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解读 | 余杰: 不设防的澳大利亚和侵门踏户的中国 ---介绍克莱夫·汉米尔顿的著书《无声的入侵:中国因素在澳洲》(一)

2019-07-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无声的入侵》作者汉弥尔顿是澳洲驻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他是公共政策研究智库澳洲研究院的创办人,现任澳洲查尔斯史都华大学公共伦理中新哲学教授。(图源:维基百科)
《无声的入侵》作者汉弥尔顿是澳洲驻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他是公共政策研究智库澳洲研究院的创办人,现任澳洲查尔斯史都华大学公共伦理中新哲学教授。(图源:维基百科)

中国高铁所到之处,就是中国势力控制之地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疯传一则题为“朋友们,好好活着,我们还赶得上,到时相约在跨国高铁上”的有趣的短文。文章如是说:“从北京到墨尔本的一万三千公里的高铁,起点为北京,经京广线、南广线由南宁进入中南半岛、马来半岛的河内、万象、曼谷、吉隆坡、新加坡等重要城市,再穿越马六甲海峡隧道进入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等印度尼西亚群岛,途径雅加达、万隆等印度尼西亚城市,经由印度尼西亚古邦至澳洲北领地首府达尔文市的全长五百五十里的跨海大桥进入澳洲大陆,沿澳大利亚东海岸经凯恩斯、布里斯班、悉尼、堪培拉至列车终点站墨尔本。……高铁沿途可以欣赏到澳洲、东南亚和大陆的不同风土人情和自然景观,还可以品尝到各种风味的美食,列车每到一个国家均由该国乘务员提供服务,为铁路沿线的各国居民旅游、商务出行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出行选择。各位,好好保重自己,三年后我们坐上火车去走上一趟跨境旅行。”

从“好好保重身体”这句寒暄语言可以看出,发送和阅读短文的是精力无穷无尽、想象力更上天入海的中国大妈大叔。跳广场舞不足以宣泄过剩的精力,非得要乘坐四十八小时的高铁到澳洲才能心满意足。为什么偏偏选择澳洲为目的地呢?不仅仅因为澳洲远在天涯海角,更因为在中国人心目中,澳洲已成为一处“准殖民地”,正如澳洲学者克莱夫·汉米尔顿在《无声的入侵》一书中所指出的,中国毫不掩饰对澳洲的领土野心,前中国驻澳大使傅莹宣称,“澳洲一直在中国的世界航海图上”;前中国外长李肇星宣称,元朝时的中国冒险家发现了澳洲;中国前领导人胡锦涛则“谦虚”地引用一则被证明是伪造的史料,说明明朝时中国人到达了澳洲。汉米尔顿严正指出,通过一系列澳洲史的“反叙事”,中国将澳洲纳入中国的“大外围”,“此事意义重大”。

而意义更为重大的另一个细节是:澳大利亚的政治人物愈来愈多地使用中国的社交媒体微信来寻求讲中文选民的支持。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导说,他们已经确认十二名使用微信账号的澳大利亚政治人物,包括总理和政府部长。这些账号都是以在中国的他人名义注册。批评人士称,如果澳大利亚政党领袖不尊重中国的审查规定,将面临被从中国社交媒体踢出去的风险。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中心主任汉森说,政治人物在澳大利亚政治辩论中使用中国社交媒体可能会在一些对中国敏感的问题上要被审查或自我审查。在一次微信直播节目中,工党领袖肖顿被问到一系列有关华为5G被澳大利亚禁止、旅澳中国商人黄向墨被禁止返回澳大利亚等问题时,肖顿没有回答其中任何问题。分析人士怀疑,肖顿是在自我审查。

面对质疑,莫里森总理辩解说,他在社交媒体上使用的账号不受限于中国政府的审查。他说,“我们还没有遇到过任何这类审查的情况”。肖顿似乎也不担心中共经常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实施的各种审查,他说:“我根本不在意。我并没有觉得受到中国政府的审查。”他们这是睁开眼睛说瞎话。微信用户协议规定,用户应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公共秩序和社会道德。注册申请人不得捐赠、借用、出租、转让或出售微信账户,微信有权禁止或取消违反规定的账号。不言而喻,中共怎么可能放弃对这些澳洲政要所“挂靠”的微信账户的监控和审查呢?中共破例允许他们“非法”使用微信账户,是一种精心策划的钓鱼行动。澳洲政要们在使用微信之前已完成了严格的自我审查,或者说彻底的自我阉割,根本不需要中宣部亲自动刀了。

既然澳大利亚政府门户洞开,中共就侵门踏户了。汉米尔顿的《无声的入侵》一书,在澳洲出版的过程居然一波三折,本身就说明书中所揭示的问题已经到了迫在眉睫、间不容发的地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