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在岡仁波齊遇到的行腳僧,及聖山南面的藏人與流亡的精神領袖(十九)

2021.10.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唯色RFA博客:在岡仁波齊遇到的行腳僧,及聖山南面的藏人與流亡的精神領袖(十九) 隨着冬天降臨,從普蘭運送物資到Limi山谷的車輛。
(圖片來自instagram)

21、流亡者的命運及老大哥的魔力

隨着對喜馬拉雅地區的逐漸瞭解,我意識到圖伯特民族的流散,可能不只是指1959年隨尊者流亡異國的族人,還可能包括分佈在喜馬拉雅地區的藏人。一夜之間,他們在各自的家鄉被阻擋在矗立着嶄新界碑的邊界之外,成了處在“跨境”之間卻並不容易“跨境”的邊民,神山聖湖等諸多聖蹟雖近在咫尺,卻從未有過的遙不可及。

正如康奈爾大學人類學系一位學者撰寫的文章(是對尼泊爾水利發展、水電建設以及對喜馬拉雅水電狀況所做的研究)中說:“……這些住在中尼邊境的尼泊爾居民中的大部分人都持有中尼邊民證,他們可以持此證跨境去中國西藏進行區域貿易或探親:這已是喜馬拉雅邊境地區之間流通的歷史模式的一種當代演繹。” 而且,鑑於“近期中國在尼泊爾的投資模式和‘跨越喜馬拉雅的握手’,即跨界基礎設施建設的項目”,“這些村落裏的居民對於自己周圍環境變化的速度感到既興奮又擔心。”[1]

犛牛和馬依然是Limi山谷的主要交通工具。(圖片來自instagram)
犛牛和馬依然是Limi山谷的主要交通工具。(圖片來自instagram)

Limi地區的藏人也同樣持有“中尼邊民證”,也同樣面臨着令他們“既興奮又擔心”的變化。但必須說明的是,Limi藏人的“邊民證”只能在普蘭縣內使用,普蘭縣之外的地方是不能去的,包括聖山聖湖。如果遇到特殊情況關閉邊界,那麼“邊民證”也是無效的。不過我須謹慎地討論流亡的話題。比如對於Limi藏人,不應把他們看作是流亡藏人。畢竟他們生活在自己的家園,沒有失去自己的家園,也沒有背井離鄉,飽受流亡之苦。即便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去往其他地方包括普蘭謀生,但是他們的根依然在Limi,而那裏依然沒有改變多少:沒有被外來者“解放”,目前連中國遊客都沒有。

然而他們所信奉的宗教領袖,如直貢絳袞澈贊仁波切與努巴仁波切的故鄉都是拉薩,卻在人生的中途不得不逃離拉薩,從此不歸。如果不是因爲遭遇劫難,他們一定不會去往鄰國度過餘生,所以他們纔是真正的流亡藏人。而且,後來還有從故鄉去往異鄉的年輕流亡者,如敬安仁波切和森給滇真仁波切,也是新一代的流亡藏人。從某種程度來說,他們的教法是隨着他們的流亡而流亡,並惠及了喜馬拉雅山麓守着小小家園的族人,以及更遙遠地方的異國有緣人,這就像是命運的一種奇特的安排。這樣的流亡命運未來會有怎樣的軌跡,還需要研究者和關注者予以更多的觀察。

就邊界而言,邊境地帶的邊民之間的日常生活:親屬關係,宗教社羣,貿易區域等等,一直維繫着相互間的網絡。這個網絡古來有之。這是一種超越了地緣政治的網絡,更多的與人性和信仰有關,如今卻日益受到干擾。一位朋友說,尊者達賴喇嘛前些年每次去拉達克舉辦法會時,都會有邊界另一邊的藏人悄悄過來接受灌頂,但他們會帶有歉意地解釋,由於不得不遵從命令,使得他們不得不驅趕牛羊進入拉達克牧場……。

另外,由於地理等客觀條件的限制,包括Limi等地方的邊民的生活物資實際上大多來自中國。有張照片上,小商店裏出售產自中國和尼泊爾的各種小商品。有張照片上,有中國的水瓶、康師傅方便麪。有個視頻:村民在農田收青稞,犛牛三三兩兩,拖拉機上寫着中文,是中國出產。還有個視頻:新年聚會的桌子上擺着中國飲料:茉莉清茶;當地人自制的青稞酒也擺在桌子上。有些器具來自印度,如鋁鍋和水壺。

慈悲而威猛的護法女神阿企秋吉卓瑪畫像。(圖片來自instagram)
慈悲而威猛的護法女神阿企秋吉卓瑪畫像。(圖片來自instagram)

隨着某種依賴程度的加深,使得某種壓力也漸趨逼近。又一次聯繫最初接觸的那位Limi青年,我開始小心翼翼,擔心自己的直言不諱會給他造成困擾。我不便提到他的名字,因爲他擔心會帶來麻煩。我無法想象這會是怎樣的麻煩:會被越境“喝茶”嗎?可是我們之間並沒有談過任何不宜談論的敏感話題。我主要是打聽他祖父的弟弟,他稱之爲“波啦”的爺爺,即我在岡仁波齊偶遇的行腳僧達瓊喇嘛。我主要關心的也就是他,以及由他蔓延開來的一個個故事。

Limi青年的憂慮是我非常熟悉的憂慮,我在許多藏人那裏感受到過,其實我自己也有類似的憂慮。我們都會把“瑟瑟其”(藏語小心)當做彼此的叮囑和告誡,並不敢暢所欲言,而是說着說着戛然而止,說着說着就此別過。說到底,我們都害怕老大哥。老大哥的陰影如同有着無所不能的魔力,可以隨意跨越任何一種“界”,無孔不入。但我還是很意外,想不到竟然連邊界之外的藏人,尼泊爾籍的藏人,也會如此提心吊膽。

是因爲貧窮的原因嗎?畢竟尼泊爾的貧窮很有名,連基礎設施的建設都匱乏。Limi地區處在大山中的峽谷地帶,時常面臨自然災害的威脅,這會讓當地百姓憂慮。2019年3月就有報道[2],氣候變遷下,融冰形成的冰川湖可能引發“冰湖潰決洪水”,而對千年古寺仁欽林寺造成威脅。報道稱:“氣候變遷不僅會危害有形的宗教資產,也會破壞無形的文化景觀。失去被受尊重的傳統,也可能嚴重衝擊、孤立這個偏遠的社區。”由衷地祈盼慈悲而威猛的護法女神阿企秋吉卓瑪繼續護佑Limi地區及其藏人。

註釋:
【1】《環喜馬拉雅區域研究編譯文集(一)——環境、生計與文化》書中的《水電國公民:尼泊爾水利發展前沿中的地域性與能動性》一文,由康奈爾大學人類學系Austin Lord撰寫,159頁。
【2】報道:氣候變遷衝擊尼泊爾山村 藏傳佛教千年古剎陷險境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