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让中国变成丧尸国度 冯客《文化大革命》(之三)

2019-04-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冯客教授在中国论坛揭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秘密。(RFA资料图片)
冯客教授在中国论坛揭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秘密。(RFA资料图片)

文化大革命对文明的掠夺和破坏

“文化大革命”这个名称是毛泽东异想天开的发明,这场运动的本质不仅与发展和振兴文化无关,反之,它摧残文化和毁灭文化,诱发和纵容人性中最邪恶的那一部分,让人与人之间彼此监视、彼此伤害、彼此杀戮。毛泽东就像坐在竞技场高处的神一样,以观看角斗士彼此厮杀为乐。

冯客在书中写到红卫兵的掠夺私人财产行径:他们将钱、珠宝和手表塞进口袋,并以文化大革命之名公然占用收音机和脚踏车,学校的宿舍里一下子气派起来。叶剑英的女儿叶向真有一次接受访谈时谈到一个细节:毛接见红卫兵,那天安门广场都是红卫兵。等到红卫兵退走以后,清洁工发现广场上到处是金条。金条来自红卫兵抄家的收获:“抄到一些人的家里头,知识分子或者过去的一些老的资本家,红卫兵把这些都抢来。金子沉啊,摆在自己的口袋里头,一高兴,一挤,一欢呼的时候,那金条都从兜里头都掉出去了。”

针对此一细节,刘晓波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想象一下当年情境:一面是向毛泽东的热泪盈眶和喊破嗓子的欢呼,是愚昧盲目到丧失理智的狂热;另一面是挤掉在狂热人群中的金条,是贪图抄家金条的阴暗自私,二者在文革对人性邪恶的纵容上有着内在的一致:红卫兵造反就是以毛泽东旗帜进行的公开抢劫。”

从这个细节中可以看到,红卫兵造反的原因并非在很多参与者的回忆中被凈化的“纯洁青春和理想主义”。可悲的是,由于中共对历史的掩盖和扭曲,今天中国大学生中极少数的“有志青年”,批判腐败的官场、关心工农的命运,却从毛泽东思想和文革寻求思想资源,以原教旨主义的毛派自居。他们举起毛泽东像反对毛泽东的继承人习近平。

这些时空错位的抗争者应当记取刘晓波的警告:“文革中的人性真相,不能说全无理想主义成分,但也使人的权力欲和破坏欲有了尽情发泄的机会。……‘夺权’会成为文革初期的最著名口号。所以,邓时代‘一切向钱看’的道德荒芜化,早已在毛时代的‘一切向权看’的道德沙漠化中完成,拜金主义不过是的拜权主义的变种。毋宁说,广场上那狂热的欢呼和散落的金条,就是‘拜权’与‘拜金’的绝妙结合。”

与小打小闹的红卫兵相比,真正的大盗是文革小组成员。冯客指出,一如赫尔曼·戈林前往巴黎二十次,从美术馆挑选最好的艺术品供其个人珍藏,中共特务头子康生造访全国的主要保管中心,累积了大量令人惊叹的艺术收藏。其藏品包括史前甲骨、古董铜器、象牙印章、珍贵画作,以及超过一万两千本善本书籍。一百多名受迫害的学者的收藏品被康生吞并。康生、江青和叶群是颇有眼光的掠夺者,他们曾搬空整整一座仓库。更多的抄家物品则被丢弃和毁坏,“纳粹会珍惜他们没有烧掉的东西,但红卫兵就不是这样了。掠夺而来的物品绝大部分被弃置,任其毁坏”。

由于毛泽东本人对知识分子阶层的刻骨仇恨,也由于中共官僚阶层故意转移红卫兵和造反派的打击对象,知识分子成为文革中最大的牺牲品。作家、艺术家、教授、教师成为人人皆可羞辱的“牛鬼蛇神”,远离政治的科技工作者群体也不能幸免于难。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