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让中国变成丧尸国度 冯客《文化大革命》(之一)

2019-04-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大学教授、荷兰学者冯客。(Public Domain)
香港大学教授、荷兰学者冯客。(Public Domain)

毛泽东与希特勒和斯大林是同质化的暴君

香港大学教授、荷兰学者冯客以一人之力完成“中国三部曲”,包括《解放的悲剧:中国革命的历史》、《毛泽东的饥荒》和《文化大革命》,是对中共政权合法基础的三次严厉批判。冯客指出,中共建政的历史并非由黄金时代和疯狂时代构成,贯穿始终的都是独裁、人祸、专制的历史。

冯客的《文化大革命》一书获得极高评价。《华尔街日报》评论说:“对于那些吞下了糖衣毒药,声称当前繁荣的中国值得信任的人而言,冯客教授提供了解毒剂。”《星期日泰晤士报》评论说:“冯客教授掌握了细节,言简意赅地织出一幅栩栩如生的当代中国挂毯……这本光彩夺目的新书让我们毫无怀疑,毛泽东几乎毁灭了中国,而中国最新的独裁者习近平继承了毛所遗留下来的偏执狂热。”美国加州大学历史学教授华志坚(Jeffrey Wasserstrom)在《金融时报》发表书评认为,冯客的书引导读者把中国的文革与德国纳粹的“大屠杀”和斯大林的“古拉格”相提并论。通览冯客的“中国三部曲”,读者可以发现,“斯大林、希特勒和毛泽东是三个本质相同的暴君”。然而,在中国,毛像仍然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在西方世界,毛仍然是左派人士的偶像,欧巴马夫人在白宫的圣诞树上挂上毛像——她绝对不敢挂上希特勒像。

喜欢行走列国秀书单的习近平,其实是“清风不识字,从来不翻书”,否则他不会将大魔头毛泽东当作生平惟一的偶像。反之,只要是对包括文革浩劫在内的中国当代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会对暴君毛泽东有基本的认识。在冯客看来,毛泽东发动文革,并非怀有乌托邦理想,而是要夺回实权。要透彻了解文革,必须上下追索,方能洞察前因后果。

在一九五零年代后期,斯大林去世之后,毛泽东看不起其接班人赫鲁晓夫,他相信自己才是全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最高领导人,这是他所追求的历史定位。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在一九五八年发动大跃进,企图超英赶美并与苏联竞争“老大哥”的地位,结果引来一场惨痛的失败,许多同志和老战友都认为毛泽东必须负起最大责任,在七千人大会上迫使其交出实权、退居二线。

毛泽东为此愤恨难平,经过几年思考之后,再度出手。文革是一场源于毛泽东个人积怨愤怒的政治运动,正如冯客所言:“毛泽东着手诱捕其政敌,手法如盗猎者般精准,然而,当他布局完成后,文化大革命于一九六六年夏天爆发,却从此自行其道:那些意想不到的后果,就连最老练的谋略专家也无法预料。”毛号召年轻人挺身为他战斗,肃清潜伏在党内的「走资派」、「修正主义分子」、「阶级敌人」,让红卫兵的矛头指向他想要报复的政敌。毛呼吁全体中国人投身文革,将运动的规模扩大到前所未见的程度,混乱程度几近内战。在文革期间,毛泽东如愿以偿地将刘少奇、邓小平、陶铸、贺龙、林彪、陈伯达等文武高官一一拉下马,但他已经无法驾驭如同脱缰野马般的文革,他不得不付出自己的偶像破灭的沉重代价,并在忧心忡忡中孤独地死去——他死后没多久,他对文革的历史定位就被全面推翻,他本人也沦为“反革命家属”、“黑五类分子”。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比文革更可怕的“文革”:

