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讓中國變成喪屍國度 馮客《文化大革命》(之一)


2019-04-02
Share
1 香港大學教授、荷蘭學者馮客。(Public Domain)

毛澤東與希特勒和斯大林是同質化的暴君

香港大學教授、荷蘭學者馮客以一人之力完成“中國三部曲”,包括《解放的悲劇:中國革命的歷史》、《毛澤東的饑荒》和《文化大革命》,是對中共政權合法基礎的三次嚴厲批判。馮客指出,中共建政的歷史並非由黃金時代和瘋狂時代構成,貫穿始終的都是獨裁、人禍、專制的歷史。

馮客的《文化大革命》一書獲得極高評價。《華爾街日報》評論說:“對於那些吞下了糖衣毒藥,聲稱當前繁榮的中國值得信任的人而言,馮客教授提供瞭解毒劑。”《星期日泰晤士報》評論說:“馮客教授掌握了細節,言簡意賅地織出一幅栩栩如生的當代中國掛毯……這本光彩奪目的新書讓我們毫無懷疑,毛澤東幾乎毀滅了中國,而中國最新的獨裁者習近平繼承了毛所遺留下來的偏執狂熱。”美國加州大學歷史學教授華志堅(Jeffrey Wasserstrom)在《金融時報》發表書評認爲,馮客的書引導讀者把中國的文革與德國納粹的“大屠殺”和斯大林的“古拉格”相提並論。通覽馮客的“中國三部曲”,讀者可以發現,“斯大林、希特勒和毛澤東是三個本質相同的暴君”。然而,在中國,毛像仍然懸掛在天安門城樓上;在西方世界,毛仍然是左派人士的偶像,歐巴馬伕人在白宮的聖誕樹上掛上毛像——她絕對不敢掛上希特勒像。

喜歡行走列國秀書單的習近平,其實是“清風不識字,從來不翻書”,否則他不會將大魔頭毛澤東當作生平惟一的偶像。反之,只要是對包括文革浩劫在內的中國當代歷史稍有了解的人,都會對暴君毛澤東有基本的認識。在馮客看來,毛澤東發動文革,並非懷有烏托邦理想,而是要奪回實權。要透徹瞭解文革,必須上下追索,方能洞察前因後果。

在一九五零年代後期,斯大林去世之後,毛澤東看不起其接班人赫魯曉夫,他相信自己纔是全世界社會主義陣營的最高領導人,這是他所追求的歷史定位。爲了證明這一點,他在一九五八年發動大躍進,企圖超英趕美並與蘇聯競爭“老大哥”的地位,結果引來一場慘痛的失敗,許多同志和老戰友都認爲毛澤東必須負起最大責任,在七千人大會上迫使其交出實權、退居二線。

毛澤東爲此憤恨難平,經過幾年思考之後,再度出手。文革是一場源於毛澤東個人積怨憤怒的政治運動,正如馮客所言:“毛澤東着手誘捕其政敵,手法如盜獵者般精準,然而,當他佈局完成後,文化大革命於一九六六年夏天爆發,卻從此自行其道:那些意想不到的後果,就連最老練的謀略專家也無法預料。”毛號召年輕人挺身爲他戰鬥,肅清潛伏在黨內的「走資派」、「修正主義分子」、「階級敵人」,讓紅衛兵的矛頭指向他想要報復的政敵。毛呼籲全體中國人投身文革,將運動的規模擴大到前所未見的程度,混亂程度幾近內戰。在文革期間,毛澤東如願以償地將劉少奇、鄧小平、陶鑄、賀龍、林彪、陳伯達等文武高官一一拉下馬,但他已經無法駕馭如同脫繮野馬般的文革,他不得不付出自己的偶像破滅的沉重代價,並在憂心忡忡中孤獨地死去——他死後沒多久,他對文革的歷史定位就被全面推翻,他本人也淪爲“反革命家屬”、“黑五類分子”。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