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记那尊被砸得疼痛四散的佛像

2019-10-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我当时在拉萨街头拍摄的照片。这首诗即这张照片的描述。(唯色提供)
我当时在拉萨街头拍摄的照片。这首诗即这张照片的描述。(唯色提供)

 

我的这首诗出现在“2019威尼斯双年展”上。属于印度艺术家Shilp Gupta的装置作品《For, in your tongue, I cannot fit》。一百位从7世纪至今的不同国家的诗人,写下的诗句印在被铁枝如利剑穿透的白纸上,并以100个麦克风不停地传出由多种语言的领读,众声和应如交响乐一般……艺术家说她创作这个作品是为了强调“当今我们自由表达权利的脆弱性”。(唯色提供)
我的这首诗出现在“2019威尼斯双年展”上。属于印度艺术家Shilp Gupta的装置作品《For, in your tongue, I cannot fit》。一百位从7世纪至今的不同国家的诗人,写下的诗句印在被铁枝如利剑穿透的白纸上,并以100个麦克风不停地传出由多种语言的领读,众声和应如交响乐一般……艺术家说她创作这个作品是为了强调“当今我们自由表达权利的脆弱性”。(唯色提供)

 

我的这首诗出现在“2019威尼斯双年展”上。属于印度艺术家Shilp Gupta的装置作品《For, in your tongue, I cannot fit》。一百位从7世纪至今的不同国家的诗人,写下的诗句印在被铁枝如利剑穿透的白纸上,并以100个麦克风不停地传出由多种语言的领读,众声和应如交响乐一般……艺术家说她创作这个作品是为了强调“当今我们自由表达权利的脆弱性”。(唯色提供)
我的这首诗出现在“2019威尼斯双年展”上。属于印度艺术家Shilp Gupta的装置作品《For, in your tongue, I cannot fit》。一百位从7世纪至今的不同国家的诗人,写下的诗句印在被铁枝如利剑穿透的白纸上,并以100个麦克风不停地传出由多种语言的领读,众声和应如交响乐一般……艺术家说她创作这个作品是为了强调“当今我们自由表达权利的脆弱性”。(唯色提供)


离开拉萨二十天了。
常常想起那尊脸被砸扁的佛像。
是在冲赛康居委会门前的一个小摊上,
远远地,我就看见了它。
我本是去冲赛康市场买些蕨麻,
可是看见它,就被突如其来的忧伤击中了。

我不由自主地走向被砸成那样的它,
感觉它有生命,正疼痛地依靠着货架,
脸被砸扁,胳膊被砍断,而且拦腰被斩。
它就那么疼痛地靠在货架上。
它的周围是酱油、豆瓣、色拉油和一卷卷卫生纸,
全都来自早已进入我们生活的中国各地。

它的脖子上挂着曾经精美的镶有彩色石头的项饰,
它的怀里还有一个狮面人身的怪兽,
一起放在一座残缺的佛塔上。
而从前,都被供奉在哪些神圣的寺院或虔诚的家庭?
它就那么疼痛地靠在货架上,
神情虽然静如止水,我却痛入骨髓。

我忧伤地看着它,彷佛看见了一个故事的发生,
以及,故事后面的历史和现实。
我啊,我真的能够感受它和我隐隐的缘分,
像融化的雪,从高高的山顶漫过我的身心。
摆摊的小贩双手抱着膝盖,
向我兜售:“买吧,老佛像哦,很好看不是?”

“什么时候被砸成这样的?”我问。
“文革嘛,当然是文革啦。”他仰头又说。
“多少钱?”我真的很想买下,很想带回家中,
可是这个来自江西的小贩一口咬定“三千”,
使我只好遗憾地、难舍难分地、从此惦记地
离开了这尊被砸得疼痛四散的佛像。

我仅仅拍摄了几张照片,
仅仅,在想念的时候,时不时地打开电脑看看。
朋友说,也许是崭新的佛像,为了卖个高价,
故意被砸成这样,然后编造了一个文革情节也说不定。
是啊,说不定真是这样,可是疼痛犹在,
我只有写下这些文字来释怀。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