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解读 | 余杰:为什么说习近平是斯大林的继承人?-奥列格·贺列夫纽克《斯大林:从革命者到独裁者》

2020-08-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和斯大林(左)的合成图片。(Public Domain)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和斯大林(左)的合成图片。(Public Domain)

缺乏责任感与良知的论者和政治人物别有用心地渲染、利用斯大林神话……这个历史无知与社会不满的综合体有多危险呢?

奥列格·贺列夫纽克(Oleg V. Khlevniuk)

习近平不满足于当毛二世,要当斯大林的继承人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四日,现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对二十多名企业领袖们发表了近三十分钟的对华政策演说,严厉批评中共在中国的极权主义统治及对世界输出意识形态的扩张计划,并对过去美国的对华政策提出全面反思与纠正:“此前,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更加强大,我们认为中共会自由化,去满足其人民日益增长的民主愿望。这是一个大胆和典型的美国想法。它出自我们先天的乐观主义和我们战胜苏联共产主义的经历。不幸的是,这也证明太过天真。”他指出:“这个误判是美国外交政策一九三零年代以来最大的失败。”而美国之所以会误判,是忽视了中共的意识形态特质。这是迄今为止美国官方对美国对华政策最彻底、最深刻的反省,将时间节点上溯到上世纪三十年代。

奥布莱恩抨击中共打压异议人士,将数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士关进所谓的再教育营接受政治洗脑,中共还通过国家黑客窃取数千万美国公民的个人资料,“中共就是希望知道有关你们的任何事情,就像他知道中国公民的每件事情一样”。他誓言:“特朗普政府将揭露中共的理念与阴谋,不只针对香港或台湾,而是针对全世界。特朗普总统明白永久的和平,来自自身的强大。美国是世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们不会向中共低头。”显然,奥布莱恩的强硬立场得到了特朗普总统的支持和授权。

奥布莱恩在演说中细数特朗普政府已对中共采取的七大反击措施,包含对华为的禁令、国务院将九家中国官媒列为外国使团、针对压迫新疆人权的二十一个中国政府实体及十六个中国公司祭出出口禁令、因世卫组织受中国控制而终结美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限制解放军背景的学生签证、暂停美联邦退休基金对中国股票投资计划以及由国防部列出多家被解放军操控的公司清单。他表示,这一系列对付中共的措施只是刚开始,更多的制裁措施将陆续出台。

该演说最大的亮色是,奥布莱恩表示:“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机构,党的总书记习近平将自己视为斯大林的继任者。中共力求全面控制人民生活,包含经济、政治和人身的控制,还有最重要的对思想的控制。”习近平思想控制野心不仅限于本国人民,还企图控制全世界。这是美国政府内阁级官员首次点名批评“老大哥”习近平,且将习近平与斯大林相提并论——毛泽东一辈子也赶不上斯大林的是,斯大林生前确实是共产世界独一无二、呼风唤雨的领袖。奥布莱恩准确地点出习近平最大的野心不是成为毛泽东,而是成为斯大林,习近平要成为反美和反西方的世界级领袖,要让中国传统的天下体制和共产极权主义征服全世界。

所以,理解习近平,仅仅理解毛泽东是不够的,还必须理解斯大林。理解斯大林,就必须读俄罗斯历史学家奥列格·贺列夫纽克的《斯大林:从革命者到独裁者》一书,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一本斯大林传记。

特务治国和将特务当做替罪羊


奥列格·贺列夫纽克《斯大林:从革命者到独裁者》。(Public Domain)
奥列格·贺列夫纽克《斯大林:从革命者到独裁者》。(Public Domain)

奥列格·贺列夫纽克是莫斯科“俄罗斯国家档案馆”资深研究员,专长领域为斯大林主义,研究斯大林逾二十年。他以新近公开或解密的档案史料,诸如斯大林私人信件、备忘便条、政治局文件、国安机构数据等为基础,建立斯大林时期的苏联论述。他指出,斯大林统治苏联的秘诀,首先是特务治国。这既是斯大林的权力运作模式之一,也跟其性格息息相关。斯大林亲自组织恐怖行动,不仅是因为“公务需要”。显而易见,权力的黑暗与血腥场面十分吸引斯大林,他从中得到不少乐趣,甚至心灵上的满足。斯大林沉浸在暴力、挑衅与杀戮的世界,病态的多疑性格因为这血腥的“滋养”而愈发强化。由于坚信敌人无所不在,他可以轻易发动大规模的暴行。

斯大林用特务治国,却时不时将特务抛出作为“平息民愤”的替罪羊。在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的历史上,很多皇帝或苏丹都成为近卫军的傀儡或玩偶,近卫军任意废黜并杀害皇帝或苏丹,推举其他皇族或将军取而代之。斯大林绝不会让此情形发生,他十分倚重国安及惩治机器,却没让自己成为它的人质。他授意国安单位执行各种肮脏的任务,与此同时也十分清楚,自己操的是把“革命双面刃”——他有可能被反砍一刀。为了有效牵制特务人员,他采取的主要手段是不定期地施行“人员淘汰”,并在特务圈内搞相互迫害。在这方面,斯大林有一套理论,他当面告诉国安部长伊格纳切夫:“特务人员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不升官,要不进牢。”