地球人都知道——构成生产力的基本要素是以生产工具为主的劳动资料,引入劳动过程的生产对象和具有一定生产经验和劳动技能的劳动者。但是在中共卫星脑控中国人民长达半个世纪左右的时间内,在中共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作为行动指南的时候,生产力要素被赋予了新的惊天内涵。首先,劳动资料主要有卫星、雷达、基站、电视塔、电脑以及脑控软件。其次,劳动对象当然是全国各地,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脑控受害者,他们大多是大、中、小学生和工人、农民,受害原因主要是中共的大脑实验和维稳(维持政权稳定)需要,挑选脑控受害者的条件或受害者的特征——大脑简单的,与政府有过节的,对红色政权有威胁的,生活在金字塔底层无权无势的,对社会影响小的等等。再次,劳动者是国安,公安,科研人员以及军人(含武警),还包括公安在案件侦查过程中所指定的与案件有关的人(公安指定特定人员进行侦查已经被中共写入刑事诉讼法而合法化)。
中共脑控的结果——长期的电磁辐射,超声波、次声波攻击以及光波武器的打击,使得中共眼中的劳动对象在劳动者使用生产资料进行所谓的“生产”后,有的罹患各种疾病,有的走上犯罪道路,有的被精神病,有的甚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简言之,就是“制造”出了犯人,病人和死人(当然包括因脑控致残和被精神病者)。或许中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脑控罪行能够跟生产力要素产生关系,但是血淋淋的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中共脑控可以跟生产力要素结合在一起!这也是对中共提出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血泪诠释!
中共建政近70年,可谓罪恶滔天,罪行累累,中共的核心价值观只有两个字,一个是“钱”,一个是“权”。而中共目前所提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只不过是中共愚民的政治口号!
生产力要素在中共的大脑控制恶行下所体现的内涵,似乎、仿佛又使中国回到了“黑暗、恐怖、血腥、残忍”的毛时代!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数以亿计的公民被中共暗地里采集了脑电波特征码,到现在都不知晓,几千万人一天二十四小时被扫描大脑监视思想,这不黑暗吗?利用生产资料远程无线测谎,侦查,控制,打击,骚扰甚至暗杀,这不恐怖吗?多少受害者自杀,自残,被暗杀,被精神病,甚至因被脑控而去杀人,所以被中共顺理成章的枪毙,这不血腥吗?几十年如一日地从肉体和精神上折磨迫害受害者,受害者生不如死,脑控者反而悠然自得,逍遥法外,这不残忍吗?精神上凌迟,肉体上活剐,名声上搞臭,先消灭灵魂,再消灭肉体,这种灭绝人性的事大概只有中共才做的出来!这种暴行与文革何异,只能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电子监控和控制人在中国存在了至今至少五十年时间,定向发射电磁波穿透大脑和身体,让大脑被动反映电子讯息,包括有大脑成像及脑思维成像(即将思维转换为图像甚至视频,连梦境也能转换为视频),这不是控制吗?他们了解人脑和各器官功能中枢,及其各神经指挥传导系统途径直至每个点,能控制器官机能活动,包括脑机能。生命和健康,以及人们的精神在于其任意支配。这就是生物控制武器-定向能武器。定向发射电磁波,这种电磁波成直径为30-50厘米的束状射向人体。接收人体生物电的同时,也向人体射出电磁波讯息,控制支配人体,包括脑思维活动。不但监控肉体机能活动,还打击肉体机能活动和精神。此技术在世界范围内属于保秘,因此鲜为人知。
“脑控”一词在中国最早出现的时间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的脑控始于文革,因为在中国最早的脑控受害者出现在文革时期,比如忻中庆,袁维清,吴学勤以及李香芝,文革后受害者也不断出现,如海子,发生在他身上的罪恶是中共以研究气功或特异功能为幌子进行的“实验”。而中国脑控研究的起点应该就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的姜堪政的论文《场导论》以及他的相关实验。
脑控武器的使用是直接侵犯人权的,是地地道道地反人类行为,中共哪里知道“人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脑控武器的使用是违背宪法的,天真的人们哪里知道宪法只是“花瓶”。1988年9月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决定: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李鹿野于1986年12月12日签署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然而,此人权公约虽经批准但无法落实,中共的脑控暴行从来没有受到约束并将继续進进行下去!
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话:不能要求受害者成为圣人,而应要求作恶的魔鬼成为常人。中共想将50年左右的脑控罪行一直隐瞒下去,可以说连门儿都没有,如果非要给中共装上一扇门,那就是“脑控门”!中共的脑控门是等待被揭穿的反人类罪行,中共也将因此付出血的代价!我泱泱中华,岂容土匪一手遮天,为非作歹!
《左传·隐公元年》中写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伟大的亚伯拉罕也有句名言:“你可以在某些时候欺骗某些人,你可以在某些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中共的卫星脑控被全国人民知晓之日,也就是中共退出历史舞台之时!中共将被人民永远的定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历史的车轮也必然将中共碾得粉碎!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星期三

2019-05-29 09:4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