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有关尧西达孜府邸的诗(三)、(四)

2019-09-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尊者达赖喇嘛家族在拉萨府邸——尧西达孜府的图像记录:1950年代(翻拍)-2013年及2018年4月、5月、7月、9月、10月(唯色摄影)-2019年5月(藏人摄影)。(注:为去年有关尧西达孜的九首诗配了这张图片)
图说:尊者达赖喇嘛家族在拉萨府邸——尧西达孜府的图像记录:1950年代(翻拍)-2013年及2018年4月、5月、7月、9月、10月(唯色摄影)-2019年5月(藏人摄影)。(注:为去年有关尧西达孜的九首诗配了这张图片)

我想重返废墟之中但已枉然


我想重返废墟之中但已枉然,
那么我曾无数次走入的喜德林废墟呢?
犹如变魔术,在原地,一幢过于崭新的
仿若寺院的大屋,来不及做旧就上场,
只能忽悠脑残和假装是脑残的机灵鬼。

那么我曾数次走入的尧西达孜呢?
一个多月前还保留着往昔的形态,
如今就地消失,将由另一幢大屋替代……
悲欢离合的记忆会这么轻易地被删除吗?
生离死别的遭际会这么轻易地被改写吗?

面对复制品,只能保持一定的距离,
却无法阻挡业已消失的前世今生在眼前
闪回,在梦中闪现。请不要企图以假象
取代之前的每一个灾难,文字与图像
铭记了所有细节,包括子弹的痕迹。

从自主之地沦为无主之地,
从逐渐的崩塌,到飞快地被夷平,
这背后有着怎样的看不见的暴力?
又会改写成什么样的新篇章?

无主之地是不得不放弃之地,
也是强者的占领之地,但因果流转着,
真正的主人从来没有真正地缺席过,
而我仅想以记录来挽留未被摧毁前的风景。

2018-5-23,拉萨


趁天色向晚,我又悄悄去探望消失的废墟


趁天色向晚,我又悄悄去探望消失的废墟——

尧西达孜的原址上,已用水泥和钢筋筑起一层楼之高,
逆光下,相距很近的颇章布达拉如被火焰吞噬,
散发着混沌的末世光晕。

“最早文成公主住过,后来她搬去布达拉宫了,”
一个在旁边咖啡馆打工的云南青年不容置疑地说。
又说这里早成了危房,有的部分还塌了,
整体还可以,不知何故不维修,两个月前
全拆了,现在可能是要盖个商场吧。
他以为我是游客,说这里没什么看头。

喜德林废墟已经焕然一新,
一幢貌似佛殿的建筑兀然出现于原址,
但难以靠近,被一排高高的铁栅栏挡住。

“好像是个寺院,好像在什么革命中被破坏了。”
一个来考公务员的那曲青年犹豫地说:
“今年过了洛萨[1]后重盖的,空空的,一个僧人也没有,
听说要设成展览馆,周围住的居民全都要搬走。”
他租的屋子很小,是旧日僧舍,一个月八百元。
他也以为我是游客,也说这里没什么看头。

深夜,读到莫斯科在一九九〇年代的系列“修复”——
“就这样,通过修复,而不是物理的拆除,艺术公园
是保存了记忆,还是展开了一种新的‘除忆诅咒’呢?”[2]

问题是,尧西达孜与喜德林,真的遭到了物理的拆除,
我日日夜夜听见了消失时的哭声。

2018-6-7,拉萨

注释:
【1】    洛萨:ལོ་གསར་(logsar)藏历新年,从前一年的藏历12月29日至来年的藏历1月16日,有各类庆祝活动。
【2】    引自(美)斯维特兰娜•博伊姆《怀旧的未来》,杨德友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