一九三八年年底到一九三九年年初,大恐怖即将结束之际,斯大林启动了“预防性退场机制”,克格勃头子叶若夫被撤职并处决。斯大林曾对飞机设计师亚可夫列夫解释迫害行动的原因:“叶若夫卑鄙下流!他害死了很多无辜的人。所以,我们把他枪毙了。”实际上,对列宁时代的元老动手,哪里是叶若夫的权限?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秘密警察头子有过背叛斯大林、自立为王的想法,他们每一个人都对斯大林忠心耿耿,但斯大林并未因此放过他们。斯大林时代的秘密警察头子没有一个得到善终,如果不是斯大林突然去世,贝利亚将是下一个替罪羊——斯大林已着手搜集贝利亚的黑材料了。不过,贝利亚虽然逃脱了斯大林的整肃,却被其政治局同僚们连手逮捕并处决。

与斯大林不同,毛泽东更偏爱用“汪洋大海般的人民战争”的手段来治国。习近平融合斯大林和毛泽东的手段,又利用数字科技,打造密不透风的警察国家。正如媒体人维尼描述的那样:“对于统治者来说,让民众恐惧,是最安全的模式。中国独特的地铁安检,就是出于这个目的:消磨你的自我认知,让你从消费者、服务购买者变成被管理者、服从者。能不能乘坐不取决于你花钱买了票,更取决于某些人允不允许。”习近平掌权以来,对被其称为“刀把子”的安全部门的清洗的强度,超过军队,也超过了中共历史上的任何时期。毛时代,罗瑞卿等几任公安部长都被清洗,但作为更高层的特务头子的周恩来和康生等人岿然不动。习近平废除了后毛时代“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将“政法沙皇”周永康拿下,将身兼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以及负责国内政治保卫(国保)的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以腐败罪抓捕审判。这些共产党酷吏重蹈了武则天时代酷吏“请君入瓮”的覆辙,而更多的酷吏还在争先恐后地上位。

经济从来不是一个独立部门,经济必须为政治服务


2020年6月24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在记者会上称,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及其盟友的主权和经济构成了威胁。(美联社)
2020年6月24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在记者会上称,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及其盟友的主权和经济构成了威胁。(美联社)

俄国经济学家布鲁库斯,是最早解释计划经济必然造成巨大灾难的学者,因此被刚刚夺权的布尔什维克放逐海外。布鲁库斯敏锐地指出:“正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不仅在政治生活中,而且在经济生活中,全能国家露出其面相。象征霍布斯笔下彻底吸干人之个性的列维坦巨怪的,既不是旧时西方的君主主义国家,也不是当代的民主主义国家,而是社会主义国家。”

奥列格·贺列夫纽克写道,斯大林没有经济领域的专业素养和实务经验,却偏好用暴力手段和行政高压解决问题。他坚信执政者可以用相对省事的方法,肆无忌惮地强迫经济为政治服务。他在经济上的非常手段,往往带有明显的政治目的。比如,斯大林制定第一个五年计划以及农业合作化政策,是为了巩固其权力,将布哈林等温和派力量扫除掉。至于这个经济政策造成什么局面,不是斯大林所关注的焦点。结果显而易见:第一个五年计划(以及后续的所有五年计划),打造的是低效率、高成本、低创新的工业化模式。

在农村,农业合作化运动造成帝俄时代不曾有过的大饥荒。大饥荒于一九三二到一九三三年达到高峰,总死亡人数约五百万到七百万人。奥列格·贺列夫纽克将其称为“斯大林饥荒”,因为正是斯大林的政策造成了饥荒,饥荒是斯大林强力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政策的必然结果。从经济生产的角度看,不合理的集体农场制度在效益上难以取代所谓的“富农”。不过,正是因为有集体农场,国家才能相对容易地从农村榨取资源。

与之相比,中国的大饥荒死亡人数大约是苏联的五至十倍,也可称为“毛泽东的大饥荒”。习近平向毛泽东和斯大林学习,为达成其政治目标而大肆破坏经济,如强力推动“国进民退”政策。《外交政策》杂志主编乔纳森·泰珀曼(Jonathan Tepperman)在《中国的大跃退》一文中指出:“在反腐的幌子下,习近平主席实际上有计划、有步骤地废除了使中国经济过去四十年的惊人增长成为可能的每一项改革。由于他正在摧毁使中国奇迹得以成功发生的许多机制,这个国家面临经济成果得而复失的危险,在政治上正朝着一个低效无能、脆弱好斗的警察国家演变(不妨想想一个相对开放的巨型版朝鲜)。”

