条不长的道路,原本从颇章东门穿过树林与花园,
径直通向世俗亲人的家,青年尊者回来过,
住在三楼,慈母会烘烤他爱吃的安多帕勒[2] ,
顽皮的幼弟会扑向他的怀抱。

省略主人离去后这空房子的种种沧桑不提,
甚至一个多月前还是我见过的样貌:
有破败,有部分坍塌,然而结构犹在,雕梁画柱犹在,
每天的阳光依旧照耀着由奇异的图案拼接的铁栏杆,
投射在地面、墙面的光影犹如坛城幻景,令人入迷,
竟已完全不复存在,此时此刻。

(我曾走入的那幢尊贵的府邸呢?)

犹豫再三,我还是想试试运气,甩掉尾巴之后,
迅速地,从城市百货商场的室外楼梯下去,
分分钟站在那工地的入口处。
两个汉人男女正在观望,像是附近的小生意人。
我一边拍摄一边搭话,抑制不住地发笑,
因为他俩用四川话认真地对我说:“晓得不?
这里以前是文成公主住过的房子,几千年了……”

无处不有的公主神话足以打败历史,与
据说将在此修盖的陈列馆有一样的神效。
“陈列什么呢?”我假扮无知的游客。
“这就不晓得喽,国家想陈列什么就陈列什么嘛。”

我被某种荒诞感吸引,忽略了突然出现的危险:
三个穿深色夹克的男子从拐角处直奔而来,
我毫无防备地将镜头移向他们。
“不准拍摄!立即删除!”他们吼道。
“这不是文成公主住过的地方吗?”我掩饰道。
“跟文成公主没关系!”这一点倒是符合事实。

他们是我的族人,更是国家机器的螺丝钉,
被驯服的平庸催生了更多的恶,甚至狰狞地
要抢夺我的手机,或者“跟我们走”。
时间短促,若不服从,会有更多的麻烦,
我只好当面删除长达五六分钟的视频
和多张图片,惶然离去……

(我曾走入的那幢尊贵的府邸呢?)


2018-4-25

注释:
【1】    尧西达孜:ཡབ་གཞིས་སྟག་འཚེར།(Yapshi Taktser),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家族之名,依传统也是房名。又写亚溪达孜府。1939年,随四岁的尊者因被寻访为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转世而去往图伯特首府拉萨,尊者家族从安多达孜(又写“当采”、“塔泽”,今青海省平安县红崖村)迁至拉萨,政府专门建造宅邸,于1941年落成,位于布达拉宫东侧。又名坚斯厦。
【2】    安多帕勒:ཨ་མདོ་བག་ལེབ།(Amdo Palep),指安多地区做的一种面饼,厚且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