习近平将传统上由总理主导经济政策的权力收归己有,李克强除了提倡“地摊经济”之外什么也做不了。由于个人专制的独裁统治必然不喜欢承认错误——它不允许有任何东西来破坏无所不能的领导者的神话——中国很可能不再具有灵活的纠错能力,也无力对付拖累经济的一些根本问题,诸如:过度依赖臃肿和低效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自习近平上任以来变得更大和更有权力;危险的高债务,尤其是地方政府的债务;向不必要的基建建设注入更多现金等。习近平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反倒使它们越发严重。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股负责人鲁奇尔•夏尔(Ruchir Sharma)预测说:“最要紧的问题是,像坏账、过热的房地产市场、超大型国有企业之类定时炸弹中的任何一枚会不会爆炸。”经济学家加布埃夫则指出:“由于习近平的集权,即使有炸弹即将爆炸,也没人会发出预警。而且因为他实际上并不太懂宏观经济学,所有人又都特别害怕犯上,一旦这类问题发生,他极有可能应对失当。”习近平如同庸医,加速了中国这个病人的死亡。

斯大林没有完成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习近平会开打吗?


2020年6月22日,印度民众在首都新德里街头焚烧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画像。(美联社)
2020年6月22日,印度民众在首都新德里街头焚烧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画像。(美联社)

习近平效法斯大林的第三个方面就是“好战分子”。

斯大林对多场大规模战争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比如对芬兰的战争、吞并波兰的战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元凶不单单是希特勒和日本天皇,斯大林也是罪魁——斯大林将自己设定为受害者及反法西斯主义者,他相信胜利者可以伪造历史。俄罗斯总统普京不惜冒着武汉肺炎病毒扩散的风险也要在红场举办纪念二战胜利的大阅兵,并对《希特勒-斯大林条约》(也称《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作轻描淡写之处理。苏联及俄罗斯闭口不谈的历史真相是:该条约包含秘密协议,确定德苏之间的新边界以及对波兰和东欧的瓜分。普京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散布以下无耻的谎言:“人们不应指责莫斯科吞并了波罗的海国家,是这些国家依据其‘民选政府’的决定,‘自愿’加入了苏联。”波恩大学历史学家玛克霍缇娜(Ekaterina Makhotkina)指出:“《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这个秘密协议是违法国际法的。在决定小国命运时,苏联和德国都打出武力牌,瓜分了外国领土。”

韩战也是斯大林一手策动。一九五零年四月十日,金日成被召到莫斯科,与斯大林一起拟定具体的军事计划、排出时程。根据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的登记簿记载,当天晚上九点十分,金日成等进入办公室。金日成在莫斯科停留十五天,斯大林同意给予其大量武器和物资援助。毛泽东却一直被蒙在鼓里。冷战史专家沈志华认为,斯大林希望通过支持金日成的统一战争,控制朝鲜半岛的不冻港,让苏联在远东获得战略利益的基点。斯大林最初的预测是,美国不会出手,北韩可迅速完成统一,造成让西方被迫接受的既成事实。但美国出兵迅速扭转了战局。斯大林不愿苏联参战,便诱骗中国出兵。毛泽东屈服于斯大林的压力,同时藉此满足他在共产主义阵营及国际舞台一显身手的虚荣心。斯大林冷酷无情,对战争造成的人的生命的损失毫不在意,他曾告诉周恩来说:“这场战争给美国人带来很大的麻烦。北韩人没有输掉什么,除了有人命牺牲外。……要有毅力、耐心。这是大事业。”斯大林生前拒绝与联合国军达成停战协议,使战争多延续一年多,增加了数十万军人和平民的伤亡。这场战争的结果是,北韩依照斯大林模式,建立了人类史上最残酷的独裁政权之一。

奥列格·贺列夫纽克认为,韩战让斯大林全身心地投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准备工作,大幅度提升他能动用的军事力量。一九四九年初苏军人数为两百九十万,到了一九五三年,该数据就成长了整整一倍,达到五百八十万。斯大林还大力发展核武器及其运输系统、火箭与喷射机等。一九五三年二月,他批准了空军和海军扩张计划。第一个计划要求在一九五五年底前打造一百零六个师的轰炸部队,并生产一万零三百架飞机。同时,大量打造重型和中型巡洋舰,建立可以跟美国抗衡的海军。可以说,斯大林采取了纳粹德国发动二战的策略,企图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也正是今天习近平正在做的事情。美国国防部在《二零一九年中国军力评估报告》中指出,中国军力正在多个关键领域谋求缩小与美军的差距。中国继续在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上实施军事化,包括部署反舰、防空导弹系统。中国利用间谍渗透以偷取美国的国家机密和科学技术,在各方面积极与美军竞争。中国计划在世界各地打造更多军事基地以保障其“一带一路”在各国的建设投资,像是中东地区、东南亚及西太平洋地区等,中国扩张势力的动作非常明显。美国海军作战部副部长莫兰上将(Admiral William Moran)在国会听证会上指出,中国正在水下作战领域投入大量资源,包括将岸边、海上、太空、天空和海底探测器融为一体,建设海底预警和探测系统。更有媒体报道,中国已开始秘密修建第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

奥布莱恩将习近平与斯大林相提并论,并非空穴来风。习近平今日的穷兵黩武,跟当年的斯大林如出一辙;而习近平留在历史上的名声,必然会跟斯大林一样臭名昭著。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